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TJ】天赋异禀(16)

polinavasily:

summery:年下,小学一年级的小火追高中一年级的托马斯的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一夜过去。


       胡闹过后,约翰尼终于肯放托马斯继续睡觉。时间已经慢慢逼近中午,窗帘后的阳光渐渐变得刺目。卧室的门被再度推开,托马斯的两只宝贝猫咪敏捷地跃上床,用湿乎乎的小舌头细心地舔着他露出被子的卷毛。


       约翰尼坐在床边,轻轻扯开了蒙在托马斯脸上的棉被,好笑地说:“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该起来吃饭了。”


      托马斯转过身,背对着那个蓝眼睛的小恶魔,双手捂住脸,权当做是回答。


      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右手手腕上多了一条纤细的红线,中间缀着一颗钻石,像是一道古怪又孩子气的魔法,想要将他牢牢地锁住。约翰尼握住他的手,嘴唇贴住腕骨吻了一下,打趣地说:“今天早上我给你戴上的时候,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一只冬眠的小熊。”


       两只小怪物已经够难应付,第三只却最让人不知所措。在一人二猫的围攻下,托马斯终于认命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他眼帘的并不是放纵过后的狼藉。屋子被收拾的很整齐。床头的玫瑰花刚刚换过,花瓣上还沾着新鲜的露珠。窗帘昨天晚上还半敞着,现在已经全部拉好,遮挡住窗外过于刺目的光线。炸糖球和布朗宁安逸而放松,显然是被喂过了。一切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约翰尼凑了过来,吻着托马斯的肩膀、粘粘乎乎地说:“早饭是迷迭香鸡蛋饼和新鲜草莓,现在吃鸡蛋饼还是热的。”


       托马斯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小自己九岁的情人在床上横冲直撞,看不到半点温柔。可现在,他就像是被驯顺了似的讨人喜爱。甚至还满心渴望自己能得到一点点夸奖。


       托马斯只好贴着他的嘴唇吻了一下,权当做是奖励。


       “真能干,”他半开玩笑地捏了捏约翰尼的下巴。约翰尼总是笑得很孩子气。他的笑容里时时刻刻闪耀着太阳般的光芒,他的眼睛里总有蓝天留驻。


       他确实魅力非凡,怪不得从小到大,有无数的女孩甘愿飞蛾扑火……


       托马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心底有点泛酸,他突然意味不明地问:“你对待每一个和你睡过的女孩都会这么体贴吗?”


       约翰尼微微怔了一下,眼底的蓝色变得有些暗淡。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托马斯,仿佛在责怪他对自己缺少信任。


       “不,只有对你才这样,”他郑重地说道,“托马斯,你不是我的一夜情对象,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爱你。”


      “我想每天回家都见到你。我想我比赛的时候不单单心里想着赢,还想着有人在担心我,他正在家里等着我回去。我想每天晚上打开家门,你就会迎上来,给我一个吻做奖励。”


       他坦诚、坚定、又有点生气地看着托马斯,好像在对他说:你不要再开玩笑质疑我对你的感情了。否则我就转身去跳河给你看。


      托马斯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推了一把约翰尼,故意说:“那你还不快走?”


     “走?去哪儿?”约翰尼一头雾水地问。


     “ 回你自己家啊,你想和我在一起还不快去把你的东西搬过来?不然怎么在一起……”


       托马斯还没来得及说完,约翰尼便欢天喜地地把他扑倒在床上,脑袋贴着他的胸口,两只手死死地搂着他不撒手。


      他们就这样躺了一会儿,托马斯突然听到约翰尼口齿不清地声音从他的胸口传来,“托托,我真的很想马上搬进来,可我突然想起我今天还要见几个赞助商怎么办……”


      托马斯无可奈何地推了一把约翰尼,“把你家的钥匙给我,我亲自帮你去拿。”


      托马斯来到约翰尼家门口时,不远处恰巧停了一辆蓝色跑车。跑车司机看到托马斯站在这扇门前拿出了钥匙,便打开车门,朝他走了过来。


     “您好,请问原来住在这里的年轻人去哪儿了?”


      托马斯转过头。和他说话的是个极为漂亮的金发姑娘。


      “他有些事,暂时回不来。”托马斯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她。她穿着一条及膝的红色连衣裙,金发自然地垂着,一副自信干练的派头,语气却有点咄咄逼人。


       “恕我冒昧多问,您和他是什么关系?”


       托马斯被她审视的目光看得不太舒服,像是不习惯说实话那样撒了谎,“我是他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姑娘微笑起来,向他伸出手,“我是安娜·帕洛,《波修瓦》杂志社体育版的记者,一直负责跟踪约翰尼相关的报道。您知道吧,他是个很棒的赛车手。”


      “当然,”托马斯敷衍地握了握姑娘的手,“您是来采访他的?”


      “不,”她态度无比自然地说:“我是来取我不小心忘在他家里的东西。” 


       托马斯愣了一下,说不上哪里不对,但又觉得帕洛的来意并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不过他最终还是开了门,邀请女记者进去坐坐。


      托马斯为帕洛倒了一杯水,忍不住好奇地问:“您跟踪他的新闻有多久了?”


      “从他开卡丁车的时候就开始了,”帕洛笑着说道,“我们是初中同学。那时我参加了学校的新闻社。” 


       “那您知不知道,他最近差点要被FIA禁赛的那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禁赛?”帕洛挑了挑眉毛,反问道,“他什么时候要被禁赛了?”


      女记者的反应令托马斯感到有些困惑,他解释说:“就在前不久,报纸上说,他因为违反法律喝酒的问题可能会被禁赛……”


      “我是听说FIA给了他一个警告,可是他们从来不因为这点小事就禁谁的赛,说真的,香槟又不是兴奋剂……”帕洛好笑地说道。


      托马斯顿了顿,装作漫不经心地继续问道:“那么,车队可能会把他开除这件事情,也是子虚乌有了吧。”


      “当然了,”帕洛露出了一副对无知和轻信司空见惯了的表情,“您大概不太了解他。据我所知,车队经理一直很欣赏他,从不存在想要把他开除的情况。您是不是看了太多三流媒体的不实报道?请原谅我的冒犯,但是很多人确实缺少筛选正确信息的能力。”


       托马斯充耳不闻地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丝自嘲的笑容,“谢谢您,我不知道您的东西到底忘在了哪儿,您可以随便找找看。”


       帕洛踩着一阵刺耳的高跟鞋声走进了卧室、接着又是浴室。采访不需要去卧室,谁也不会随随便便把什么东西遗留在自己高中同学和采访对象的卧室。


      托马斯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四肢百骸刮起一阵刺骨的寒意。他想起自己几天前看到报纸便心急如焚给约翰尼打电话的愚蠢。他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的感情,差一点就以为自己真的能和约翰尼走得更远。可到头来,约翰尼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傻子一样戏弄。就连一个莫名其妙的女记者,都可以坦率而直接地告诉托马斯:“其实你根本不了解他。”


      帕洛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自己刚刚找到的口红。托马斯抬起头,面色看起来有点难看,“您的口红忘在这里几天了?”


      “大概是上周三吧……”女记者不明所以地答道。


       上周三,上周三之前,约翰尼还在对托马斯情意绵绵地表白。上周三之后,他跑到托马斯家,像个专情的罗密欧似的和他说话。然而就是在这两段时间里,他还抓紧时间睡了个漂亮姑娘。


      “有什么问题吗?”


       托马斯摇了摇头,平静地问:“需要我为您转达什么吗?”


      “哦……”女记者笑了笑,压低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暧昧,“那么,请帮我转告他。上次的采访效果很好,如果他想的话,我们可以随时再安排一次。”


      “或许你可以给他写个便签?”


     “哦……对……他最近像是失踪了似的不回我的电话,留个便签也好……”她从包里掏出纸,直接用口红写了几句话,交到了托马斯手上,“谢谢您了,好心的先生,请把这个给他。对了,如果您还想了解关于约翰尼或是其他赛车手的信息,不如买本我们的杂志看看,我可以保证所有内容的真实性。”


      托马斯点了点头,倦怠地说了一声谢谢。他没有起身,只是听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屋子里回荡着余音,如同是一阵阵冷漠刺耳却久久不散的嘲笑。


       TBC


       发一个我以前收的表情包。


    

评论
热度 ( 216 )
  1. Waiting森森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