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小事。

肥美帝:

上。


“你好,这里是吧唧.巴恩斯。我现在不在家,没法接听您的电话,请在biubiubiu声之后留言。哈哈哈哈~~真的,biubiubiu~~”


Oh,shit!刚把自己摔进沙发的吧唧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抓起钥匙开始穿鞋。


“吧唧,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忘记了去接史蒂夫?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快点滚去机场!”


“吧唧宝贝,史蒂夫是下午五点的飞机。是的,妈咪和你谈过,他会住在你那边,大概一个月,宝贝,绅士一点儿!”


“宝宝,怎么还是语音留言?史蒂夫今天的飞机,给我回电话哈!”


“嘿,吧唧,或者詹姆斯,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你最好记得~~我明天会去你那儿,我想你妈妈告诉你了,对吧?我是史蒂夫,如果你,你不记得上次我的样子,那么,试着翻一翻你的记忆,我是那个小个子……”


小个子?吧唧外套都忘记抓了就往外跑,他不太确信记忆中有那号人物,不过却模糊地想到了阳光下跳跃的金发,依稀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气喘吁吁的……


“吧唧!”
吧唧从迷蒙的回忆里惊醒过来,他所在的楼层走廊尽头慢慢地走出来一个高大又英俊的男人,深沉热切地看着他,还带着急迫,可以理解,任谁被放了鸽子,都会不爽。


“史蒂夫?”吧唧试探着叫他,心里想着这可一点儿都不小啊,这个子!


男人没应答,只是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屋子门口,拿眼睛横着吧唧。


吧唧愣了一下,估摸着可能是母亲将自己的秉性告知了对方,顺便也告知了自己的房子地址,详细到门牌号的那种。


他有点尴尬,天生有一种会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自己身上的受虐心理,何况的确是自己的错,所以恨不得将这位养眼的帅哥供起来:飞快地开了门,手里抢过对方微薄的行李拎着,还弯腰帮忙拿拖鞋,好声好气解释道:“对不起,你别生气,我不是忘记了,我只是没收到……我刚加完班,我妈妈老是这样,不往我手机上留言……”


吧唧淡笑着抬头时正对上对方皱起来的眉头,吧唧心下一紧,“总而言之还是我的错……对了,你是史蒂夫吧?”


完了,帅哥脸都黑了。就知道自己笑话技能为零啊!吧唧在内心哀嚎。


“你说我是不是?如果我不是,你就这样随随便便放我进来??你什么……”


态度?脑子?智商?


吧唧咧开嘴看帅哥紧咬牙关的样子,“没事啦!你可以说啊!”他从冰箱里从汽水啤酒中选了一罐啤酒给对方,“自从我车祸后,脑子就有点不清不楚。”


史蒂夫身上的冷硬蓦地消散了些,眼里带着沉重的悲哀看着他。


吧唧转过脸不和他对视,因为不知道怎的,对方那样看着他,他心里酸软得很,他觉得委屈。


“唉,而且你这么帅,怎么可能是坏人嘛!”他盯着窗外笑嘻嘻地开玩笑。


他未来一个月的同居对象依旧沉默不语。


吧唧累的很,又不想怠慢了对方,想着客房还没收拾出来,强撑着去整理好累哦,当着客人的面自己睡沙发又太矫情……


史蒂夫坐在他旁边,挤出一个微笑:“你可以直说的。”


吧唧的肩膀垮了下去,疲惫道:“史蒂夫,我们打个商量……我们睡一张床怎么样?”


史蒂夫眨眨眼。


吧唧继续解释:“等我明天睡饱了,再帮你收拾客房。我不知道我睡姿怎么样,但是拜托你?”


史蒂夫突然笑出来,他点了点头,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多了。


“你不知道我真的好困!我连续上了一周的班!我的天呐……我现在就能睡着……”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仿若撒娇的语气,继续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我到家之前叫了外卖,量很大,我觉得够我们俩吃了……我先去洗澡,你可以帮我接一下吗?”


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膝盖,眼神柔和道:“没问题,你去吧。”


吧唧终于卸下了所有的重担:“兄弟,有你太好了!”他克制不住想给对方一个拥抱,最好让他可以靠一靠那种……唔,克制住了,毕竟他和史蒂夫刚见面。


当然,他也不会去思考刚见面就拍膝盖什么的有什么不对,事实上,第二天当他从床上醒来时,也没发现对方把他从浴缸里弄到床上,帮他擦身,擦头发,光溜溜地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对……他太累了。


醒来时感受到柔软的被子包裹着自己,暖烘烘的,窗外有太阳,门外面能听到煤气灶上食物咕噜咕噜响~多了一个人,好像没什么不对。


好像那个人本就应该在的。


他迷迷糊糊的,手指抖了抖,伸出去摸了摸旁边的地方,除了柔软的床单什么都没摸到,他还有点不开心,但立刻就惊醒了。


他在自己的床上,赤身裸体的,被子七歪八斜地盖在身上,脚趾头露在外面,感受到主人的视线,可爱的动了动。


“睡醒了吗?”史蒂夫,非常英俊,收拾得整整齐齐,而且穿着一件该死的显身材的衬衫的,据说是他小时候的朋友的男人,双臂抱胸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


吧唧的脸立刻红了,他点了点头,也不矫情地扯被子盖住自己,嘟囔道:“我记得厨房墙上挂了围裙。”


你可以用。


“你先洗漱。”史蒂夫不置可否,转身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服扔在床上,“我去把早午餐端上桌。”


“我平时三餐很规律的!”吧唧冲着他的背影为自己辩解,“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内裤放哪里啊?”


“不对,为什么内裤也要帮我拿啊!!!”吧唧扑倒在床上,懊恼得想打滾儿。
大概是内裤被对方的手摸过,作为内裤邻居的小唧唧在整个用餐过程中都在彰显存在感。


超烦。


“你脸好红。”


“晒得!”


史蒂夫若有所思,放下刀叉:“我下午去面试。”


“这么快??”吧唧瞪大眼,他有点,额,觉得史蒂夫不错,万一面试成功了,是不是就要搬出去了?


等等,妈妈是怎么说来着?一个月?


“你脸又不红了。”


吧唧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不高兴道:“习惯阳光了。”


史蒂夫没说话,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了拉。


吧唧立刻陷入了阴影里,他目光所及之处,史蒂夫行走在明亮的光线中,整个人犹如神袛,就连脸上细微的绒毛都在发光。


“那你好好在家休息,我下午会早点儿回来,我做饭,好不好?”他眼神发亮,融融地看着吧唧。


吧唧哪能说出一个不好来呢?他夹趾拖里的大拇脚趾头都在点头。


下。


吧唧觉得自己不是矫情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他真的很想说清楚。


比如,额,家里的开销负担。


好吧,在抱怨这一点之前,他必须承认,同居的生活非常愉快,甚至有一种岁月静好,白头到老的废材心理。


但是这并不是史蒂夫那个臭小子损害自己男子汉气概的理由。


其实他也没有损害吧唧的男子汉气概,至少没有直接攻击,史蒂夫多高明啊,他使用的是润物细无声这一套:不动声色的就把吧唧养了起来,咳咳。


吧唧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但是他对同居生活的定义一直都是两个人住在一个公寓,两个房间,作息时间可以相同也可以不同,见面点头,知道对方姓谁名谁,没带钥匙时能打扰对方一下,介于史蒂夫算得上吧唧的朋友,那么偶尔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看球,最大尺度,大家聊一下感情生活,就够了。


但是实际情况是,他们现在住在,一个公寓,一个房间,睡在一张床上,好几次还共用了一床被子!


史蒂夫对此的解释是,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安慰吧唧自己没有事,虽然吧唧你把被子踢到了床底下,还来抢我的被子导致我感冒了……你可以请假陪我呢,没事了。


吧唧不仅给他买了药,还磕磕绊绊地给他做了一份模糊记忆中的蔬菜汤。


史蒂夫喝得一滴都不剩,很好。


anyway,史蒂夫继续睡在他的床上,后来的原因是,宜家没找到史蒂夫和吧唧都满意的床品,天知道为什么史蒂夫回喜欢粉色系啊,吧唧真的没忍住说了不喜欢,而他喜欢的,史蒂夫又抿紧嘴不吭声……于是他们就空手而归了。


不过床的事情都是小事,史蒂夫很有规矩,不打呼不磨牙,只是有时候会连人带被子的抱住他,吧唧很理解呢,喜欢粉色系的大男孩,床上都应该会有一只大大的毛绒玩偶让他抱抱睡的,不是吗?


对吧唧而言,不舒服的事情是,他现在几乎一日三餐都和史蒂夫有关。


最开始早餐,史蒂夫会叫他起床吃饭。吧唧觉得有点,嗯,说不舒服,那是矫情,就是太舒服了,太好了,无功不受禄,对方只占了半张床就像个总管一样,参与自己的衣食住行,于是他礼貌又内疚地表示自己没时间吃早餐,谢谢对方的好意巴拉巴拉。


结果你猜怎么地?


现在好啦,他每天都会拎着一个小熊维尼的保温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丰盛的早餐和午餐去上班!


第一天就笑倒了一片同事,好几个女同事暗示他是不是由弯变直了,毕竟他以前拒绝她们时,说过自己有男朋友,虽然对方在自己车祸的时候没有出现,管他呢,都被自己忘掉了……反正现在他又带这么女性化的餐具……


史蒂夫真是,贤妻良夫的代表啊!


而且超级贴心,每天都会短信问他什么时候下班,怕做的东西吧唧回家时都凉了。


吧唧第一次接到“你什么时候回家”的短信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等他回复之后才一愣:“回家”,家?


他觉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为了让一切看起来正常一点儿,有天晚上他告诉史蒂夫自己要加班,会在公司吃饭。


结果呢,回家时发现冰箱里有一些配菜,切好的,还有一份没吃完的披萨。


他内疚的要死,趁着史蒂夫洗澡时,将凉透的披萨吃进了肚子里。


结果当天晚上起来上厕所时,没克制住,摔倒在了床下,他肠胃感冒,上吐下泻。


史蒂夫皱着眉头给他穿衣服,裹好他,带着他去了医院。


勒令他不许乱动,去找了护士和医生,又给他办理住院手续,排队拎药,几乎半抱着他去做检查……


吧唧被史蒂夫抱着,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哄着,乖,听话。


吧唧心里几乎肯定了,这不对,真的,很不对。


这种感觉在他发现史蒂夫帮他洗内裤时达到了顶峰。说实话,这种事……吧唧应付过。


在史蒂夫出现之前,吧唧都是一锅端的:管他内衣外衣内裤外裤,反正都是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的啦,不要相互嫌弃啊,一起接收洗衣机的审判吧!


结果有次他晾衣服时史蒂夫正好在阳台打电话,他不好意思将内裤,被滚筒洗衣机弄得皱巴巴的小东西晾起来,下意识的就想往卧室藏,又想起来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简直不让人有隐私了嘤嘤嘤……他还是在史蒂夫的注视着晾好了。


后来他选择过手洗,但是!他不能……就是,他不是那种每次脱下衣服就能洗的人,说实话如果能的话脏衣篮拿来干什么呢?于是就今天的没洗,明天的没洗…在史蒂夫若有似无的目光中,洗了三四条内裤。


至少证明他是爱干净的好男人!


可是心里不爽啊,明明可以依靠高科技的要手动……于是他选择,背着史蒂夫洗衣服。赞!


成功过几次之后他得意忘形了,然后就马失前蹄。


史蒂夫浑身湿漉漉地推门进来,看到他正往洗衣机里放衣物,急切道:“你等等,我马上换衣服,正好凑够一缸,省水省电。”


不到一分钟,只穿着内裤的史蒂夫递给了他叠新鲜出炉的衣服,最上面是叠的四四方方的黑色内裤。


吧唧没得选,默认了两个人的内裤会一起洗,这个洗衣机的卖点是什么来着?


轻拢慢捻抹复挑?


唔……不能细想。


他觉得自己的忍受能力够强了,知道今天,史蒂夫,手套都没带,盆子里冒着白色泡沫,轻柔地在揉搓他的内裤。


吧唧浑身上下的血液,还有勇气都涌了上来,他颤抖着,几乎站立不稳,只能靠在厕所的拉门上,声音嘶哑:“史蒂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吧唧?你醒啦?要上厕所吗?”史蒂夫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看起来实验去扶他。


吧唧躲开了,他觉得心酸得很:“你……是我妈妈吗?我依稀记得我是喜欢男人的,她……”


“吧唧?”史蒂夫诧异地看着他,紧张得很:“你记起了什么?”


“没有!”吧唧朝他怒吼,“我,我至少知道……我浴室里没有防滑垫,没有这个又美观又好看的简易晾衣架!我也不要这个储物架了,对,那个超好用的干发毛巾也不是我的……该死的,你为什么这样?我不要你来改变我,你……你带给我这些,你……”


史蒂夫哀伤地看着他:“吧唧啊~”


“你这样对我,”吧唧哽咽,“你会让我爱上你的。”


史蒂夫浑身一颤。他几乎不可置信地盯着吧唧,好半晌,抬起湿漉漉的,满是泡沫的手掌捂住了眼睛,“吧唧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无奈极了,但却又充满了宠溺的爱意。


吧唧愣住了,他不确定对方的意思,只是虚弱地站着,期待地等着对方给自己明示。


“你先出去,去沙发上坐着,等我收拾完这里。”


“都什么时候了……”


“乖~”


吧唧闷闷不乐地坐回了沙发上,半分钟后,又羞又怒地看着史蒂夫将他的内裤晾在了衣架上,还拉了拉裆部。


吧唧脸红得很,史蒂夫给他拿了药片和水,看着他着急的脸,温柔地微笑。


吧唧气呼呼地吃了药,“现在?”


史蒂夫凑上去吻了一下他撅起的嘴唇。


吧唧完全呆住了,哇哦~~所以,同意了吗?哈哈哈哈……


“我,我有一个朋友。”史蒂夫脸红了,“我们是小学同学,中学同学,高中同学……”


“哈?你确定……”要在我们定情的时候谈你的青梅竹马?


“我大概在初中时发现,我对他的感觉的。”似乎是怕他生气,史蒂夫偷偷看了他一眼。


吧唧:气炸了好吗!


“他有很多人追求。”史蒂夫叹了口气,吧唧冷笑出声,“呵呵。”


“读大学的时候,他家搬走了,我……我追到他的新住址,对他表白。”


“他答应了,哈哈,原来他也爱我!”


吧唧整个人都气迷糊了,满脑子就一句话:我他妈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呵呵,千里追爱哦!


这个傻子,表白时肯定磕磕巴巴的!


“我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他家只有他一个男孩,所以,我们选择了隐瞒,想着等我们稳定下来,再和家里坦白。后来我们都毕业了,我说服我妈妈,搬来他的城市。不过我得先找个安定的地方。他经常开车来接我,但是有次,我家里出了事,没能到车站。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他一直没接,直到他妈妈给我回电话,说他下雨开车,为了躲避从小道上窜出来的流浪狗,出了车祸。”


“他不去接我,肯定不会出车祸;他接到我,也可以避开灾难……所以,当我,我出现在他面前,他问我,你是谁的时候,我,我都没生气。”


吧唧说不出话来,史蒂夫伸手摸他的脸,他才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


“我妈还在医院,我就回去了。等她好一点儿了,我没能忍住,告诉她,我和我那个朋友在一起了。”


“我妈妈居然说,诶,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我安顿好她,又跑来找我的朋友。他脑袋那么大,容量却那么少……还扔掉了我留在这里的东西。不过,他又给我买了新的。”


我根本不记得啊!出院回来看到橱柜里落灰的牙刷当然就扔掉了啊!


“我还和朋友的父母谈过了,他们说,嗨呀,我那个笨蛋朋友,早就表现的很明显了。还和我道歉,说我朋友这个人啊,越着急的,越会被弄忘掉,让我不要生气……其实我非常生气。我每天都在揍他一顿就好了和亲他一口就算了之间徘徊。”


“以前电话告诉过他不许加班,不许经常加班,不许不吃早晚饭,不许沉迷游戏……什么都不记得。”


“也不记得我。”


吧唧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对不起什么的,太苍白了。


“不过我还是爱上了你。”吧唧小声安慰,凑上去蹭了蹭史蒂夫的肩膀:“而且,我,我是病人,别揍一顿呀。”


他脸红的要滴血:“亲一口吧!”


史蒂夫微微笑着,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知道,谢谢你。”


fin。




这文,7.10手机码,没写完,就发布为自己可见,昨天边做面膜边写,写完了。手机发布,没在首页显示。


所以用电脑再发一次。




爱你们哟。

评论
热度 ( 227 )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Waiting森森 转载了此文字
  2. Waiting森森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