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TJ】拨云-番外之雪国夫夫的育娃日记

F局长:

前文:


篇一  篇二  篇三  篇四  篇五  篇六  篇七  篇八  篇九  篇十  篇十一  


篇十二 篇十三 篇十四 篇十五  番外一(主锤基) 拨云 番外二.上  




番外之雪国夫夫的育娃日记



  • 蓝眼睛还是绿眼睛?


 


关于Curtis和Thomas头生子的瞳色,究竟是继承了Alpha父亲像洱海一样深沉凝重的蓝,还是Omega父亲的绿玻璃珠子,这不是一个争论,而是一个赌约,发起人则是Thor。


 


在孩子诞生前的最后两个月份,猎人用三整块上好的狐狸皮子换得了一盏少见的蓝琉璃风铃作为给新生儿的礼物。“孩子的眼睛就会像风铃罩,一定很般配。”


这句话引出了一位反对者,Loki在边上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Thomas是绿眼睛,谁知道这孩子遗传谁的呢?”


“大部分孩子的瞳色都继承于Alpha。”


“你怎么知道那肚子里的不是少部分?”Loki眉梢上挑,用指头指向Thomas隆起的肚皮,让这家的两位男主人面面相觑。说真的,在此之前Curtis和Thomas一点儿都还没在意过他们孩子的眼珠子是什么颜色——


“好吧,既然如此。”Thor搓搓手掌,我们可以来打个赌,“我赌小Curtis是蓝色眼珠。”


“奉陪,我们Tommy的孩子一定是绿眼珠。”


Thomas受宠若惊地摸着滚圆的肚皮,他可是认识了Loki近三年,头一回听到对方如此亲热的称呼。Curtis撇了撇眉毛不怎么满意地开口,“听我说两位,这个问题——”


“这和你没关系,”Loki和Thor异口同声打断了军士官的发言,“赌就赌。”


 


这个赌约很快便在雪国传开。Tania说雪国的新生儿很大一部分都是金头发和蓝眼珠, Edgar却希望小婴儿能继承Thomas的圆润俏皮,“虽然Curtis也很不错,但是如果小孩子长那样就有点吓人”,他如是评价自己追随已久的军士官,然后和Tania堵了一瓶松子酒。


 


紧接着是军队的大兵们,田间的农夫,甚至于做针线活的老婆子,都言之凿凿地发表自己对新生儿瞳色的看法并且慷慨的附上赌注,于是Thomas的肚子成了雪国人的焦点所在,到了预产期的那一天,镇上的小酒馆挤满了期待开庄的人群。


 


Curtis一点儿都不高兴自己未降生的孩子成为这种奇怪的谈资,甚至为此很是气恼Thor,但是Omega的态度同他截然相反,Thomas挺着肚子横在床铺,拨开Loki按在他肚子上的听诊器叫唤,“既然生在我肚子里,我就要当庄家,我赌孩子是个绿眼睛。”


 


Loki满意地额首,“自然,那一定是个绿眼睛孩子,你的肚皮你做主。”


Curtis绝望地将脸孔埋进手掌叹气。Thomas显然无法理解丈夫的糟心感受,他眯起眼珠对着Alpha勾勾手,“说真的,你觉得他是绿眼珠还是蓝眼珠?”


Curtis摸摸Omega在孕期中更显丰腴的脸颊,“哪个都很好Tommy。”


Thomas对这样的说辞不怎么满意,鼓着腮帮晃了晃Curtis的臂弯,“来赌一回吧,我选择绿眼睛,所以你只能选蓝色了。”


Curtis为难地瞧兴致勃勃的丈夫,“Tommy,我不觉得——”


“如果你赢了,我们就可以尝试任何姿势,你上次听大兵们说到的那些…都可以——”Thomas凑到他耳边,将后半句话的音量压的极低,Curtis的胡子颤了颤,他抬头,郑重地盯着Omega的肚皮,嘴皮动了动,“蓝眼睛。”


 


小James诞生在隆雪节后,粉色的皮肤,头发茂盛,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软软的棉花团子。Loki将嚎哭的婴儿抱到两个父亲的面前,然后又经过了两小时,这小小的团子才终于缓缓张开了眼眸,虹膜是最纯净动人的天空之色。


Curtis屏住气息,低下头在儿子的额头印上虔诚又小心翼翼的吻,生怕多用一分力就会惊扰他此刻的宁静,Thomas噘着嘴不满地微微摇晃婴儿,“亏大了。”军士官则识相地将笑意隐在嘴角。


而待到几年之后,Thomas痛心疾首地发现儿子的瞳色已不知何时变的和维察湖一模一样时,他的赌约早就付清了。


 



  • 爸爸的胡子真讨厌!


 


Bucky不喜欢Curtis的胡子。


几乎每一次来自Alpha父亲的热情亲吻最后都会变成一场战争,Bucky哇哇大哭,Curtis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发楞,家里唯一的Omega则勇敢地冲出来收拾战局,Thomas一边诱哄儿子,还要安慰心情跌入谷底的丈夫。


 


“这是当然的,哪个孩子会喜欢你的胡子呀。”因为是夏季,Thomas干脆将Bucky抱到庭院里冲凉,他三岁的儿子光着屁股在水流下快活地尖叫,将肥皂泡沫溅了自己的Omega父亲一身。


Curtis犹豫地捋了下自己坚硬的胡茬,“真的很不舒服么?”


“真的,我都不想亲吻你,何况是Bucky。”Thomas揶揄他,然后又证明似的对着儿子的屁股拍了一巴掌,“Bucky,去亲亲papa好么?”


Curtis闻言蹲下,对着儿子深出手臂,亲热的招招手,而后者立刻将还湿漉漉的身体窝进了Omega的怀抱,“不要——”他的儿子吐字含混但是语气却很坚决,“papa的胡子——不要!”


Thomas得意地笑倒在一边,然后站起来身来用柔软的唇瓣蹭了蹭他的下巴,“你瞧,现在知道我忍受你是多么不易了吧。”


 


舔犊之情使得Curtis下定决心告别跟随多年的胡子,当他带着光溜溜的下巴站到Thomas面前时——真的太光洁了,简直像没穿内裤,Omega的脸都因为惊异透出的红晕了。


“你还真的剃光了——”Thomas用指头摩挲着他的下巴,“就像另一个人。”


“你不喜欢?”Curtis有些顾虑,儿子喜欢了丈夫却无法接受也是个糟糕的结果。


“不会,”Thomas围住他的脑袋,“反正发情的不是你的胡子。”


Curtis有时真觉得作为一个公子哥,他的Omega有点太下流了。


 


但是当没了胡子而信心爆棚的军士官走到儿子面前索取“抱抱”,他的幼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飞扑,而是哭喊着跑远了,简直比有胡子的时候更凄厉。


“papa!papa!”鼻涕眼泪横流的Bucky蹭到Thomas怀里,后者嫌弃地将儿子提远了些,“我要papa,papa——”Bucky的小胸膛因为抽噎一起一伏,“papa没了哇啊啊啊!”


“papa在那儿呢。”Thomas用毛巾将儿子的脸擦干净,指了指尴尬站在原地的Curtis,军士官努力无视丈夫的一脸憋笑。


“不——不是,不是papa!”Bucky哭的更厉害了,努力用手背去擦不断掉落的泪珠子,但是怎么都止不住,“没没胡子!我要papa,我要papa!”


 


原来儿子是靠胡子才认得他的,即便是打了败仗,Curtis也没觉得像此刻那么悲凉,唯一的安慰是来自于晚间Thomas的柔情抚慰,Omega用赤裸的胸膛接纳他,亲吻他的额头,“没事啦,反正你的胡子长的很快——就和下面站起来的速度一样快。”


Curtis酸着鼻子想,其实下流也是有下流的好处。


 


幸好等到一周过后,重新长满络腮胡的Curtis抱起儿子时,后者不再是别扭地躲开了。小James的肉脸紧紧绷着,细嫩的脸侧和脖颈被胡茬蹭的通红,却仍旧忍耐着、大力勒住他的脖子,大眼珠里满是不安和惊慌,“papa——papa,papa回来了——”


Curtis搂紧了儿子亲吻,“papa再也不会离开你了Bucky。”


 



  • 爱漂亮的爸爸和不爱漂亮的儿子


 


Thomas对于服装修饰的热爱从未随着年岁的变化消减。无论是式样简单的斗篷,款式质朴的日常工服,或者原本就飒爽的骑马装,他都可以玩出新花样,而当Bucky出生后,面对几乎复刻了自己容貌的幼子,Thomas的兴趣终于有了新的延展方向。


 


冬天是银灰色的斗篷裹了水貂绒,初春有浅绿色的麻制连体迷你军服,夏天则是鹅黄色的背带裤配了风琴褶的白衬衫,到了秋天那就最精彩了,骑马服从来是最容易出挑的。


Thomas用胳膊支着脸颊趴在床头,跟随他一同颠簸来到雪国的木箱敞开着,堆满了各式儿童衣裤,他看着试上一身新装蹒跚前行的幼子心满意足地叹息,“我的儿子真是个天使。”


 


Curtis是不喜欢在此方面特别奢侈的,但却不忍让自己的Omega失望,于是偶尔路过卧室,看到布条缠身的儿子晃晃悠悠地沿着床榻打转,军士官也只是皱一皱眉,宽厚的手掌轻轻一抬就可以托着儿子的屁股蹲儿站起来,


“Bucky,别乱动,papa会生气的。”


Bucky正瘪着腮帮扒拉领口繁复的刺绣,含着口水嘟囔,“这是什么?”


Curtis用指头将儿子握成拳头的肉掌推开,对方随即转移了目标,性意盎然地抱住父亲的指头吮吸,Curtis爱怜地摸一摸他棕色还很纤软的头发,又用挂在脖颈的纱巾擦拭他幼嫩脸蛋上糊着的口水。


Thomas已经爬下床,兴冲冲地扑过来,额发里藏了点汗,扬起来的眉眼都是骄矜,“看我给Bucky新定做的刺绣衬衣。”


其实雪国根本没什么可穿刺绣衬衣的场合,Curtis叹口气,只得苦恼地揉一揉眉心。


 


这情形到了Bucky五岁那年急转直下,他们健壮的小驯鹿已经会东跑西窜了,可以迈着两条滚圆的腿,冬天穿着厚实的棉衣在雪地里打滚,夏天就一头栽进树林子里头,用网兜捕蜻蜓,顺着蜿蜒的小溪抓鱼儿。Curtis还送了儿子一头小矮马,于是在Edgar的带领下,Bucky已经会像模像样地骑着马匹巡游了,脑袋高高的昂起,像一只嘚瑟过了头的公鸡。


而这所有活动的直接结果便是任何新衣裳到了Bucky身上,保鲜期仅有三天。Thomas准备的所有服饰,最终都会变成一团脏兮兮的,破着口子的布团回到他的手中。


于是经年的等待后,Curtis终于捱到了自己的出场时刻。他有一橱柜的旧工装,线衣,或者棉布衬衫,稍稍裁剪一下,就可以成为儿子游乐时的新外套,耐磨、不怕脏,即使破了口子也无需心疼。而Bucky也格外喜欢这些服饰,宽松的衣服能让他的步子迈的更开,小胳膊挥舞地更带劲儿,Omega父亲那些花哨的繁琐的装扮可就远远比不上了。


 


Thomas为此很生气,他搞不清楚儿子和自己一样漂亮的脑袋瓜到底怎么回事。他的丝质睡衣,他的燕尾服,他的长款呢大衣,居然统统后继无人,根本是晴天霹雳。


而到了Bucky七岁那年的初春时分,Curtis精心准备给儿子的生日礼物是一顶驼色线帽,在Omega铁青的面色下,小家伙立刻抱住暖和松软的帽子扣在自己大且圆的脑袋上,腆着脸问,“好看么papa?”


Thomas摸摸儿子的脑袋,爱怜地回答,“宝贝,幸好你会是个Alpha。”


彼时根据Bucky的生长发育的种种迹象,Thomas和Curtis都坚信自己的儿子会是个健康强壮的Alpha。


所以当最后小鹿仔的性向揭晓,一同崩溃的还有他的Omega父亲。


The End




当然也可以作为小星星的番外啦哈哈~有一小段是给到魔都盾冬马拉松的彩蛋,活动结束可以全部放出了~



评论
热度 ( 611 )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