【盾冬】我和你的故事(10)(大结局)(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克拉德美索: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3)(4)(5)(6)(7)(8)(9)




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


 


精神与肉体均得到发泄后的史蒂夫沉沉睡去,雅科夫偷偷离开营地时,夜色已深。


 


作为一名合格的克格勃,他成功地避开了所有守卫,一个人偷偷前往那高悬于天空的七肢桶星飞船。


 


像是感应到他的到来一般,飞船为他降下了仅容一人进入的升降舱。雅科夫并没有穿任何防护服,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在一个充满浓重白雾的诡异空间中,那一名孤独的七肢桶星人,正在那里静静地等待他,就像是早知他会来,已经等待了整整一晚一样。


 


“如你所示,我看到了未来。”雅科夫并未因单独与外星人面对面而感到丝毫恐惧,他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未来是否可以改变?”


 


如他所料,外星人很快给出了答案——“不可以。”


 


“你只能看到,但无法转圜。你只是迎接命运,却无法拒绝。”


 


“如果我非要拒绝呢?”雅科夫决绝地问道,“如果我杀死自己呢?”


 


“地球上的所有事物,都有微妙的因果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你和史蒂夫,你们的命运紧紧绑在一起。如果你自我抹杀,我不能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事,甚至地球会不会因为本不该消失的你而毁灭都未可知。”


 


“是你们的原因……”雅科夫咬牙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们的观察者效应导致了美国队长的苏醒,也导致了我和史蒂夫不断看到未来和过去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是的,你没猜错。”外星人缓缓画出一个优雅的圆环,“我即将离开地球,但仍想最后奉劝你一句——你和史蒂夫命运共生,他只能看到过去,你只能看到未来。所以无论你想怎样抉择自己的命运,最好也问问史蒂夫的意见,那样刚才公平。”


 


西伯利亚雪原上的凌晨,朝阳迟迟不肯露面,但营地中已经喧哗一片。


 


在美方与苏方共同的惊愕注视之下,同来时一样,这架竖立在半空中的半蛋壳型飞船缓缓将自己横过来,然后在大家眼皮子底下隐去了身形。


 


与此同时,史蒂夫的脑海中开始嗡嗡作响。


 


几个小时后,监控站发来的最新数据显示,这艘外星飞船已经毫无理由地离开了地球。而这时,只有史蒂夫一个人注意到,雅科夫满身雪花,从西伯利亚雪原上的不知何处缓缓向他走来。


 


但不知为何,在雅科夫即将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史蒂夫忽然膝盖一软,跪倒在雪地之中。


 


所有警戒全部解除,人类的生活会回归正轨,而美苏针对外星人降临的暂时合作也即将宣告结束。


 


美国队长病倒的小插曲并没有引起什么重视,军方仍然在研究七肢桶星人为何而来,又为何突然离去。而人们所掌握的唯一资料,只有雅科夫等语言学家针对这种非线性语言系统而进行地简单破译——但那些都仅仅只是语言学而已,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重大信息。


 


雅科夫将史蒂夫背回帐篷中躺下时,史蒂夫的意识仍然非常清晰,但他再也走不动一步路了……他躺在床上,拼尽了全力,也只能稍稍抬起手臂而已。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身体情况如此糟糕,史蒂夫的神色中却没有一丝惊恐,他平静地说,“或许我已经大限将至了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雅科夫轻轻抚摸他的脸,“难道你已经活够了吗?”


 


“是啊……至少曾经是。”史蒂夫对他笑笑,“我的朋友们全都已经不在了,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但或许命运安排我从冰封中苏醒过来,就是为了遇到你。”


 


雅科夫的瞳孔猛地收缩。


 


“为了遇到我?”


 


“为了遇到你。”


 


“史蒂夫……”雅科夫忽然严肃起来,他专注地看着史蒂夫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一个关于……巴基的问题。”


 


史蒂夫不免有些意外,但仍然纵然地说道:“虽然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但是你问吧,知无不言。”


 


“如果你的巴基还活着……”雅科夫眼神闪烁,不敢去触碰史蒂夫质询的目光,“你会继续爱他吗?”


 


“可我已经有你了。”史蒂夫微笑道,“我会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问的是,你还爱他吗?”


 


史蒂夫想了想,坚定地回答:“我想是的,我爱他,并会永远爱他,希望你不会介意这一点,雅莎。我无法将他从生命中抹去。”


 


雅科夫微微失神道:“那假如……假如他其实没有死,他活了下来呢?并且他会再次遇到你,可是会给你带来灾难呢?”


 


史蒂夫警觉地眯起双眼:“什么意思?”


 


雅科夫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勇气般说道:“假如他会变成了坏人呢?十恶不赦那种……假如他会令你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你还会继续爱他吗?”


 


“巴基不可能变成那样,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那么我相信他一定另有苦衷。”史蒂夫坚定不移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庄严宣布一个誓词,“而我一定会保护他,不惜一切代价——我这样说你不会吃醋吧?”


 


雅科夫微微一愣,然后忽然大笑起来。




他边笑边把头扭了过去,抹掉眼角溢出的泪水:“会啊,史蒂夫,我特别嫉妒他。”


 


史蒂夫顿时有点慌乱起来,他为难地说道:“但是,雅莎,他是我的朋友……我……我无法放弃他。”


 


过了很久,雅科夫才重新转过头来,看起来像是刚刚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你别害怕,史蒂夫。”他温柔地承诺,“我发誓,我会和你一起保护巴基。”


 


“谢谢你,雅莎……”史蒂夫看起来像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是我应该谢谢你。”雅科夫冲他温柔地笑笑,“你并不知道你给了我什么样的勇气……”


 


你并不知道你给了我什么样的勇气,去面对那么残酷的未来。


 


但为了你,我可以。


 


谢谢你。


 


“那么……换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史蒂夫有些羞涩地用力抬起手来,搭在雅科夫手上,眼神中充满迫切的渴望。


 


雅科夫敏锐地预感到了什么。


 


他立刻想要逃避,但已经来不及了。


 


史蒂夫已经将他的渴求说出了口:“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雅莎?和我一起去美国吧……和我在一起吧。”


 


关于未来的种种画面再度席卷而来,雅科夫脸上浮现出既迷茫又痛苦的神色。


 


我当然愿意,史蒂夫……和你在一起……我甚至就是为此而活着的。雅科夫牢牢抓紧史蒂夫的手,心中这样想着。


 


他浅绿色的眼睛中分明流露出万般不舍,但说出口的却是:“对不起,史蒂夫,我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这是我的命运,我无法转圜,无法逃避,只能选择面对。”


 


离别很快来临,而史蒂夫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到了完全无法从担架上走下来的地步。雅科夫帮助其他美国人将他抬上即将离去俄罗斯领土的军机。


 


他想转身离去时,却被虚弱无比的史蒂夫用尽全身最后力量抓住了手。


 


雅科夫转过头来,看到史蒂夫的蓝眼睛中写满了深刻的眷恋。


 


“跟我走。”他用力抓住他,“求你,跟我走。”


 


“对不起,我不能。”雅科夫的心脏如同被用小刀凌迟一般片片割裂,但他仍然狠心地将史蒂夫抓住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史蒂夫痛苦地问道。


 


雅科夫弯下腰来慢慢凑近他,于是他们的脸离得很近很近。


 


“我所看到的未来告诉我,你本不该醒来。”他用低沉得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是七肢桶星人的观察者效应令你提前苏醒。”


 


“你是说,我此刻的苏醒只是一个错误?”


 


“是的,一个错误,但非常美丽——因为它令我们相遇。史蒂夫,听我说,你将会再次醒来,但那是十多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你就会忘记我了。”


 


“不,那不可能。”史蒂夫咬牙道,“我不会允许自己再忘掉谁,无论是你还是巴基。就算一时忘了,我也会慢慢想起。到时候我就会找到你,雅莎,我发誓,上天入地,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雅科夫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才平复掉自己鼻梁的酸涩,并令自己奔腾的心脏勉强平静下来。


 


“是啊,你说的没错,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他对着史蒂夫用力眨了眨眼睛,使自己的泪水勉强退回眼眶之内的安全范围。


 


雅科夫说了一句史蒂夫此时此刻完全无法弄懂的话:“你曾遇到我,你遇到我,你将遇到我——所以,去未来等我,史蒂夫·罗杰斯。”


 


“不,你回来!我……”史蒂夫大声喊道。


 


但这并不能阻止雅科夫的离开。


 


史蒂夫费尽力气,将自己撑在担架上,眼睁睁看着雅科夫走到机舱外,看着机舱的后门一点点上升,一点点关闭。


 


在舱门合起的最后缝隙中,他看到雅科夫含着眼泪对他微笑着,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


 


脑海中如惊雷般炸裂开来,两张挚爱的面容逐渐交叠在一起。


 


“巴基!”史蒂夫疯狂地嘶吼着,他用尽全力伸手向外勾去,“我的天呐!你是巴基!快放我下去!不,巴基!别再离开我!”


 


两名不明所以的美军士兵以为他们的美国队长疯了,急忙过来压住他的身体。在激烈地挣扎中,史蒂夫终于耗尽了自己因外星人到访而意外从冰封中苏醒的全部能量。


 


“去未来等我,史蒂夫·罗杰斯。”


 


脑海中一遍遍回响起巴基最后的话语,史蒂夫彻底晕了过去,陷入命运中的第二段假死。


 


几天后,雅科夫被带到了一个他曾在未来梦境中见到过的、本能地令他惧怕的地方。


 


在那两段将会夺走他所有记忆的罪恶电极压上太阳穴之前,恐惧的刺激令雅科夫陷入一片幻梦之中。


 


在这片梦境之中,他最后一次看到了未来。


 


他看到自己穿着礼服,站在一个教堂中。教堂的来宾不多,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充满善意与祝福的欣慰笑容。


 


他惊讶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双手中捧着一束美丽的鲜花,而金属左手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指环。


 


他抬头,看到对面站着的那个金发蓝眼的大个子,正对他露出幸福得无与伦比的温柔笑容。


 


“史蒂夫……”他呢喃着对方的名字,目光扫向对方的手指——毫不意外地,那里有与他手指上一模一样的银环。


 


“原来如此。”在电极下方紧紧闭上双眼的雅科夫,唇角露出一丝笑容。


 


“是的。”他说,“我愿意——愿意之至。”


 


紧接着,洗脑室中响起雅科夫凄厉的阵阵惨叫声。片刻后,一切宛若纷扬飘落在西伯利亚冻土上的雪花一般,归于纯白与平静。


 


十三年后,美国队长再次苏醒。当他赤裸双足惊慌失措地奔跑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时,他隐约想起,自己曾在白茫茫不知何处的一片土地上,与什么人有过一个约定。


 


“去未来等我。”他恍惚间听到那个人对他这样说。


 


但他始终未能分辨这个模糊画面的真假——这究竟是一段真实的记忆?抑或只是一个虚假又美好的梦境?


 


直到两年后的一段公路上,美国队长打落了冬日战士的面具。


 


“我们去哪儿?”


“去未来!”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去未来等我吧,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雅科夫,冬日战士。


 


一切的一切,如海啸般汹涌而至,狠狠砸进史蒂夫·罗杰斯的脑海中。


 


“你曾遇到我,你遇到我,你将遇到我。”


 


他终于读懂了雅科夫这段话中饱含的深意。


 


史蒂夫与巴基相遇,与雅科夫相遇,与冬日战士相遇。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1989年时不期而至的七肢桶星人那独特的非线性文字一般——故事从起点出发,历经重重坎坷,还曾一度陷入死局……但他们总会相遇,因为他们从不曾放弃过彼此。他们会拼尽全力触碰彼此的灵魂,最终首尾相接,描绘出一个完满的圆。




“这就是我和你的故事?”若干年后,巴基,或者说是雅科夫,在教堂中微微仰起头来,等待他的丈夫——他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




“这就是我和你的故事。”若干年后,史蒂夫终于如愿以偿地将那枚指环,套进巴基的金属手指中,“我们的故事终将圆满,而你也会逐渐想起一切……不,亲爱的,你不用着急,我有办法让你快点想起来——反正我们已经找到彼此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回忆’某些事……”




这就是史蒂夫和巴基的故事——漫威史上最漫长、最饱经磨难的爱情故事。




——————————


我写这个故事的过程,和这个故事本身的内容一样,其中坎坷重重,几度想要放弃……但还好,最终我还是完成了这个故事。由于写作过程中心境变化很大,所以最终他由一个暂时性的be变成了现在这样的“he”。


如果你要问我史蒂夫准备怎么帮巴基“回忆”过去……肌肉♂记忆♂什么的,我才不要写呢……


谢谢每一个陪我走过这段心路历程的朋友,有时候我想一想,能将这么一个几度停更的故事断断续续追完的读者,那四舍五入基本上对我就是真爱了吧?!所以看到这里的朋友,你们都妥妥是我的真爱啊!就跟史蒂夫爱巴基那么真的爱啊!所以,严肃地说,无比谢谢你们!


生命不息,肝盾冬不止,感恩比心!


 

评论
热度 ( 354 )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