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 ] love me.tender 一发完

知名不具:

一直都好想写这个梗,今天终于让我抓住机会一个人在家,结果打开电脑发现电脑竟然被某人弄坏了_(:зゝ∠)_用手机打这么多字真的很眼瞎。而且用手机打字太难检查了,如果有错别字请见谅。

520就是要甜甜甜。💖💖💖大家要开心啊。反正在我心里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哈哈哈
 


双向暗恋

*
*
*

  他睁开眼。Sebastian还在房间里,坐在靠近阳台的那张小圆桌前,露出左半边侧脸。
  他本应该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连月来的高强度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今天是他待在剧组的最后一天。晚上七点,他将乘飞机离开纽约。上一次见到母亲还是半年前的事,回家在工作结束之后变成了他的第一要务。可现在他赖在Sebastian在酒店的床上,被温暖的被子包裹住,嗅闻着熟悉的气味,怎么都舍不得起来。Chris在枕头上蹭了蹭脸,如预想的一般在被鸭绒填满的布料上嗅到了Sebastian常用的洗发水味道——说不出名字的香料里夹杂着柠檬气息。几年前的好些下午里,他的鼻腔总会被这股气味填满。那时他们在拍摄前的动作集训室里成日肩贴着肩训练,Sebastian在运动时不会撒香水,身体散发出的就只有这股香甜。此时此刻他眨了眨眼,背对着自己的人应该是还没发现他已经睡醒了。白色蕾桌丝布上同睡前一样放置着两杯水,Sebastian背对他坐在那儿,手肘搭在桌布上,拿着剧本研究地似乎很仔细。远远的,他能看到上面用黄色马克笔勾勒出来的线条。
他喜欢Sebastian。即便对于坐在桌前的那个男人来说也并非什么秘密。毕竟他在夜里曾悄悄向他传递过那么多关切的信息。诸如“需要我再帮你买些喷剂吗?”以及“我把水果给了你的助理,放在那张桌子上面。”等等等等……傻子才会读不懂其中的切切情深。相处的头几年他们相交不多,爱上对方却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从那之后他总在有意无意的示好。可今天与往常的任何一天都不相同。因为他就要离开他了。合约到头,工作期满,十年比想象中过的更快。要说离开时最大的遗憾却与工作无关。
  五分钟后,他看饱了对方安静的侧脸,终于满心不舍地从床上坐起来,揉着眼睛,做出一副如梦初醒的神态。
  “我打算四点半再叫醒你的。”Sebastian听到动静放下剧本,转身安静地看他在床上抬高两只手复又放下来。
  “现在几点了。”
  对方低头看表。“也差不多了,四点过十分。”
  “我感觉好多了。”
  Sebastian闻言拎起桌上小巧的英式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水。“那就好。要知道,你今天上午看起来真的很糟。”说着走进房间,将水塞在Chris的手里。
  他微笑着接过杯子,道了一声谢。他们俩都不是英国男人,平时灌进胃里的除了酒精、冰水之外大多是运动饮料。喝茶不是Chris的一贯风格。不过茶壶里装的倒也不是茶,白水而已。昨天他作为美国队长在剧组的最后一组镜头也拍摄完毕。这一次不是以往普通的杀青,极有可能是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最后一天,于是告别晚餐会和夜晚的酒吧活动自然逃不掉。他也挺舍不得的,干起杯来比平时更加来者不拒。到了凌晨一点钟时,告别会却似乎彻底变成了拼酒大会。Chris已经忘记自己喝了多少杯酒,只记得自己就像一个洗手池一般:张开嘴,水流进来,漏下去。然后是下一杯。大家舍不得的仿佛不是他这个人本身,而是灌醉他的机会。他忘记最后是谁把他送回了酒店,早晨起来头痛欲裂的感觉倒是很强烈。中午他就着白水吃了药,想要休息却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在十二点时被退掉了。他跟Sebastian住的最近,于是这个善良的人在他离开之前的这几个小时里收留了他。
  “谢谢你,Seb。”
  “也许你可以给你的助理打个电话,他刚刚一直在叮嘱我,生怕你睡过头。”
  好吧。他从床上下来,把脚塞进酒店的拖鞋里之后,才看到旁边自己的皮鞋。对方坐回桌边冲他微微一笑,意思是那就是给你准备的。于是他踩着那双拖鞋走进浴室里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给等在楼下的助理打了通电话。做完这一切,已经是4点13分。
  “怎么样?”见他从浴室里出来,Sebastian从剧本里抬起头问,满脸负责又关切的神情。
  “我坐一会儿再下去。”事实上对方叫他最好是20分时就下楼,留十分钟的时间与剧组里还在工作的大家寒暄告别。纽约星期三下午的五点经常堵车,他们最好比预计的出发时间还要提早半个小时。
  “没有害你迟到就好。”
  他们坐在那儿。Sebastian没有再盯着剧本,可盯着Chris的脸看于他来说似乎也是一件很尴尬的事。于是两人起初只是沉默的坐着,一同目视着不远处的天空。这家酒店离剧组不远,也意味着它在纽约市偏远的郊区,从阳台望出去看不到什么城市天际线。Chris又抿了一口水。水泥墙外就只有天空,没有高楼,也没有飞鸟。面对他们的那一抹天幕也已不再是午睡之前那样刺眼的亮白了。它变得有些红、有些橘,时间在那些漂移的云朵里消逝而去。如今他还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来与Sebastian独处,他甚至开始后悔自己选择午睡的决定了。
  “你什么时候走?”他随便找了个话题寒暄道。
  对方回过头,眼神落在他的眼睛上,又飞快地离开。“如果快的话,可能是明天下午。”
  “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吗?”
  “也许跟你一样。但我妈妈没打电话催我回家,也不知道她想不想我。”耸耸肩。
  他正准备继续说下去,裤兜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助理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他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想说些什么。于是熄灭屏幕,摁下了静音按钮。
  “你可以接电话的。”Sebastian冲他比了个“请”的手势。
  “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可能是推销汽车保险的。
  “我还以为他们在催你下去。”于是对方又一次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般报时道“4点25了”。
  “你总是在看表。”
  “有吗?”
  “从我醒了以来的第四次。”语气里带着几分幽怨。
  “我只是怕你会迟到。”
  “我还以为你想赶我走。对不起,我睡了你的床,也许你刚才也想午休。”
  “不。我没有午休的习惯。”
  他当然知道他没有午休的习惯。他是故意的。
  然后两人坐在椅子上,气氛该死的有些尴尬。Chris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你在干什么?脑子里的某个声音在响。事实上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让他们之间的对话从普通同事友善却平庸的框架里跳脱出来——同时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毕竟Sebastian从未在深夜里同他传那些暧昧的短信。好的。现在他就尝到了突破的报应。不是每一次革命都会成功的。
  他知道自己有时候会因为Sebastian与生俱来的友善而产生错觉。就比如今天中午。若是对他没有好感(哪怕只有一丁点儿),在那些心照不宣的情愫之下,为何还要放他进房间里来?可大多数时候现实会以瑰丽的想象回赠给他挫败感,如同当下发生的这一切。Chris转过头,午后的阳光撒在Sebastian鼻梁上,对方正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仿佛同他在一起是一种折磨。他多多少少感到自己有些受伤。在心中最珍视的时光于对方来说似乎是无尽的煎熬。可他不能去要求他对自己好,也只好叹了口气。
  “事实上,我挺舍不得大家的。”他又换了一个话题。心想,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也是。这是我待过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剧组。”
  似乎不懂。
  “接下来几个月我肯定会觉得不习惯的。不能再跟你每天一起练习。”于是他让暗示又更近一步。
  “我……”
  可他没有等到期待的回答。在“我”这个字之后响起来的是一阵手机铃声。某一瞬间他几乎想把电话从裤兜里掏出来丢到楼下去。但他其实是冤枉了那个可怜的小机器。Sebastian说着抱歉,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
  嗯,好。好的。我知道了。他说。通话不过一分钟长短,期间,眼睛一直黏在Chris的脸上。他当然希望喜欢的人能多看自己几眼。但这意味着什么他自然也懂了。谁能让Sebastian这样一直盯着他看,除了某个与他有关的人,还有谁?他发誓,回去之后这个月一定会扣那家伙的工资。
  果然。“你刚刚似乎没有接助理的电话。”
  “是吗?”他都来不及为自己撒的谎感到尴尬了。甚至想直言真相。是啊。因为我想跟你待在一起。Chris颇有些无奈地问,“他叫我下去吗?”
  “对。他说行李已经收拾好了。他正在楼下等电梯……”
  他还想上来敲门?好,很好。Chris铁青着脸,站起来。在心里骂道该死。事情发展到这种田地,纵然气氛再好他也难力挽狂澜。更别说眼下Sebastian盯着他,一副“快下去吧,他在等你”的表情。
  “Seb,我以后还能再联系你吗?”他已经打算离开了,因此问出这句话。
  “当然可以。”对方睁大了眼睛,仿佛在说“你怎么问这么蠢的问题”。
  可只有他才知道“联系”意味着什么。不只是寒暄和问好,他自私而可笑的把这个“可以”理解成了“机会”。Sebastian说可以,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再见他一面。在Chris的心里,关于这个“可以”他已想出了远超365种后续方案。
  “那……”我们可以抱抱彼此吗?像朋友那样。说出口的话却是“我先走了。”
  “一路顺风。”
  他转过身,低声咒骂了一句“Sh*t”。为自己今天屎一般的表现,也为自家那位猪一般的队友。好不容易走到门边,下定决心打开这扇门却成了一件天大的难事。他知道那个人正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就愈发感到寸步难行。他想起自己昨天在杀青那一刻曾经动过表白的心思,晚上却被告别酒会打乱了计划。那么现在应不应该把那三个字讲出来?Chris咽了咽口水,最终,他选择把手搭在门把上。醉酒不过是借口,害怕被拒绝倒是真的。既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勇气,那也别做出后悔的神态了。离开吧。于是右手往下按,随后是锁芯金属碰撞发出的“咔哒”一声响。
  “Chris。”
  他楞在那儿,盯着金色的门锁。Sebastian。Seb。在心里喊他的名字。
  两秒钟后才敢转身,尽量不露出期待的表情。
  “你的鞋子。”
  他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穿的是酒店的拖鞋。


*


  之后他坐在阳台边的那张椅子上换鞋,面如死灰。蠢蛋是什么?他想自己只需要照镜子就能够知道了。为什么他还会天真的期待Sebastian会深情挽留他,那是陷入热恋期的小女生才会有的想法。丢脸啊。你在想什么?期待他抱着你要你别走?于是飞快地把脚塞进鞋子里,甚至突然恨不得赶快搭上去机场的车。
  好在他穿的鞋子没有鞋带。一分钟后,Chris站起来。Sebastian仍旧站在他面前,但经过刚才的降维打击他已经有了自知之明。因此只是心灰意冷、面无表情地说“我走了。”
  这次是真的走了。
  正准备离开,对方却突然低声说了一句话。声如蚊蚋。
  “你说什么?”
  “呃。也许我说的是再见。”
  “你说真的吗?Sebastian。我是说……你说你会等我的电话。”
  短暂的犹豫了几秒之后,“也许是真的。”
  他情难自控,伸手去触碰对方的肩膀。“我等会儿上车就打给你。”
  “……不用那么快吧。”
  “那我下飞机就打给你。”
  “也不用那么快。”
  熟悉的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但他却喜不自禁,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想要亲吻对方的冲动是好不容易忍耐了下来,嘴巴却因短路的大脑而开始胡言乱语。“我…那我明天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要接。你不接电话,我会很难过的。你知道,我喜欢你。”
  Sebastian低下头,缩了缩肩膀,被吓到了一般。
  他只好紧张地慌忙补充道,“呃,我是说……朋友的那种喜欢,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别嫌弃我。
  然而那对灰绿的眼睛抬起来,直愣愣地盯着他。
  他看着那张脸,那张几年来愈发熟识的脸。“……不对。不对。呃。对不起……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不是那样的,他想。“我喜欢你。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是那种,那种……”
  Sebastian的大眼睛瞪着他,仿佛在质问他是哪一种。
  “是‘我爱你’的那一种喜欢。”

*

  Chris走在离开剧组的小路上,沿途不时有推着道具的工作人员同他问好。若是平时他准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接待。可现在不是时候,最后他从包里掏出棒球帽,马马虎虎胡乱扣在自己的头上。
  他高兴的太早。磕磕巴巴的表白之后,门铃立刻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尽管他想让Sebastian别去碰那个该死的门把手,但在第三次“叮铃”之后,什么浪漫的氛围都被那烦人的声音打破了。Sebastian红着脸打开了房门,而他下定决心要解雇门外的家伙。
  之后他们步行回剧组,Chris去同大家做最后的道别,该死的电灯泡先提着行李去了保姆车上。Sebastian还跟他在一起,却再也没有提过那件事。当着所有同事的面,他又能让对方承诺些什么?毕竟他只是说要给自己打电话,是任何朋友都可以做的事。此时此刻说不想留下来也是假话。可在同所有人道别之后,多余的磨蹭似乎变成了拖拖拉拉和不干脆。他们祝他前程似锦。只有那一个人对于他的未来避而不谈。
  Chris低着头继续朝前走,路过最后一辆拖车,喧闹终于被遗留在了脑身后,路过的行人也由三三两两逐渐归于零。剧组在身后,Sebastian也在身后。他终于感到自己正离过去的生活越来越远。抛开那些对于感情飘忽不定的担忧,现在恍然间朝身旁看,就连两侧的墙壁似乎突然都变得不舍了起来。他感叹道,这是他努力过、奋斗过的地方。他早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踏出这一步,今天下午抑或是明日的清晨。“再见”不再是一句分别时的寒暄,或早或晚,它将成为他同大家走上了各自不同道路的最好写照。
  “接下来你想干什么?”“对于未来的生活有什么打算?”“你是否害怕失去这个角色?”自得知他暂时没有续约的打算之后,在电影宣传期的见面会或者晚上九点的酒吧吧台前,总不缺从某个角落钻出来的朋友、记者或路人突然这样对他提问。大多数时候他并不觉得反感。回答问题是组成他演员职业生涯中的一小部分。如果没有人想要了解你的内心、看到与你有关的新闻,那才是悲哀。况且有时被这样提问的感觉还挺奇妙的,恍然间有种重回高中时代的错觉。“你接下来想干什么?”那时也有人这样问他。最常用的回答则是:“先拿到演艺学校的毕业证吧。”十八岁的Chris目标笃定而清晰——到好莱坞去,做一个好演员。如今,这个问题又开始被身边的人不断抛过来,如同一张写不出正确答案就会被反复发下来的试卷。他不得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分岔路口。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倒也是个幸运的男人。如果现在有人问他梦想是什么?“做一个好演员”似乎仍在追梦的道路上行得通。整座纽约城里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始终如一——十八岁时和三十六岁都走在同一条奋斗的路途上。想来他才是应该偷笑的那个人。他故意放慢了脚步,一边心不在焉地走着,一边劝自己往好的方面想。你已经找到了下一份工作,所有演员梦寐以求的百老汇舞台剧,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做个给大家带来欢乐的人吧,别垂头丧气,要懂得取舍。
  就这样散步般慢慢踱步,三分钟之后,剧组冷冰冰的铁门仍旧出现在了视野里。一切如同电影,门里门外是不同的两个世界。新生活正在铁门的另一边冲他微笑着招手。等待你的将会是蓝天、白云、红日……可他很难迈出最后一步。不仅是对于十年来的付出和工作情谊的不舍。最主要的还是那个人。他跟他真的就止于此刻了吗?思及此,心头不禁一震,如同他们之间感情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Chris几乎想调转头,走回去看看Sebastian现在在干什么?他会难过吗?像自己这样。又或者还在同Anthony讲那些无止境的玩笑?他分明告诉过他的好兄弟别老霸占着Seb的时间,有时要离他远一点。可现实是,自己分明没有那样的立场……更别说回去看一眼又如何?Sebastian才不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抛开一切,牵着他的手一起离开。而他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只是“那我走了”,也太逊了。
  他勉强收拾好破碎的心情,继续走,推开半掩的侧门,离开那条曾经每天都会通过的属于剧组的铁灰色小路,来到尽头的沥青马路上。时间快要到五点,街上路人不多,太阳悬挂在被映照得红彤彤的天幕上。他知道它也即将离开。但也有些不同。毕竟太阳明天仍会将光芒撒在剧组的墙壁上,而自己似乎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那就……也只好说“再见”了。再见,Steve。再见,亲爱的Sebastian。他对着稀稀拉拉的街道呼出一口气。马路对面,助理坐在黑色保姆车的后排露出侧脸,正低头摆弄手机。在过马路时,Chris忍住没有回头。
  “已经同大家告别了吗?”他走过去,对方抬起头问。
  Chris拉开车门,没心情说话。正准备弯腰,却似乎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Chris!”又一次地。
  于是他抬起头,然后情不自禁地愣在了原地。奔跑的人离他还很远,但根本不用看第二眼,他的每一寸皮肤都能辨别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他。
  他把手指捏在车窗上,直到指甲盖都泛白。别笑出声来,Chris。咬紧嘴唇,保持冷静。他一边警告自己,另一边却想,这种时候还是笑一笑显得更加友善。
“呼!总算赶上啦。”半分钟后,Sebastian从马路对面跑过来,红着脸气喘吁吁,肩膀跟随着呼吸的频率上下颤动。
  “你……”
  “谢天谢地,你还在这儿。”
  “嗯,我还在这儿……”
  “呼——”Sebastian把手撑在膝盖上,又呼出一口气。接着他弯着腰喘息了十多秒,一副累惨了的模样。
而他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只好紧张地立在原地等待着。这期间,助理从车厢里把手伸出来拍了拍他的手背。他知道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但Chris甩上了车门,拉着Sebastian的手臂,来到离汽车几米之外的一盏路灯下。飞机可以等下一班,波士顿也可以之后再回。余生他唯一不想错过的就在眼前。Sebastian站在这里,他还要急着去哪儿?
  半分钟后。
  “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讲吗?”
  “嗯……”对方终于站起来,“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
  “呃。嗯。那个,我是想说,我发现你把这个落在了我的床上。”Sebastian递过来一个小小的黑布口袋。是他的墨镜。
  就为了这个?
  “……谢谢。”他接过来,握在手里,眼镜腿在袋子里被捏的咔咔作响。
  之后,他们沉默地看了对方一会儿。
  “那……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他舔了舔嘴唇,又补充道,“一定要开心啊。”这是最后的心愿。
  “你也是。”
  ……
  “快上车吧。”抬起手看了看表,“要迟到了。”
  “你先回去吧。”他强打起精神笑了笑,想最后一次目送这个人离开自己。
  “那……”对方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把嘴巴合上了。
  “再见。”
  “再见。”
   再见。
  然后Sebastian转身,朝前走了一步、两步、三步……
  忽然又回过头。
  他紧盯着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没有心情去惊喜对方的留恋,就只是入迷地看着那张脸。
  接着在那张脸上绽开的是一个颇有几分尴尬意味的微笑。Sebastian吸了一口气,说了最后一次再见,转身,似乎终于抛开了一切。他的右脚已踏上斑马线。
  “Seb。”
  “我还在。”正打算过马路的人转过身,睁大眼睛答道。
  他还不知道那对漂亮的眼眸在那一秒燃起的是不是希望。可有些话终究要讲。若他再不伸出手,再不说些什么,眼前的人就会被命运推到另一条毫无交集的道路上去。
  “我觉得,我们刚刚还有一些话没有讲完。”
  “……”Sebastian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之后的几个月我会一直待在百老汇排练,不会去参加复仇者联盟的宣传。也许就见不了面了。”
  “我知道。”
  “那你愿意去看我的首场演出吗?我会给你留着票。你可以带上你的妈妈或者朋友。”
  他抬起头,片刻后,终于笑了。“我愿意。”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收敛起那些小表情,故作镇定。“如果我有空的话。呃,嗯……我不是说我不去的意思。我会把那一天空出来的。你知道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一个人在纽约,也不会有……”
  “我能亲你吗?”他凑过去,低下头。
  对方愣了一秒,然后抬着下巴朝他们的两侧张望,再回过头时脸色与天边的晚霞无异。“我觉得这样不大好。”
  “那我可以抱抱你吗?”
  他又紧张地东张西望了几下,舔了舔嘴唇,低着头悄声说,“好。”
  于是他们搂在一起。互相抓着对方的T恤,又把手掌贴在彼此的背脊上。
  “你想跟我去波士顿吗?”
  “啊?呃,那个……我想我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那倒也是。我只是问你一下。的确,不去会比较好。”他抬起手,抚摸Sebastian的后脑勺,像所有情侣都会做的那样。
  “……的确。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对方将脸颊躲在他的颈侧,闷闷地讲。
  “因为我怕我会立刻跟我妈出柜。那样她会尖叫的。”
  “……”
  “现在你能说实话了吗?”
  “什么实话?”Sebastian松开手,后退,盯着他的脸。
  “你追出来,就真的只是为了这幅墨镜?如果你说是的话,我就立刻把它丢进垃圾桶。”
  对方在夕阳下微笑着,“丢吧。反正不是我买的。”
  他闻言转过身,瞄准不远处的垃圾桶,投了一个两分球。
  “你干什么?我开玩笑的!”
  “那就是说你承认你喜欢我,你舍不得我离开,想再见我一面。”
  “Chris你真的很幼稚!”
  他凑上去,任凭身旁路人们行色匆匆,将该死的名誉和绯闻都抛诸脑后,啄了那双粉色的嘴唇一口。那是他成为演员以来做过的最大胆的事,也是最真心的一吻。
  “看来你得赔我一副新眼镜了。”
  “Chris……!”
  “我怎么?”
  他拉着他的手,冲他心满意足地微笑着。
  而他也没有再计较这次大胆的偷袭,舔了舔嘴唇,“你该赶飞机了。”说着捏了捏Chris的手掌心,慢慢朝后退去。
  “Sebastian。”
  他们终究还是要分别。
  “别露出那种表情。打起精神来,一路顺风。”
  “嗯。”
  “拜托,你别这样看着我。你的助理等会儿看见准会笑你。”最后一次挥了挥手,“我还等着你送我门票呢。别忘了。”
  他怎么可能忘记,忘记对他的承诺。
  “百老汇见。Chris。再见。”
  “再见。再见。”




End

评论
热度 ( 326 )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