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ifty Shades of Rogers·CH1

想念千秋大大的咸鱼🌚:

他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脱掉身上仅存的浴袍,展露仿佛古希腊神像一般没有一丝赘肉、匀称而性感的身体。他的手指掠过各式各样的皮鞭,最终停留在一根镶嵌了冰凉金属链的暗红色鞭子上。


沉默的金发男子找到了他需要的鞭子,缓慢走向被捆绑着的赤裸女人,直到一声夹带着莫名奇妙的笑意、中气十足的“Cut”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史蒂夫·罗杰斯是一名演员,按照剧本表演是他的职责所在。选择这样一个香艳的剧本并不是他的初衷,只是因为他有一位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俄罗斯籍经纪人娜塔莎·罗曼诺夫。史蒂夫在穿上助理递来的衣服的间隙寻找娜塔莎的身影,最终在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响起后回头,发现他的经纪人正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向他的屁股举杯。


好吧,更正一下,选择这样一个香艳的剧本是因为他有一位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俄罗斯籍经纪人娜塔莎·罗曼诺夫还有两瓣标志的、漂亮得天崩地裂的屁股(娜塔莎的原话)。


史蒂夫·罗杰斯是一名演员。你可以在刑侦剧找到一个帅气迷人又聪明果断的金发警官,也可以在超英电影找到一个穿着能够展示性感身材的紧身衣、能打怪兽、一心保卫家园又有时间谈恋爱的金发英雄,一个月后你还可以在收费电视台的电视剧里找到一个英俊迷人、阴险毒辣、热衷S·M的虚伪政客。这些都是史蒂夫扮演的角色。


至于史蒂夫是如何从热血警察变成虚伪政客,还得从一个乌云密布的午后说起。


通常在拍完一部戏后娜塔莎会给他一个星期以上的假期,但那个下午,仅仅距离他结束上一份工作不到三天时间,娜塔莎带着一本厚重的、用黑色丝带装饰成礼物模样的剧本闯进他的公寓。


“有新活儿,宝贝,你可是男主角。”


娜塔莎的烈焰红唇早就不能令他分心了,所以史蒂夫颇为冷静地问道:“什么角色?”


“彻头彻尾的混蛋,”史蒂夫吓了一跳,还以为娜塔莎在骂他。谁知娜塔莎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笑得十分动人,“你将扮演一个虚伪又性感得无可救药的政客,他叫乔纳森,擅长玩弄权术、蛊惑人心,总之很有挑战性。鉴于你上一次被女演员的口红呛到,我给你找了一个没有女主角的剧本。”


娜塔莎说的是“你将扮演”,这是标准的一般将来时,从娜塔莎的口中说出,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祈使句。


“我会考虑的。”史蒂夫认真又谨慎地回复,同时翻开剧本,一分钟后发现乔纳森是一个S·M爱好者而且剧本不打算将S·M情节一笔带过。他的心脏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几乎要把娜塔莎带来的剧本扔到地上,“你没告诉我他是……”


“五十度灰的代言人?”


“总之……”


“得了吧,史蒂夫,你每天在健身房艰苦训练不就是为了在镜头前脱个痛快吗?”娜塔莎狞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抢过他的苏打水喝了一口然后又嫌弃地吐出来,“别告诉我你在戒酒。”


史蒂夫不敢相信这个和他认识了一年多的经纪人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这就像他的高中同学永远记不住他的姓氏是罗杰斯,老实说这让他短暂地难过了一秒钟。


“我不去健身房,我只是晨跑,为了健康。我不喝酒,因为相同的理由。”


“你鼓吹健康的方式像极了虚伪的政客,史蒂夫。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的屁股被选为年度性感之最。”


史蒂夫不知道年度性感之最的评选是什么,更不知道他的屁股是如何入围并拿到冠军的,总之他不会因为娜塔莎说的那句“已婚妇女很吃这一套”而感到丝毫的欣慰。


“听我说,扮演这个角色其实非常简单,就好像你一边鼓吹不喝酒不吸烟每天晨跑然后在人们看不见的角落荒淫度日、醉生梦色。”娜塔莎开始了她的洗脑模式,如果是一年前史蒂夫可能会一边出卖自己的灵魂一边对她赞赏不已。


“他的性癖……”


“你一边鼓吹只用传教士姿势一边——”


史蒂夫一把捂住了娜塔莎的嘴,防止他听到什么不该知道的。这实在有些不绅士,前提是娜塔莎是一个举止得体的淑女。


娜塔莎毫无歉意地揍了他一拳,那惊人的力道足以弄断他的肋骨。史蒂夫捂着他的胸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还手。娜塔莎换上了语重心长的语气,“这是好莱坞,史蒂夫,而你是一个电影明星。人们对你的期待只会从干净利落的警服变成又基又辣的紧身衣最后变成你出生时穿的衣服。”


史蒂夫思考了一下,同时捕捉到娜塔莎上下扫描他身体的验货一般的眼神。真相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胸口,他听到自己沉重的声音,“你在你说的‘人们’之内吗?”


“这是好莱坞,亲爱的,”娜塔莎起身,重重地吻了吻他的脑袋直到把她的红唇印烙在上面,“永远别说出真相。”


这是一个标准的悲剧开场。史蒂夫清楚这点,因为他演过不少的悲剧。编剧们也喜欢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他的角色死无全尸,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种诡异S·M的倾向。


 


**


黑人导演山姆·威尔逊一边朝他挤眉弄眼一边和实习生说话,几分钟后走向他,史蒂夫真诚祈祷他们的导演不是想要再拍一条。


“你真的选了那条鞭子。”山姆似乎在憋笑,需要花很大力气才憋住的那种。


史蒂夫不知道那条鞭子有什么问题,因为那是山姆建议的,也没有人告诉他乔纳森不会那么选,暗红色是错误的吗?


“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对吗?”


“你指的是……不,我完全不懂。”史蒂夫希望这个话题能够快点结束,没想到山姆突然剧烈地笑起来,吸引了片场所有人的目光。平日里不怎么严肃的导演此刻笑得毫无形象,但是由于他的人缘非常好,工作人员也被他的笑声感染了。史蒂夫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这是个……玩笑。”山姆笑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史蒂夫则在混乱中拼命揪紧自己的衣服,“你真有趣,史蒂夫。下一次选那条黑色流苏的可以吗?”


下一次?史蒂夫还来不及发问,山姆便叫来了化妆师。


“詹姆斯,过来给我们的大明星补补妆。”


不不不,不要是那个拥有一双迷人绿眼睛的詹姆斯……史蒂夫几乎要哀嚎出声,但很快他又一次对上了那双令他怦然心动的绿眼睛。这个体验对史蒂夫来说既是天堂又是地狱,当詹姆斯看着他的时候他会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他们两个人,沉溺了一秒钟过后荒诞的回忆便会尖叫着涌现。


你不能决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遇到那个令你怦然心动的人,有可能是在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和一条平淡无奇的街道;或者是在被倾盆大雨浇成落汤鸡、无助地在街边等待之时;或者是在酒吧喝得烂醉、说着胡话、发着酒疯,在所有人之前出丑之时……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比起史蒂夫的经历——他当时在拍床戏,同时和大概十个女孩或者女人。山姆要求不要有眼神接触,这无疑拯救了他。不知道从哪个天堂降临的詹姆斯在一次短暂的休息时间带着补妆工具来到他身边,而一丝不挂的他来不及穿上衣服。那就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他用余光瞥到那个拿着衣服姗姗来迟、幸灾乐祸的助理,告诉自己要专业。他先是注意到化妆师的嘴唇和下巴,在化妆师忙着对付他的眉毛之时。化妆师拥有轮廓分明、线条明朗的下颌,嘴唇是西柚果肉混着甜樱桃的色彩,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


“我们需要把你的眉毛画得具有攻击性一些。”化妆师忽然用一种黏糊糊又令人心痒的语气说道,也就是那个时候史蒂夫抬头和他对视,然后时间凝固了。


不要有眼神接触。他想起了导演的那句话,可他已经无法挽回了。他违背了导演的话,得到应有的惩罚:被子弹击中的感觉不过如此,他全身的血液因为这个对视而毫无目的地四处逃窜。他的心脏罢工了,只因为那双绿眼睛的转动而跳动。他从没有见过这样带笑的、多情的、迷人的绿眼睛,甚至连眼尾的纹路都让人心颤,把周围的空气都染成了迷幻的蓝绿色。他从没有这样观察任何人的眼睛……直到这个人出现。


上帝,对我仁慈一点。


“你原本的眉毛比较柔和……有什么问题吗?”


那双绿眼睛的笑意更浓了。史蒂夫只想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好让一切正常运行。


“没问题,我只是有些累了。”这是实话,他连续拍了五个小时的床戏,又在对眼前这个人一见钟情的情况下调动了过多的情绪,他累得不想刻意把目光从那双眼睛移开。


“我完全能够理解,你是一个敬业的演员……”化妆师说着,转动那双迷人的绿眼睛直到它们能够看清他胯间的光景,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抱歉。”


不合时宜的令人心烦意乱的甜蜜涌上史蒂夫的心头,他的第一个念头是“他道歉的方式真令人愉悦”,接着他意识到化妆师为什么要道歉——上帝,对我仁慈一点。


回忆戛然而止,因为詹姆斯又一次温柔捧起他的脸给他补妆,沾着细粉的刷子让他有一种打喷嚏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闭上眼睛。”


史蒂夫乖乖照做了。他闻到詹姆斯手腕处的古龙水香味,闻得入了迷,接着他想到他得寻找一些话题。


“史蒂夫,你是一个好演员,”导演的话不合时宜地闯进史蒂夫的耳朵,而詹姆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但是你多久没有好好享受过……”


导演的停顿颇为意味深长又带着奇怪的音调,史蒂夫没有睁开眼,“什么?”


“性。”


詹姆斯配合地笑了出来,那微不可闻的笑声很快令史蒂夫的脸染上了潮红。自从对詹姆斯一见钟情史蒂夫叨扰过上帝很多次,以至于这一次上帝狠狠地抛弃了他。这感觉真是糟糕。


“我不明白。”


“当你扮演阴暗面的乔纳森,你的表演的痕迹太重了,就像……”


“一个处男第一次走进脱衣舞俱乐部。”他心爱的詹姆斯接了话,依旧是用那种黏糊糊又让人心痒的语气。山姆被这句话逗乐了,笑得人仰马翻。


“所以,我的兄弟,”山姆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你单身多久了?”


“很久了。”史蒂夫真诚回答,毕竟这事关他的表演,他可不想说谎。


“那你打算结束单身吗?如果不,至少花点时间讨好你自己。”


史蒂夫睁开眼,对上那双多情的绿眼睛,“也许,我会努力的。”




*




*




*




TBC?


这个故事的思路和某部电影莫名像,嗯,嘿嘿嘿。



评论
热度 ( 431 )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