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kirk|空军组】街巷穿梭·番外 便签(RS-NC17-PWP)

灰-度-值:

《街巷穿梭》正文   街巷穿梭RS番外·蚂蚁和大象




【RS】街巷穿梭·番外-便签


 


Steven需要找一份新的工作,而且在此之前,他还要思考怎么和家里介绍自己的新男朋友,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间接的让Ronald被一家人都知道了。


 


问题摆着不动说不定有一天会消失,但是钱包摆着不动,是不会自己鼓囊起来的。


 


Steven作为一个谈话技能并没有点亮的家伙,让他向人事主任介绍自己是非常不可取的,而且Ronald自从得到正式交往的许可后,整个人都像脑内退化般,变得有些古怪,当然这个古怪都是在Farrier眼里的,Steven在受伤后剪掉了一头卷曲的中发,干干净净的黑发卡着眼镜发呆的样子,好看的就像个没有上劲的珍品木偶。


 


“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没有发生。”Dick在某天早饭时嚼着三明治说道。


 


坐在对面的Farrier用力的翻了一下报纸,哗啦一响,耳边哒哒的下楼声伴随着小声的说话,直到Ronald把Steven拉到了餐厅,声音骤然放大,连内容也清晰可闻了,刚刚还在念叨的Dick马上低下头,自己正对面的先生,脸色可不好。


 


“我总要试试不是吗?”Steven做了个摊开手的动作,搬出家里虽然不是个好的选择,但是也可以给双方一个冷静的时间,而且他总觉得Ronald的状态不是很好,他希望这是自己想多了。


 


“选择多种多样…”


 


“给你做秘书可不是。”干净利落的打断了Ronald继续碎碎念一样的说教,Steven对着Farrier打了招呼,这会让他有些尴尬,医院的那段对话可算是记忆深刻,而且甚至没有一点跨过去的可能,因为Farrier不会和他说话,真的,一句话都不会。


 


“把那盘香肠给Ron。”擦掉嘴角的咖啡沫,Farrier用指节扣着桌面说道,坐在另一头的Dick几乎毫不犹豫的跳起了身,然后Steven伸手把盘子拿起来递给了Ronald,已经站起来的Farrier看了一眼后就走了出去,僵硬在原地的Dick在心里吐了口气,这氛围,真的太他妈可怕了。


 


跟着Farrier一起的Hugh略带同情的看了看Dick,对方比起自己这个副手来说要称职的多,可是有些事情、有些人就是你了解的越多,那么做起事来越是束手束脚。


 


“想笑?”坐到车上整了整西装,Farrier歪过头看着神游的Hugh,他并不介意一个和Collins如此相似的人每天和自己的兄弟在一起,他需要一个安抚Ronald的存在,那个人不是Steven也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当然结果还是取决于Ronald的喜欢。


 


“先生是想Collins先生了吗?”


 


“当然。”说到这几天胃口特别好,总是会半夜饿醒的男朋友,Farrier脸上总算增加了一丝笑容,“还差一点,我就可以去接他了。”


 


“是啊。”Hugh憋笑的不行,Kray兄弟在外的名声大部分都是早年树立起来的,但是看看两人现在,大概也算验证了一句话——爱情使人盲目。


 


“只是试用期而已。”快速的解决了早饭,Steven早早的背上了包,这里离市区还是挺远的,尽管Ronald表示可以开车送他,不过Steven觉得这男人很可能在摸到自己上班地点的第一天就干出点什么。


 


“晚上一起吃饭。”


 


“晚上我要回去。”


 


伸手拍了拍Ronald的脑袋,转过身看着掌心时,Steven想这估计就是养狗人的感觉,没有一点自己的生活。


 


Steven的新工作是在一家录音棚,里面的设备都是顶级的,分有不同的房间,每天都会有乐队、家庭、个人来租房间录歌,而他要做的就是整理登记,和原来工作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上班时只有一个人,基本没人在,或者录音棚正在使用时,他都可以发个呆,干干自己的事,前提是不要被抓包,他的现任老板不时会来散个步,转一圈后再离开。


 


开了门,把电闸打开,Steven洗过手就发现桌子上摆了一袋鱿鱼干,看上面留下的便签条,是晚班的那个男孩,这种欢迎新同事的方式简单到简陋,不过Steven觉得挺好,毕竟原来他在办公室里也没和任何一个人把关系搞好。


 


叼着长长的鱿鱼须,把唯一靠窗那边的遮光板取掉,电脑上登机的日程上午只有三个,不过都是大包厢,这样算算其实一天的净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


 


果然有钱人更有钱是有理由的。缩着腮帮子用力咬了一口,等第一个租借录音棚的乐队过来时,Steven已经把一袋鱿鱼干吃掉了大半,开好了设备,口干的不行,转了一圈,最后直接开了一瓶商品的汽水。


 


“没吃早餐吗。”


 


肩膀被拍了,吓的差点一口喷在电脑机箱上的Steven,回过头就看到自己老板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和Ronald不一样,是更鲜亮的绿,而Ron,近看的时候眼珠透明的像个玻璃弹珠般。


 


“吃了。”迅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Steven为对方神出鬼没的节奏感到心悸,不过本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你有在写歌?”趴在桌台上往里看了看,Hale勾起嘴角调侃的望向了一口喝完汽水然后在原地打嗝的Steven。


 


“有想过进去录下来吗?现成的。”指着自己身后的录音棚,Steven憋了口气,脸颊发红的摇了摇,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目前对这个需求的想法还没有如此的强烈。


 


“好吧。”男人摊开手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等走到门口了,还不忘回过脑袋补充道:“别把冰柜里的东西都喝完了。”


 


Steven看着身后满满的立式三门冰柜,觉得喝完它的难度有点太高了。


 


午饭后到了三点就会交班下一个,Steven在收拾东西时也怀疑过Ronald可能有对这个工作干过什么,但是对方睁着一双眼睛死活不肯承认,Steven发现,自己对着那对眼珠根本没法说出“好的”以外的任何一句话。


 


成功下班的Steven开始思考自己回家前所要准备的,不过掰着手指计算完后,他却不需要准备任何了,因为Ronald果然没有听自己的,那个靠在车窗旁目光灼灼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忽略的显眼。


 


“我今天要回去。”


 


“顺路。”侧过脸的Ronald,难得撒谎一次,脖子非常不习惯的扭向一边,结果还红了。


 


“换一个理由。”


 


“嗯…来找人。”真的思考自己如何换理由的Ronald,转过脸就对上了Steven似笑非笑的眼神,双手捏过还想躲开的男人,Steven盯着那双眼睛好笑的不行。


 


“找谁?”


 


“来接男朋友吗。”再次晃出来的Hale端着一盆仙人球,单手举起打招呼时,Steven默默的看了Ronald一眼。


 


“就你多嘴。”Ronald也不知道是被拆穿了,还是本来就不太会撒谎,恼羞成怒的都想从车里摸枪出来打人了。


 


“我这是实话实说。”给了Steven一个单眨眼,还没等Ronald缓过气,收到信息的Steven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和你没关系?嗯。”这让站在车外的Ronald瞬间垂下了耳朵,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这也是他曾经那些乱七八糟俱乐部里认识的人之一吧,致那段不知所谓的时光,不过Collins怎么从来没问过Behl?或者自己兄弟是怎么解决的?


 


上车后把Steven送回了家,看着男朋友进门,Ronald真的有史以来难以言说的迷茫,所以在他抽着雪茄,烟雾缭绕的坐在Farrier的办公室里时,对面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甚至有点要笑不出来了。


 


“你什么时候出发?”Ronald知道以Collins现在的身体,Farrier也不会舍得把人接回来,不过如果第一个孩子他都没能看着对方出生,恐怕接下来整个伦敦黑帮的人都要倒霉。


 


“明天。”事情收尾,Ronald留下就可以掌控住局面,接下来Farrier决定给自己放假,在轮轴转了那么多日子后,他唯一的想念大概就是能把Collins找回来。


 


“嗯,看来下次看到就是三个人了。”


 


“说不定是六个。”


 


“六个?”啧着烟嘴的Ronald有点被怔住了。


 


“别忘了,Misha。”


 


Ronald碾住了眉心,他对这个女人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还好人走的快。


 


“所以你可以简单粗暴些。”Farrier插着手指道,Steven和Collins完全是两种性格,而且必须说小时候的默契解决了他们在日常相处里的问题,但是在Ronald的病完全治好前,为了Steven,男人所做的不过是压制,说不定哪天爆发了,把人吓跑了那就真的要麻烦了。


 


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该头疼还是该叹息的Farrier建议对方扔直球,你和Steven那种性格的人磨叽,他会比你挪的还慢,两个蜗牛竞赛谁先滚下墙吗?


 


“跑了怎么办?”Ronald对于那次受伤事件还是耿耿于怀,特别之后的确牵连了Steven原来的生活。


 


“抓回来。”垂着眼睑的Farrier没有一点犹豫的回答道,眼下阴影的堆积和他这段时间的活动分不开,碾灭了雪茄的Ronald扶着椅子向后退了退,这时候的Farrier是不能惹的,毕竟他们两从小打到大,Farrier的赢面还是会大上一点,那些年打黑拳的生活可不是做假的。


 


坐在家里吃晚饭的Steven打了个寒颤,对面阴着脸的男人用力的割着盘子,本来想要留一晚的Steven干脆的结束了这个想法,对方不想接受的事情,强逼也是没用的。


 


回去的路上,Steven搓着发烫的后颈有些无奈,总觉得那颗没打中自己的子弹,是把什么奇怪的东西给打掉了,比如说他一直以来的踌躇不前,不过生活所要考虑的东西方方面面,在推开了别墅大门走回到屋里时,Steven没看到Ronald,但是摆在桌上的那个东西,怎么看怎么眼熟。


 


手指发抖的拿起了倒在盒子里的空瓶,盖在瓶子旁边的便签上写的字再清楚不过。


 


上床吧。——Ron


 


啪的把一盒被倒掉的抑制剂扔进了垃圾桶,Steven拉开门有些生气的往Ronald可能会在的地方找,结果走到了书房就看到门把上又贴着一张便签。


 


我不在里面。——Ron


 


不死心的推开门,连灯都没开。


 


看了看对面Farrier的房间,Steven是没有那个胆子去敲男人的门,所以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汪呜。”脚下呜呜的叫声让Steven低下头,摇着尾巴的Vic睁着一双狗狗眼,兴奋的蹭着青年的裤腿,在伸手揭下狗背上的便签后,Steven已经不抖了。


 


浴室见。——Ron


 


在羊入虎口和进门算账间犹豫不决,手指停在了门把上,Steven考虑自己如果拿个球棒在门口等Ronald会怎么样,不,这太暴力了。


 


手指按动了门把,敞开的浴室里所有灯都被打开,半圆形的巨大浴缸中蓄满了热水,苒苒的热气升腾在了镜面上,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Steven探头小心的环顾了一下,并没有看到Ronald的身影。


 


“啊!”后腰猛的被抱住举起的动作吓的Steven惊叫出声,双腿在半空蹬了没两下,那个视野里看起来非常圆满的浴缸就变成了下一个落脚点。


 


直接被扔到水里的Steven眼镜都没来得及摘,飘在水面上的衣服和站在一旁笑的“猥琐”的Ronald完美的昭示了现实——他被骗了。




小车车咕噜噜的开




第二天早上被自己的闹钟吵醒,Ronald快手的把音乐掐掉,睡在一旁的Steven彻底蜷缩成了一团,头发乱糟糟的糊在了脸上,打着哈气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打开门,楼下轮子滚动的声响就变得清晰起来。


 


“早上好。”趴在二楼的扶手上,Ronald看着楼下穿戴整齐准备去赶飞机的Farrier,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Farrier抬起头,嘴角勾起了一抹浅薄的笑意,敞开的大门外,撒漏进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了身上。


 


Ronald想这应该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


 


不过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打了个并不雅观的哈气,顶着一头鸡窝的男人爬回了床上,钻进毯子把还没睡醒的Steven给掐醒了。


 


END




接下来三个番外见本子《街巷穿梭》

评论
热度 ( 106 )
  1. moon灰-度-值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灰-度-值 转载了此文字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