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47(全文完)

白水繞冬城:

终于。


-----------------------


47.


德洛尼亚的战事收尾进行得相当顺利,在兰比尔三友的帮助下,史蒂夫和詹姆斯很快稳定了局势,利慕斯公爵维克多接手了朗姆洛家族的封地克罗斯;安东尼奥伯爵屯兵吕特城防止北边的盎撒人趁虚而入;在基里安伯爵被任命为新宰相之后,德洛尼亚朝廷恢复了往日的秩序与生机。




在清算“伪王”党羽的问题上,根据詹姆斯的授意,布洛克·朗姆洛虽然被褫夺了克罗斯公爵的封号,但仍旧以公主丈夫的身份与妲莉娅·阿芙罗拉·巴恩斯公主殿下一同合葬于大神殿。葬礼进行的十分低调,但詹姆斯在史蒂夫的陪同下悄悄出席并亲手为他的小妹妹献上了一束她生前最爱的百合花。




一切安排妥当后,皇帝兑现了他的承诺,带着他失而复得的皇后以及新生的皇太子殿下一同乘船返回了奥西莱恩。大船从德洛尼亚的东方港出发,沿着多茵河逆流而上至奥西莱恩的皇家口岸——走得正是詹姆斯只身前往奥西莱恩和亲时的路线。




“那时候你在想什么?”站在大船的甲板上,史蒂夫忽然好奇詹姆斯当时的心情。




“想你是什么样子,以及,”詹姆斯把睡着了的儿子交到娜塔莎怀里,转身在皇帝的小腹位置摸了一把,看着皇帝迅速变化的表情阴测测地说:“如何暗杀你。”




史蒂夫从脑海里那一点绮念中抽身而出,做回他的完美先生,也因此想起了詹姆斯的手所触碰的位置,正是他们那场无与伦比的“火辣”新婚夜里詹姆斯给他留下的“纪念”,皇帝的体质好得惊人,匕首造成的浅疤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那见到我之后呢?”史蒂夫从身后揽住了詹姆斯的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不依不饶地追问,“见到我是什么样子了,你又在想什么?”




詹姆斯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只要他不开口,史蒂夫就在他的颈窝磨蹭,那些漂亮的金发的发梢蹭得他一阵痒痒,詹姆斯投降了。




“你好像是比我想象的好看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史蒂夫握住了詹姆斯的双手,以他的掌心比划长短,“是这么多,还是这么多?”




詹姆斯佯怒着拍了一下史蒂夫的手背,嘴硬到:“就是一点点,我们常说的那种一点。”




“好吧,”史蒂夫一点也不气馁,他趴在詹姆斯的肩上低声笑了,仿佛被承认好看一点点是什么极大的赞美一样,“我自己坦白,见到你的时候我的感觉是——”




“我好像赚大了!”




詹姆斯被他的回答气乐了,他把史蒂夫从身上抖下来,狠狠地瞧着他,“怎么赚大了?”




史蒂夫微笑着看了一会儿詹姆斯的脸,单手捏着他的后颈倾身吻过去,含含糊糊地回答:“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比我更幸运了。”




分别已久的帝后在船头进行他们的“日常”,随行的宫女和侍卫都是一副岿然不动的姿态,淡定地清空了他们方圆十米开外。




当帝后归国的船只在皇家港靠岸的时候,皮尔斯坐在宰相府的客厅里,将他最心爱的一副棋子投入了壁炉。




“大人……”佐拉小心翼翼地靠近宰相的身后,“罗……皇帝陛下回来了,您不去迎接吗?”




皮尔斯笑了笑,手上的动作片刻不停,他以近乎和蔼的姿态回答了佐拉的问话:“都到最后了,我已不想再演出这样的戏码。”




佐拉踯躅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这种人都是最疯狂的赌徒,”皮尔斯捏起一枚“主教”,放在眼前看了看,也如对待其他棋子一般将它投入了熊熊燃烧的炉火之中,“棋错一着,就是满盘皆输。”




空荡的棋盘上只剩下了一王一后,宰相看着这表示着最终胜利者的棋子,抬手掀翻了整个棋盘,大笑起来。




“输了便输了吧!”




帝后归国后的第一个议事会议,尼古拉斯·弗瑞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起身弹劾宰相,在詹姆斯从德洛尼亚带回的盖有宰相私章的宰相与德洛尼亚前王后的往来书信的佐证下,把持奥西莱恩朝廷二十余年的宰相亚历山大·皮尔斯认罪伏诛。




这就是妲莉娅交给詹姆斯的那个信筒中的内容,在决心赴死之际,她终于还是站回了兄长的身边。




宰相的叛国案牵扯出之前一系列由宰相经手并定罪的案件的重新调查,其中北境军叛国一案被认定为皮尔斯与已故叛臣施密特联手实施的栽赃嫁祸,以斯科特、克林特为首的北境军旧部得以恢复原职,而已经亡故的三千余名北境军战士则按照品级追封,并在王城的凯旋广场立碑纪念。




史蒂夫亲自主持了英雄碑的落成,所有曾跟随皇帝守卫北境的旧臣们都以光明的身份参加了典礼。




旺达终于完成了为兄长献礼的心愿,只是她摆放在英雄碑下的却不是仇人的头颅,而是代表英杰的勋章和一块包裹婴儿所用的布帛——它曾经包裹着新生的皇太子。




“皮特罗,你不用担心我,我用你说的‘礼物’换来了一个真正的‘恩赐’,”旺达将额头贴在那块冰冷的碑石上,轻声诉说,“现在的我已经是新的我了。”




在说完这些话后,旺达悄悄地退出了人群之外,在她后面等待与亡者对话的人还有很多,而她已经把最重要的说完了。




“所以,”同样退在人群之外负责保障典礼安全的山姆来到了旺达的身边,神秘兮兮地询问,“你现在已经没有女巫的力量了?”




“是啊,”旺达抬起掌心,做了和之前召唤力量一样的动作,但那些能被她掌控于指间的红色完全没有出现,“但是谁在乎呢,我已经奥西莱恩的圣女了,见识过曾经的那个‘女巫’的人都会知道别来惹我。”




山姆瞪大了眼睛,“那你不就……不就和齐格纳那个神棍一样了吗!”




旺达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回答:“虽然力量不在了,但看过的那些符咒我可还牢牢记着呢,你想不想试一试它们是不是也失灵了,要不就从‘断子绝孙符’开始?




“不了不了!”山姆用全身拒绝了旺达的这个提议,看着被自己的反应逗笑了的少女,山姆收起了全部的玩笑之心,“旺达,之前我说过你不是一个合格的使用者,我错了,再也不会有比你更有资格拥有那种力量的人了。你不仅很好的‘使用’了它,你甚至强大到消灭了它。”




看着山姆的正经脸,旺达脸上的大笑也转变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世上最后的一个女巫,但我希望我是的,在我的那种力量消失之后,这个世界就完完全全属于‘人们’了,人的力量或许比不上巫师们强大,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地方、这一切,都是人们用他们的力量建立起来的,能成为一个全新的‘人’真是太好了!”




“还有,”隔过前来祭奠的人群,旺达看见了站在一起的皇帝一家三口,温柔的笑容从她的嘴角绽放开来,“那个小家伙多可爱呀!”




经过史蒂夫和詹姆斯的商量,再结合以教廷方面的意见,新生的王子被正式取名为克里斯蒂安·瑞恩·兰比尔,姓巴恩斯-罗杰斯,这个名字代表着王子是上帝的信徒、一位有潜力的国王以及永远铭记为王国牺牲的宰相。因为他的存在,奥西莱恩-德洛尼亚联合王国得以形成,他将在襁褓中加冕为德洛尼亚国王。




克里斯蒂安的加冕典礼被安排在圣心大教堂举行,这是由于王子年幼,德洛尼亚方面做出的妥协,典礼依旧由德洛尼亚大神官主持,且宰相基里安亦会出席。




得知这场加冕典礼最开心的人要数奥西莱恩的司礼大臣斯泰尔斯大人了,这老大人在操持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帝后婚礼及加冕仪式之后,终于能够为一次传统而庄重的加冕典礼而忙碌了。




“此次加冕典礼计划邀请二十七国大使及其夫人,奥西莱恩三十七姓受封贵族及其夫人,德洛尼亚二十六姓受封贵族极其夫人,以及……”斯泰尔斯大人拿着一张长度两倍于帝后婚礼的宾客名单向皇帝一家三口宣读着。




克里斯蒂安趴在詹姆斯的怀里,手里玩着父亲衣服上的金色纽扣,他遗传了来自史蒂夫蓝眼睛和长睫毛以及来自詹姆斯的漂亮柔软的棕色头发,作为加冕典礼的主角,斯泰尔斯说的话他一句都还听不懂呢。




詹姆斯悄悄打量着听得昏昏欲睡但又不忍心开口打断司礼大臣热情的皇帝,把克里斯蒂安抱起来,塞进了皇帝的臂弯里,“史蒂夫,你抱抱他。”




史蒂夫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软软的小婴儿,以一个温柔又生疏的姿势将他揽在怀里,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忽然就被换了地方的克里斯蒂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而就在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并看见了史蒂夫的脸庞之后,方才还乖乖的玩着纽扣的小王子一撇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王子的啼哭终于打断了斯泰尔斯的碎碎念,司礼大臣扶了一扶鼻梁上的老花镜,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这……”




詹姆斯恰到好处地开口:“大人,我们全然信任你和你的司礼官们,所以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王子的哭声一点要停止的意思都没有,斯泰尔斯只好告辞出去了。




史蒂夫笨拙地哄着哭泣的儿子,还有心给了詹姆斯一个感激的眼神,“你怎么知道克里斯要哭了?”




“你什么时候抱他他不哭了?”詹姆斯从躺椅上起身来到史蒂夫身边,他所受过的伤以及生育带来的虚弱已经完全恢复了。




“是方法的问题吗?”史蒂夫僵硬着手臂又调整了一下姿势,“我问过娜塔莎和一些年长的嬷嬷,她们也是这样抱的,你抱他他也不哭啊。”




史蒂夫和詹姆斯同样初为人父,但在适应身份方面,詹姆斯的进步可要比史蒂夫大得多,他好歹还有过一个妹妹,因此多少积累了一点对待孩子的经验,但唯一的兄长压根没有和他说过话的史蒂夫可就没有任何机会去提前学习了。




詹姆斯握着克里斯蒂安的小手轻轻摇了摇,玩笑道:“或许是他知道你不要他,记仇了。”




“我怎么会不要他!”史蒂夫坚决地否定,但他忽然又想起了克里斯蒂安出生的那天,那个在山洞里同样坚决的自己,气势立刻怵了,“那是……形势所迫……”




仿佛是为了印证詹姆斯的猜想一样,克里斯蒂安在见到自己的这位父亲之后,立即扭动着身子要从史蒂夫的怀里爬出来,并着急地向詹姆斯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的眼睛和脸蛋都哭红了。




詹姆斯心疼地抱过儿子,这小子进了他的怀里立刻没声了,乖乖地重新玩着他的纽扣。




史蒂夫的内心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他用一种近乎可怜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自暴自弃地说:“他可能就是喜欢你的扣子呢……只是喜欢扣子而已……”




詹姆斯空出一只手摸了摸皇帝耳后的头发,又好笑又有点心疼地说:“我说笑的——别着急,慢慢来吧。”




史蒂夫不抱希望地在克里斯蒂安的棕发上也摸了一把,待在詹姆斯怀里的时候他倒是肯让自己的父王摸摸他了,“小伙子,我们商量个事吧,至少加冕典礼的时候别哭,你可是要当国王的人了。”


 


未来将被尊称为瑞恩大帝的克里斯蒂安一世国王陛下的加冕典礼前所未有的盛大隆重,它使两个国家为之庆贺,狂欢从清晨持续到日暮,据说在这一天里消耗的美酒就足以填满整条多茵河。




这些盛大克里斯蒂安本人无知无觉,他只知道他原本正舒舒服服地贴着他喜欢的那一位父亲睡得香甜,却被叫醒过来,换上新衣服乘上了马车,而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没有亮的完全呢!




马车游行的路线依旧是从布里姆林宫的正门出发,绕凯旋广场的胜利女神像半周,再经过神圣之路到达大教堂,这一次,面对着道路两旁如山如海的人群,詹姆斯终于愿意偶尔露出些淡淡的笑容了。




作为一个婴儿,克里斯蒂安表现得实在很优秀了,在接任齐格纳的德洛尼亚新的大神官及奥西莱恩的大主教为他做洗礼的时候他没有哭;在德洛尼亚宰相基里安宣读内容冗长繁杂的两国联合国书的时候他也没有哭;现在是典礼的最后一项了,因为克里斯蒂安的年幼,将由他的父亲,此时已身为德洛尼亚亲王殿下的詹姆斯代他接过德洛尼亚的国王王冠。因为有了这样的职责,詹姆斯的双手将都不得空,克里斯蒂安理所当然地被交到了他的另一个父亲——奥西莱恩的皇帝陛下史蒂文一世手中。




把克里斯蒂安放到史蒂夫怀中的时候,詹姆斯忍不住露出了一点忧虑的神色,他凑在克里斯蒂安的耳边小声的嘱咐着:“克里斯,听话!”




带着这份忧虑,詹姆斯直到走到大神官面前也没有移开盯着他的目光。




或许是詹姆斯的注视的确起了作用,克里斯蒂安虽然在史蒂夫的怀里不自在地小幅度挣扎着,但到底没有真的哭闹起来。然而当詹姆斯不得不在大神官面前跪下接过王冠,他的目光也随之不得不从克里斯蒂安身上移开的时候,这孩子瞅着史蒂夫紧张兮兮的脸,一撇嘴,一声啼哭似乎立马便要从口中溢出。




“嘘!”史蒂夫急忙把克里斯蒂安抱得更高了一些,他看了看正在进行的仪式,又看了看怀里这团随时要爆炸的小火药,脱口而出,“克里斯蒂安,我爱你!”




年仅两个月大克里斯蒂安第一次接受了表白,这表白来自他的父亲,或许是被史蒂夫吓着了又或许是他真的能明白父亲的意思,小国王陛下撇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到底没来得及掉下来。




“我爱你宝贝,”史蒂夫无奈又充满怜惜的看着怀里的儿子,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虽然我爱巴基超过这世上的一切,但我依然是爱你的,你是我们的孩子,我又怎么会不爱你呢?”




“至于那些要与不要的话,给你的父王一个机会,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再次陷入那种生死抉择的境地,如果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如果你也和我一样爱着巴基,”史蒂夫完全把克里斯蒂安当做了一个心智健全的男人在对话,也不管年幼的儿子能不能听懂,“小伙子,我们和解吧。”




两双相似的蓝眼睛凝视着对方,不知道听懂了多少的克里斯蒂安缓缓放松了他紧抿的嘴角,然后他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揪住了史蒂夫衣服上的纽扣,那一刻,史蒂夫的心简直都要融化了。




去他的诅咒!上帝保佑旺达,感谢她为他挽回了一个天使!




“亲爱的,”史蒂夫亲了亲克里斯蒂安那头和詹姆斯如出一辙的棕发,畅快地笑起来,“我就知道只是因为扣子!”




詹姆斯捧着德洛尼亚的国王之冠回到史蒂夫和克里斯蒂安的身边,这顶王冠曾经应当属于他,但此刻,能将它交给他和史蒂夫的孩子,他比自己拥有过还要快乐。




看着相处融洽的父子俩,詹姆斯微微感到了惊讶,“你们和好了?”




两双蓝眼睛一齐看向了他,下一秒,詹姆斯也被圈进了史蒂夫的怀里,紧贴在克里斯蒂安的身边。




“我们什么时候闹过别扭了?”史蒂夫嘴硬,他在自己的皇后和儿子的发顶各落下一个亲吻,感觉拥抱着自己的整个世界,“我爱你们。”




因克里斯蒂安的诞生而形成的奥西莱恩-德洛尼亚联合王国未来将在这位君主的手中繁荣昌盛,但在克里斯蒂安成人之前,德洛尼亚国内一应事务将由他的父亲詹姆斯亲王殿下裁决,而他本人也会以奥西莱恩皇太子的身份成长于布里姆林宫,陪伴在他的两个父亲身边。




史蒂夫与詹姆斯将相伴余生,并由此开启了为后世称为蔷薇狮子王朝的盛世华章。




众神使之结合的两人,永远不曾被人分开。






--------------------------------


后记


打下“全文完”三个字的时候我简直又激动又骄傲!上天作证,自小学三年级我开始在笔记本上手写没营养小故事开始,这是我完结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长篇。作为写手,好多个first time都给盾冬了,我想我永远不会再以这样的热情去爱其他的cp了吧。


说回文章本身吧,一开始我只是为了slo交换无料想弄一个小短篇,最初想把它当做个爽文来写的,其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你们看见的它就是这样的了.....从下笔写这篇文到今天完结它,断断续续地我居然花了一年的时间了,中途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停更复更过几回,最长也是最近的一次间隔了一个多月,那次恢复更新看到了好多眼熟的ID,你们还在爱着盾冬,还在看我写的东西,我真的超级超级感动,非常谢谢你们,是你们坚定了我要完结这篇信心!


最后提一下关于出本和番外的问题吧,今年早些时候我就有做过关于这篇文出本的印调,那时就决定要出本并联系好了画手太太和封面设计的小天使,她们已经把准备好的图和书衣发给我看过了,以我个人的审美保证,无!敌!美!丽!为了这个美丽的封设,本子我是一定会做出来的!之前很多妹子提过的番外也会写的,并将收录在本子中,具体等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宣图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再请各位验收吧~


非常感谢每一个看过这篇文,和我一起萌盾冬的你们❤



评论
热度 ( 259 )
  1. 苍旻养团团白水繞冬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Waiting森森白水繞冬城 转载了此文字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