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TJ】天赋异禀(20)(完)

polinavasily:

summery:年下,小学一年级的小火追高中一年级的托马斯的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约翰尼懒洋洋地靠在车座上,胳膊肘大大咧咧地伸出车窗,注视着不远处红顶的花园洋房。他已经在这里干坐了半个钟头了,可托马斯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他怼了怼坐在身边、如临大敌的托马斯,好笑地问:“喂,你还好吗?”


    “你别催了!这是我时隔七年第一次正式见你双亲,我总得准备准备吧。”


    “可你都准备半个小时了,放轻松!巴基又不能吃了你。”


    “我不是怕他吃了我,我是怕他……怕他……怕他不喜欢我。”


     “不喜欢就不喜欢呗,我喜欢你!”约翰尼笑嘻嘻地没个正形,侧过身在托马斯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他对巴基有信心。他的父亲从来都不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


     “你别闹了!”托马斯蹂躏着自己的卷发,感到自己亟待爆炸。“要是你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呢?要是他们想要强行拆散我们呢?要是……要是他们把你囚禁在家里,再也不让你见我呢?”


      “哇哦!那我们就私奔吧!”约翰尼吹了一声口哨,大咧咧地搂住托马斯,畅想起来:“我们从白令海峡取道,直奔西伯利亚怎么样?还是你更喜欢横跨太平洋去中国或是日本。意大利、希腊还是土耳其?你想不想去火星?”


     “都到这种时候了你都在开玩笑!”


     “这样吧,我们来抛硬币,如果正面朝上我们就直接进去,如果反面朝上……”


      “就走?改天来?”托马斯不确定地问。


      “就敲门进。”


        回答约翰尼的是一个气呼呼的白眼。


       托马斯并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担心巴基会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他只是紧张。他怕巴基认为他们不是认真的。在巴基和史蒂夫这样完美的典范前,托马斯和约翰尼的分分合合像是一场闹剧。他不确定巴基能不能接受自己。


       约翰尼推开车门,把托马斯生拉硬拽向家门口。邻居从窗里探出脑袋,笑着大声朝他们喊:“小约翰尼,你什么时候干起了拐卖的勾当?”


      约翰尼生怕全世界听不到似的大声喊了回去:“滚蛋,我只是带男朋友来见见家长。”


      托马斯捂住脸,从脸颊一路红到耳根。很多老邻居好奇地探出头来,想看看小约翰尼第一次带回家的男朋友长得什么模样。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不是史蒂夫、就是巴基。


      这下完了,我连最后一点酝酿的时间都没有了。托马斯下意识地拽住约翰尼的袖子,一脸绝望。


       门开了,约翰尼还没看清人、就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似的兴高采烈地扑了上去。带着芳香的半长棕发紧紧贴着他的脸颊,被抱着的人稍微有点矮,也不会扫兴地说一些约翰尼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之类的话。约翰尼笃定地微笑起来,撒娇地说:“巴基爸爸,我回来啦。”


      巴基被约翰尼撞得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有摔跤。他摸着儿子的脸颊,手感十分柔软,甚至还有点微微发胖。


      巴基的心跟着软了下来,可到底依旧带了点嗔怒,“小混球,你还知道回来?”


     “我每天都想家,想你和你做的饭。想得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约翰尼放开巴基,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的脸颊肉肉的,像是小时候的婴儿肥又回来了。


       只要没瞎就能看出他肯定没瘦。可巴基还是心疼地叹了口气,“上帝,你都骨瘦如柴了。”


     托马斯站在后面没吭声,也没听清,他在心里反复演练着等会儿要和巴基说的话,他还可以发誓、用生命和他对时尚与美的敏锐感知发誓,他还没想好要不要下跪苦苦哀求,但是又觉得这样有点夸张……


      混蛋约翰尼,他早就说他们需要排练了。可他偏不肯听。


      “喂……”约翰尼好笑地叫了一声托马斯,怀疑他是吓傻了。


      他握住托马斯的手,像是领着一位新娘似的将他领到了巴基面前。


     “托米也一直想来拜访你们,可是最近我们都有点忙……”他笑了笑,轻轻捏了捏托马斯的手掌,“托米?托托!”


      托马斯猛地惊醒,露出一个慌慌张张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巴基……”


     他忐忑地觑着巴基的眼睛,总觉得对方在挑剔地打量着他。为了突显正式,他特意选了一身正装,卷发用发胶固定好,让约翰尼哀叹了一路手感不复如初。


      “我带了山羊奶酪和红酒……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托马斯惴惴地补充道。


      “谢谢,”巴基不冷不热地说,“我们确实很久没见了,彼此都变了太多。不过我倒是一直很喜欢吃这个。”


       两个人进了门,挨在沙发上乖乖坐好。约翰尼一边给托马斯剥着橘子,一边挨在他耳边小声嘀咕:“放轻松一点好不好,你现在看起来像只被欺负过的流浪猫。”


       巴基在料理台前擦着两只杯子,头也不回地冲约翰尼喊:“亲爱的,史蒂夫带胡桃夹子去宠物中心洗澡了,不过他没带钱包。你能不能开车给他送去?”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心领神会——巴基想单独和托马斯谈谈。


     约翰尼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他又不能直接拆穿自己父亲,不过还是忍不住抱怨:“史蒂夫爸爸的记性怎么越来越差……”


      “哦……抱歉,亲爱的,”巴基转过身,颇为无奈地摊开双手,“可你知道我们都老了。”


      “得了吧,爸爸你现在看上去也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他走到托马斯身后,俯身吻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答应我别太紧张好吗?去西伯利亚的船票很好买,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去火星。”


       他飞快遛出家门,给他们俩一点开诚布公的时间。


       巴基从厨房走出来,坐在托马斯对面,放下手上的茶盘。和十几年前一样,他依旧准备了两杯棉花糖可可茶。


       托马斯下意识地捧起杯子,熟悉的香甜热气扑面而来,让他一时间有了时间尚未溜走的错觉。


      “我知道约翰尼长大了,我没有权力干涉他的任何决定。况且我了解他的性格,有些事情越是让他不要做,他却偏偏要做……”他极其微小地微笑了一下,望向托马斯,“所以我并不是想为你们做任何决定。我只是很想了解,你为什么会接受他。”


       这听起来是个奇怪的问题,可托马斯知道,他应该给自己、给巴基一个交代。


      他望着杯子里的可可茶,棉花糖正在融化,可他的心里却没有答案。


      “是因为他的热情?”巴基突兀地问。


      托马斯摇了摇头。约翰尼的热情总是用不对地方。


      “因为他的体贴?”


       哪有体贴?托马斯不禁有点绝望。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过体贴。


     “总不会是因为他那张可爱的脸吧。”巴基开玩笑地问。


      托马斯绞着双手,紧张地思考了半天,突然抬起头,声音清晰地说:“我恐怕很难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他顿了顿,情绪变得和缓而平静:“你问我为什么会接受约翰尼,我想了半天,发现自己也不太清楚问题的答案。他确实是一个可爱的男孩,有无穷无尽的热情和快乐,和他生活在一起仿佛永远都不会感到厌倦。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过度的热情好像炉火,太近会烫手,远了又怕它会熄灭……你知道他的缺点,轻浮、草率、幼稚、任性,有时候简直是得理不让人。我们在一起还不到几天,很少有一刻是安安稳稳度过的……”


      “听起来像是一场灾难……”巴基富有意味地说道。


       托马斯思忖片刻,突然笑了出来,“或许你说得对……正像是一场灾难。伴随着许许多多的错误。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就是最适合对方的那个人,也不知道约翰尼的热情什么时候会消失,我们能否走得更远……我知道我已经不是大学生,没法像以前那样不计后果、接二连三地犯错。可是我每次见到他,就像是失去理智一样,很难冷静地把一切考虑透彻。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种错误。”


       他摇了摇头,带着一种温柔的神情轻声补充道:“但是我不太想纠正这种错误。”


       巴基摇了摇头,说不上是肯定还是否定,“你们到底还是太年轻。”


      “所以我们希望能从你这里得到一点过来人的经验,”托马斯连忙说,“如果可能的话……还有一点祝福……”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犬吠,屋门被打开,率先奔进一只体型硕大的宠物犬。约翰尼紧跟在它身后,被狗绳拖得一路踉跄。最后是史蒂夫。


       托马斯瞠目结舌地望向巴基,像是在寻求什么帮助。巴基不禁莞尔,好笑地问:“你还能认出它吗?这是胡桃夹子。”


       意识到房间里有陌生人的气息,胡桃夹子变得格外亢奋,它跳上沙发,湿漉漉的鼻子贴着托马斯闻了闻,刚刚吹过的蓬松毛发紧挨着他的脸颊。


      托马斯感到一阵脊背发寒,他从不知道哈士奇原来可以长这么大。


      约翰尼命令胡桃夹子坐下,撕开一袋肉干,手把手地教托马斯喂了过去,“别害怕,你也是他爸爸……你可以摸摸它的脑袋和胸口,它会喜欢你的……”


      托马斯试着照做,在约翰尼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狗狗的脑袋,它追了过去,湿漉漉的舌头把托马斯的手掌舔了个够。接着突然跳起来扑倒托马斯,两只雪白而沉重的爪子不知轻重地踩上了他的胸口,好像还以为自己是只可以被捧在手心里的小狗。


       约翰尼生气地拍着它的后颈,半真半假地嚷嚷起来;“走开,你这只坏狗狗,那是我的位置。”


      胡桃夹子跳了下来,又和约翰尼闹成一团。


      托马斯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感到自己刚刚差点被踩吐血:“约翰尼……我怎么觉得它有点不太对劲?”


       约翰尼搂住胡桃夹子,下巴搁在它毛乎乎的脑袋上,两双清澈无辜的蓝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托马斯看:“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它有点傻?”


     “我是觉得它的体型不像是一只狗……倒像是一只……狼?”


       约翰尼露出了几分淘气的神色,把脸埋进胡桃夹子毛乎乎的后颈里。史蒂夫坐在托马斯对面,语气平静地说:“胡桃夹子满周岁的时候,我们带它去做过鉴定。”


       “它确实是一匹小狼。”


       不知怎么的,托马斯突然感到有点愤怒。就好像已经穿好了霍格沃茨校服,却被告知这次派对的主题是变形金刚一样。这种愤怒在约翰尼抱着狗凑过来的时候达到了顶点,他没好气地瞥了一眼他们两个。把头扭到一边。


       约翰尼扯了扯他的袖子,感觉自己巨冤。


      史蒂夫和巴基很快回到了厨房。他们推开想要帮忙的约翰尼和托马斯,不约而同地认为孩子们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


      “我们也要有点独处的时间。”巴基半真半假地说道。


      于是约翰尼把托马斯带上了楼,去那个托马斯光临过数次的房间。胡桃夹子跟在他们身后,兴高采烈地摇起了尾巴。


      托马斯努力将看到的一切与记忆里的一一对应,却发现改变无数不在——“楼梯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变成了樱桃木地板……”


      “我和你说过我们家重新翻修过了嘛……”约翰尼搭上门把手,漫不经心地推开房门。


       约翰尼的房间以前是儿童房,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像童话世界里小矮人的居所。可现在,家具理所当然被重新换过,地板是新铺的,刚打过蜡。屋角多了个陈列柜,摆满了他从小到大收集的汽车模型,有些托马斯见过,有些是新添置的……还有墙上的海报,美国队长身边多了红色的法拉利,还有托马斯叫不出名字的F1赛车手……


      胡桃夹子叫唤了一声,像是故意吸引托马斯的注意力似的,扭着屁股跑到墙边,优哉游哉地躺了下来。


      托马斯顺着看了过去,在它倚靠着的那面墙上,朦朦胧胧地印着一个少年人的剪影,在阳光下并不十分分明。他安逸地站在在一片静谧里,轮廓柔和,满怀眷恋……仿佛刚刚降临,却又很快会消失……


      托马斯走了过去,侧过脸,他的影子恰巧和墙上的影子印在了一起。


     他闭上眼睛,声音说不上来的酸涩:“你说你把它抹掉了……”


     “我骗你呢……”约翰尼笑着拥住他,听起来竟然毫无悔意:“我只想试试看你还在不在意我……你当时明明表现得很无所谓,没想到你原来这么喜欢这幅剪影,你这个口是心非的说谎精……”


       托马斯靠在约翰尼怀里,呼吸中浸润着一片湿漉漉的情绪,他深吸一口气,声音沙哑地说:“约翰尼……你干脆去死好了……”


      约翰尼吐了吐舌头,收紧双臂,怎么都掩饰不住那股洋洋得意:“托托……你真是越来越不温柔了。”


      “其实我有想过把这个影子涂掉,就在我从你那儿哭着跑回家的那天,我在心里骂你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大骗子,把你送给我的零食和毛绒玩具全部丢掉了……”约翰尼笑了起来,好像早已忘记自己当初是多么伤心,“可是当我站在这面墙前的时候,我发现我没办法把它像零食那样丢掉。它就好像有生命似的……我感到你仿佛正在看着我……我没办法对它下‘毒手’,因为我不想,我意识到我还是在无可救药地喜欢你。”


       “对不起……”托马斯低低地说。


       “哦……”约翰尼拖长了语调,笑了起来:“你都说过好几次了……”


        阳光从窗外倾泻在墙面上,空气里仿佛有一层烟雾在剪影上面袅袅升起。他仿佛活了过来,正在对托马斯报以微笑。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把约翰尼推到了墙边。


      “站在那里别动……”他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翻出了粉笔。


       这次换他来画约翰尼,一丝不苟地沿着阴影勾勒出他的全部轮廓,托马斯不该形单影只,他的身边理应有一个吵闹的家伙打扰他的沉思与静谧。


       夜晚的光线和阳光的角度截然不同,约翰尼的影子显得更为膨胀,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托马斯丢掉粉笔后,约翰尼和他端详着墙上的影子,突兀地说:“我怎么觉得自己被画成了一个大胖子……”


      托马斯莞尔一笑,从身后紧紧搂住约翰尼,脸颊贴上了他被阳光晒得暖融融的后背。


      他想起约翰尼小时候很喜欢这么抱着他。那个时候他的脑袋还赶不上托马斯的肩膀,两条手臂却温暖而有力。


       他们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原点,挨在一起细看岁月的温柔。


      “小乔……”他带着鼻音喊道。


       约翰尼感到心脏漏跳了一拍,轻轻握住了托马斯环在他腰间的两只手。


      “怎么了?”


      “我突然有点想吃巧克力了……”


      约翰尼微笑起来。他转过身,温存地吻着托马斯合上的眼睛。

       迟到的黄昏此刻正在地平线上徐徐地燃烧,金色的光芒笼罩大地。在浸润的凉意的微风里,他们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安详。如两道剪影融化在了一起。

      END


      最后一段,来自于 @BlueErx右辰 画的两张图。征得她的同意,我放在最后。我喜欢这种感觉——岁月就在蓦然回首之处。




这个脑洞写了20章,终于告一段落了。我知道我不适合写长篇,这篇写了那么久,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归根结底,小火和托马斯是那么可爱的人,只要能占有他们一时半会儿,对我来说说都是一种幸运……我想我大概还是会写下去的……所以下个脑洞见?

评论
热度 ( 364 )
  1. 性感吧唧 在线放羊polinavasily 转载了此文字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