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二重奏 【一发完】

明江渡刀:

给魔都盾冬only场刊写的稿子,现在可以放出来啦!稍微有点长,还是一起放吧。


MCU队三背景,他们依旧都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有爱和傻白甜。




【正文】


  谁都不知道这个穿红色紧身裤、戴黑色眼罩的小少年是如何潜入史蒂夫·罗杰斯建立在瓦坎达的新复仇者基地的。总之就是这样,当新复仇者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吃光了斯科特放在冰箱里的所有甜点。


  复仇者众人看着监控视频中蓝衣少年吃了两个草莓慕斯之后摸摸肚子,随即身手敏捷地消失在了镜头触不到的盲区,都陷入了沉默。


  “他已经在基地里潜伏一阵子了,为什么我们都没发现?”娜塔莎问。斯科特的“甜点丢失事件”是一个星期前就开始的,当时还引发了斯科特和托尔之间关系的急剧恶化——斯科特认为是托尔偷吃了他的点心。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自认为是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能力的超级英雄,各个身手非凡,一路从外星军团打到奥创……可是现在却连一个小孩儿潜入了他们的基地都没有发现。这不免让人有些忧心基地的安全来。今天是一个尚不清楚身份的小孩儿,明天就有可能是一个威胁到世界和平的头号坏蛋。


  史蒂夫·罗杰斯,我们的美国队长,皱着他那坚毅的、仿佛镌刻着勇敢和无畏的金色眉毛,蓝眼珠盯着监控器屏幕,露出一副严肃的沉思表情——就像我们都知道的那样啦,每当他开始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意味着新一集的“复仇者联盟”即将开始它的剧情了。


  他仔细观察着监控录像里小小少年的动作和神态,莫名觉得对这一切十分熟悉。但这是不可能的,他的大脑已经抓取了记忆深处每个角落与这少年拥有近似特征的人物,都没有找到和这个少年有关的信息。他理应完全不认识对方。


  “娜塔莎,调度这几天来基地所有的监控视频给我,他应该还潜伏在基地内,斯科特,你去找到这个孩子并控制住他,在未清楚对方意图前先不要伤害到他。”史蒂夫对复仇者们说道。


  斯科特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小意思。只要我的点心能保住,让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说着他朝托尔抛了个媚眼。


  托尔耸了耸肩。


  安排完行动事项后史蒂夫便解散了复仇者众人,自己则带上盾牌(毕竟复仇者的生活中,战斗是随时可能发生,随时可能结束的)前往基地内一处医疗区域内,进行每日例行的活动——看望安装了新的铁手臂之后正在复健的冬日战士詹姆斯·巴基·巴恩斯。


  冬日战士正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进行钢铁臂的握力训练,因为刚装上手臂磨合期的缘故,他还不能自如地控制铁手臂的力道,今天早上被捏爆的牙膏就是证据。


  他从冷冻装置中醒来后,提恰拉陛下就为他更换了一个新的钢铁臂,曾经那个由九头蛇制造出来的,沾满鲜血和罪恶的铁手臂将不再使用,代之以这个更强大、更坚固、更灵敏的新铁臂,冬日战士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游荡在死亡阴云背后的幽灵,而是一个新的复仇者。


  事情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新复仇者基地,新的巴基·巴恩斯,新的开始,新的一切……唯独有些事情总让史蒂夫皱起眉头,比如巴基在医护人员中受欢迎的程度。


  护士小姐们实在太偏爱这个有着深刻眉目和英俊面容的男青年了,她们并不知道他其实是一根保质期超长的老冰棍,只当他是一个命途多舛、身世坎坷的年轻战士,甚至曾蒙受过被全世界通缉的冤屈。这简直让人心碎,为什么厄运总是会频频降临到同一个人的头上呢?


  巴基的头发有些长,半垂在他额前,更给他增添几分迷人气质。护士小姐们一个个眼里泛着爱慕的光芒,围绕在他身边,轻柔地和他交谈,记录他的握力数据。


  史蒂夫见到这样的情景,干咳了一声,巴基抬起头朝他笑了笑:“史蒂夫。”


  “上午好,巴基,”他神色自然、态度大方地朝巴基走过去,却故意隔开了一个对巴基眼神最狂热的护士小姐与巴基之间的空档,换来护士小姐的轻声抱怨。


  他站在巴基身边,低着头问:“昨晚睡得怎么样?”


  巴基挑眉,目光流转地看了史蒂夫和那个护士小姐一眼,脸上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还不错,今天在忙什么?”


  史蒂夫知道巴基发现了自己小小的“不礼貌”举止,摸了摸鼻子,还是认真道:“我们发现基地里潜入了一个外来入侵者,奇怪的是,对方看起来只是个孩子。”


  巴基一边开始收紧手心做握力训练,一边侧过头道:“能在那么多防御下潜入基地的孩子?”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史蒂夫说,“斯科特已经去抓他了,目前还不清楚他的身份和目的。”


  巴基稍作思考,蓝绿色眼珠朝着某个位置停驻片刻,“提醒斯科特,注意检查楼层通风管道。”


  史蒂夫了然地点头。作为一个曾经的幽灵杀手,巴基·巴恩斯比任何人都懂得最佳藏匿和逃脱的地点,他的意见总是最准确和专业的。毫无疑问,如果让巴基去找这个小入侵者,效率会比斯科特快得多。


  史蒂夫很快就将巴基的意见转告给了斯科特,斯科特按照这个方向用他的虫虫军团将基地所有通风口和管道全部侦察了一边,果然在某个楼层的管道空隙找到一些人类活动的痕迹。


  脚印、指纹、遗落的包装纸屑……看来这个小入侵者是逃不掉他的抓捕了。


  等抓到这个小坏蛋,他会好好问问为什么对方要偷吃他的点心!


  斯科特把找到线索的消息通知给复仇者们,换上蚁人套装,缩小成蚂蚁大小,在那块区域守株待兔,发誓要抓到这个小窃贼,然后给他以一番好好教育——他可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遭遇小偷的光顾。


  史蒂夫和娜塔莎一起在监控室看了一下午监控录像,他们很快发现了一段不寻常的录像:在七天前的夜晚,这个孩子是突然凭空出现在基地一处鲜有人至的安全通道楼梯间的。仿佛是从空气中冒出来似的,最先出现的是这个孩子的手,然后是肩膀,渐渐的是头,画面有些诡异,就像在进行融合似的,这个孩子最终完整地显现在画面里,当时他还是昏迷状态,蜷缩着躺在地上。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他才惊醒过来,爬起身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然后他注意到了角落里的监视器镜头,灵活地爬上了墙,镜头一阵旋转,很快就彻底变成了雪花。


  这段录像实在无法用常识来解释。史蒂夫和娜塔莎同时都想到了某位超越常识的神祇——或许托尔知道这孩子的来历。


  斯科特在晚上终于蹲守到了那个小偷。少年行动敏捷、身手不凡,和在狭小的管道里和他缠斗了好一会儿,两个人乒乒乓乓地一路从二楼管道层打到三楼通风窗口,斯科特拽住小孩的脚腕不松手,小孩反身晃荡一圈,顺势坐上斯科特的肩膀,勒住斯科特的脖子:“嘿,嘿!不要冲动!”


  不!斯科特决定堵上自己的尊严,他怎么会连一个小孩都搞不定?!斯科特被挤压在通风口出,脸颊被通风口的栅栏压出一条条红印,他憋红了脸——就像个被拔出来的大萝卜似的,伸出胳膊肘撞开了通风窗,然后死死拽着小孩一起从天花板上的通风窗口掉落到地板上。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基地里的安保系统,警铃尖锐地鸣叫起来,托尔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他作弊!他用锤子瞬移!),随后赶到的还有正和托尔商量这次事件的史蒂夫和娜塔莎。史蒂夫见两人仍然缠斗不分,几步上前正要帮斯科特擒住少年,谁知机警的少年看到史蒂夫过来,立刻松开了手,弹跳力惊人地往上跳倒挂在了吊灯上,然后一甩身子就要破窗而出,娜塔莎赶紧追上去拽住他的领子不让他逃跑。


  少年的格斗技巧非常高超,和娜塔莎不相上下,他巧妙地击中了娜塔莎的小腹和后背,迫使娜塔莎松手,娜塔莎扫腿过去想要拦下他,他轻捷地跃起,扣住娜塔莎的肩膀借力向前跑。史蒂夫迅速地解开盾牌扣,朝着他扔出盾牌。


  然而,少年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在盾牌飞向他的那个刹那,回身伸手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星盾!


  史蒂夫的星盾,美国队长的星盾……他用这块盾牌打过纳粹、重创过外星军团、毁灭过奥创,能徒手接住他盾牌的人寥寥无几,上一个接住盾牌的,还是被九头蛇洗脑过的巴基。


  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但反应最大的还是那个少年。


  他瞪大了眼睛,把盾牌抱在怀里,低下头抚摸上面的红白蓝三色条纹,嘴巴里喃喃道:“史蒂夫的星盾?怎么会在这里?”


  他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史蒂夫,像是要透过史蒂夫的脸看出谁的影子来:“你是谁?你是从哪里得到星盾的?”


  史蒂夫感觉有些怪异。不,是非常、相当地怪异。他完全不认识这个孩子,却似乎总觉得他和他理当是相识已久的熟人,甚至知己朋友,对方的每个动作,他都觉得分外熟悉,却又说不出这份熟悉感来自于何处。


  他皱着眉头,向他伸出手:“这是我的盾牌。”


  “不,这不是你的,我认识它的主人。”少年坚定地说,用怀疑和紧张的目光打量着在场众人。显然,他此刻非常焦虑和担忧。


  斯科特笑出了声:“它的主人?它的主人难道不是美国队长?”


  史蒂夫上前一步:“听着,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潜入基地,我们就有权利控制住你。告诉我们你的目的。”


  少年摇了摇头,骂了句脏话,抱着盾牌转身要跑。这次史蒂夫不会再给他机会了,他迅速地向少年近身过去,与他进行激烈的格斗,娜塔莎也加入战局,却被少年用星盾砸了一下后背,史蒂夫趁少年背对他的空隙对他锁喉进行抛摔,把他压制在了地上,娜塔莎也旋即翻身,用寡妇蛰里的钢丝缠住了少年的手腕和双脚,这才让他老老实实不再乱动。


  史蒂夫站起身,看着在地上扭动的少年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孩子。”


 


  他们把少年扭送到了观察室,这儿是一个绝对安全、密闭且无法逃脱的地方,方便他们控制一些危险分子。虽然这个少年似乎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但他入侵了新复仇者基地,这是一个无法抹去的事实。


  “姓名,年龄,目的。”史蒂夫和少年面对面坐着,用他蓝色的大海般的眼睛威严地盯着对方。


  少年冷笑一声,出口的却是一句脏话。


  史蒂夫皱起眉:“注意你的语言。”


  “你们他妈的把史蒂夫关在哪儿?”少年问。


  史蒂夫挑了挑眉,换了一个姿势,双手交叉放在颌下:“哪个史蒂夫?似乎我们这儿只有我叫史蒂夫。”


  “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少年又骂了一句脏话,“如果你们敢伤害到他,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史蒂夫低下头沉思:“恰好我也叫史蒂夫·罗杰斯,他们也叫我队长。”


  少年“嘁”了一声:“你也叫史蒂夫·罗杰斯?不,你连史蒂夫的脚后跟都摸不着!史蒂夫的头发金灿灿得像太阳一样,眼睛又那么湛蓝,我能轻松地站在他的肱二头肌上……”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充满了不确定,因为他看见了史蒂夫的金发、蓝眼睛和发达得如同两块大面包的肱二头肌。


  史蒂夫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只是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蠢货,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少年挑衅似的。


  “那让我猜测一下,你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的史蒂夫叫你巴基,对吗?”史蒂夫问。


  少年又骂了个F单词,扭动着身体,几乎想带着椅子跳起来:“谁告诉你的?”


  史蒂夫往后仰,靠在椅子上:“我想,大概是发生了什么未知的事故。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少年狐疑地看了他半晌,才开口说:“我不知道,我在战场上中了流弹,醒来就在这里。我认为我是被纳粹挟持到这里的。”


  “纳粹?”史蒂夫笑了笑,“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纳粹在八十多年前就已经被打败了。”


  少年突然怔怔的:“我不会听你的鬼话的……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战争结束了,”史蒂夫说,“但纳粹还没完全被消灭,九头蛇仍然在威胁着世界的和平,詹姆斯。所以,我们成立了复仇者联盟,来消除那些潜在的隐患。”


  “别叫我詹姆斯,”少年道,“别想来和我装熟。”


  “你在七天前就来到了基地,之后一直藏身在基地,这期间你都做了什么?”史蒂夫问。


  “观察敌情,出去收集情报,这里居然没有纳粹的影子……”


  “因为这里是瓦坎达。你上过战场,二战时你去参军了?可你的年纪分明不符合标准。”史蒂夫问。


  少年又跳起来:“嘿,不要小看我!我可是美国队长的小助手巴基!为什么我不能上战场?!”


  史蒂夫正要接话,房间里的通知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用指纹刷开了门,站在外面的人却令他感到十分意外。


  “巴基?”他皱眉叫了一声。


  巴基还穿着白色的短袖背心和长裤,胡须修得干干净净。他朝史蒂夫笑了笑:“听说你们抓住了那个偷甜点的小偷,我过来看看是否有需要用得到我的地方……你知道,询问之类的,我很擅长做那个。”


  “不,”史蒂夫按下他的手,不知道该如何向巴基解释,“事情变得有些复杂……我想我们需要托尔和神域的帮忙。”


  巴基问:“怎么回事?”


  “你进来看看。”史蒂夫引他一起进屋,两个人站在那穿着蓝上衣的少年面前,巴基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少年吹了个口哨,玩世不恭地说:“你那胳膊可真不错,兄弟。”


  “你的眼罩也不错,小屁孩儿。”巴基回道。


  “不许叫我小屁孩儿。”少年朝他龇牙咧嘴。


  巴基故意道:“那只能叫你小萝卜头了,对吧,小豆芽?”他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身边的史蒂夫。


  史蒂夫与他对视一眼,眼里满含笑意。那是属于他们的回忆,在史蒂夫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伙子的时候,巴基老爱叫他“豆芽”。


  “他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蒂夫对巴基道。


  巴基不解地看着他。


  “他也认识一个叫做史蒂夫·罗杰斯,手里拿着星盾的男人。”


  巴基瞳孔微张:“这……有点疯狂。不过我喜欢疯狂的东西,比较来劲儿。”


  史蒂夫无奈地说:“所以我说我们需要神域的帮忙,弄清楚这个小家伙究竟打哪里来。”


  “我不是小家伙!”少年喊道。


  巴基耸了耸肩,转过身去:“小萝卜头,认识一下吧,我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也可以叫我巴基。”


  “真巧,”少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我也叫巴基。”


  “幸好,虽然我们的名字一样,可我们的品味不太一样,我可不会穿红色紧身裤这种糟糕的玩意儿。”冬日战士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曾经那件不离身的红球衣。


  小詹姆斯道:“你懂什么,这是我的作战服!”
  


  “我确实不懂。”巴基点点头。


  和史蒂夫一样,巴基也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偷”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也是他选择相信对方所言的原因。虽然他们无论是年龄还是外貌都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但又在某些地方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比如同样的屁股下巴,爱把自己的眼窝涂黑,以及对史蒂夫天然的亲近和信赖感……


  他们让小詹姆斯保证不会逃跑后解开了他的束缚,复仇者们都听说了这件事,一起过来围观这位神奇的“第二个巴基”。小詹姆斯很快就与娜塔莎和解了,并在三分钟内飞快地取得了娜塔莎和旺达的喜爱——他可真是长着一张涂了蜜糖的嘴!他简直是天生的撩妹高手,女人们都会迷上他的。


  托尔已经回了神域,去向那些年长的法师请教有关此事的原理。由于小詹姆斯的来历不明,复仇者们暂时还不能放弃对他的监视,提恰拉给他安排了一处装有十三个摄像头的房间,以便随时监测他的行踪。


  一大一小两个巴基都热爱喝牛奶。史蒂夫给他们各倒了一杯牛奶,两个人都一口气喝光,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边上一圈白白的胡须,动作几乎同步,看上去奇怪又可爱极了。


  “老兄,别学我。”小詹姆斯对巴基道。


  “小萝卜头,是你在学我。”巴基活动了下他的铁臂。


  复仇者众人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只有史蒂夫说:“够了,都别闹。”


  两人顺势而下,立刻偃旗息鼓。在听史蒂夫话这一点上,他们似乎也没什么大的区别。


  到了晚上,史蒂夫带小詹姆斯去洗了个热水澡(巴基似乎吃醋了),还给他换上一身香喷喷的干净衣服,原本穿着红色紧身裤的怪小孩这才看起来像个正常的孩子。史蒂夫给他拿吹风机吹头发,而巴基则一脸不爽地坐在旁边啃李子。


  小孩额前有一绺卷卷的头发,用吹风机吹完之后就有些蓬松,衬得他的脸有些孩子气。他看着史蒂夫的侧面,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思念。


  他在思念他的史蒂夫,而不是这一个……这个地方真的和他们的世界完全不同,这里有充足的热水,许多他没见过的东西,吃的东西更多更好,衣服也更保暖舒适,简直像一个美梦。但是这儿没有史蒂夫,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这儿不是他的家。


  这儿或许已经离他的家很远了。这七天里,他先是经历了震惊,接着是孤独,然后是愤怒和讶异,现在,他开始想家。


  明明情况已经比他刚来的时候好得多。那个时候他突然来到全然陌生的环境,一点都没有过往的影子,四处都显得十分危险,既饿着肚子,又要做防止别人发现他的行踪,几乎没合过眼,可他也没有现在那么思念史蒂夫。


  或许是看见了这个史蒂夫和巴基,才让他意识到史蒂夫对自己的重要性。


  明明他们什么都不说,行动间已处处透露出默契。


  小詹姆斯的神色不免有些灰暗,他垂下头,指尖灵活地把梳子当作手枪转来转去。巴基啃完了李子,也过来抢小詹姆斯的梳子,要和他比谁转得更稳。


  “你真幼稚!”小詹姆斯嫌弃地说。


  巴基拖长了音调“嗯”一声,仿佛还十分自得。


  小詹姆斯眨了眨眼,认真观察了他的铁手臂一会儿,问:“如果你也是巴基,我可以问问你这个手臂是怎么来的吗?”


  “巴基。”史蒂夫闻言立刻靠近了巴基,按住了他的肩膀。


  巴基抬头看了看史蒂夫一眼,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无事。比起他,或许史蒂夫才是在那次坠落事故中更受伤的一个。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挚爱掉下火车,而他却无能为力。自己施与自己的惩罚和负担,让斯蒂夫这么多年来一直难以解开心结。


  掉下火车的是巴基,可史蒂夫的心却坠入了深渊。


  “我受了伤,这条手臂没用了,于是有人给我换了一个机械臂,”巴基云淡风轻地说,“难道你不觉得我这样子看起来更酷?比你穿红色紧身裤可酷多了。”


  小詹姆斯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罗杰斯还穿蓝色紧身衣呢。”


  史蒂夫无辜被殃及,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制服的评头论足,因此颇有点处之泰然的感觉,态度冷静地看着小詹姆斯和巴基两个人互相挖苦。


  再后来,小詹姆斯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之前几天一直担惊受怕,没有好好睡过一觉,身体早就非常疲劳,眼下心情放松,便很容易入睡。史蒂夫把他抱到床上去,和巴基两个人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史蒂夫道:“其实仔细看,他有点像小时候的你。”


  “我小时候可没那么矮,豆芽。”巴基用“豆芽”来提醒他。


  史蒂夫轻声说:“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我总是爱和那些大块头孩子打架,而你一直是第一个冲过来帮我揍他们的……”


  “那个时候你每天都会被打得半死,小个子。”巴基也压低了声音道。


  史蒂夫笑了笑,说:“I can do this all day.”


  他们两个走出小詹姆斯的房间,轻轻地为他带上了门。


 


  小詹姆斯才正式出现在新复仇者基地没几天,就几乎已经俘虏了基地里所有的雌性生物,工作人员全都叫他“甜心蜜糖小宝贝”,连原本围着巴基团团转的那些护士们现在都转移了注意力,把小詹姆斯当成自己的新欢,对他关怀备至,连牛奶都要给他加上好几勺蜂蜜。


  这让巴基感到十分挫败。难道他的魅力还比不上一个半大的小孩儿?他很不服气,偏偏这个小屁孩怎么看都很像他小时候的模样,让他生不出气来。


  小詹姆斯现在简直和他刚出现在基地时的模样判若两人了——棕色半鬈发被打理得清清爽爽,穿着蓝白条纹的连帽卫衣和运动短裤,浑身上下充满着这个年纪本该有的青春活力。


  风水轮流转,如今斯科特看见小詹姆斯就要绕着走,因为他已经把全部身家(包括他的蚁人制服)都输给了对方,现在,小詹姆斯就是他最大的债主。作为利息,小詹姆斯要求斯科特上缴所有他私藏的甜点,斯科特只能含泪把自己的草莓慕斯和奶酪布丁交到小詹姆斯手上。


  小詹姆斯自然十分得意,翘着二郎腿当着斯科特的面一勺一勺挖慕斯吃,还不停地发出赞叹声。


  而斯科特只能打碎牙齿和泪吞,谁让他技不如人,牌局连输给这个小鬼呢?他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整治他的克星!


  山姆非常看不下去小詹姆斯对斯科特的欺压,为了给斯科特出头,山姆自告奋勇要来与小詹姆斯赌牌,结果同样惨败,甚至输掉了他的猎鹰翅膀,和斯科特两个难兄难弟抱头痛哭。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拿小詹姆斯没办法,他简直成了基地里横行无忌的小霸王,唯有提恰拉面对他还有几分底气——毕竟他的个人资产比较多,暂时还输不完。


  而史蒂夫则明智地选择了直接禁止小詹姆斯再进行类似的赌博活动。他没收了所有人的纸牌和骰子,并且警告复仇者们谁都不可以和小詹姆斯一起打牌。


  “你们不能让未成年人参与赌博,尤其是你,斯科特。”史蒂夫说。


  斯科特非常委屈:“是他先找我打牌的,队长。”


  “那你也不能同意。”史蒂夫一如既往地严肃、正直,仿佛法官在庭上进行审判。


  与此同时,熊孩子小詹姆斯站在史蒂夫后面朝斯科特做鬼脸,斯科特差点气得跳起来。


  巴基懒洋洋地在旁边添油加醋:“史蒂夫,你看起来就像一只保护鸡崽的母鸡。”


  “队长,你不能对任何巴基都这么偏心。”斯科特哀嚎一声,回头就去找猎鹰对酒浇愁了。


  不过,史蒂夫也没能轻易放过小詹姆斯。作为惩罚,史蒂夫截断了小詹姆斯三天的牛奶和甜点来源,不让任何人给他偷偷送牛奶,哪怕小詹姆斯百般求饶都没有用,他只能羡慕地看着巴基喝下史蒂夫亲手倒的牛奶,自己在一边咽口水。


  巴基似笑非笑地举起牛奶朝小詹姆斯遥祝了一下,还故意喝得慢吞吞的。


  小詹姆斯很有骨气地扭过头,不去看巴基。


  史蒂夫笑出了声,对巴基道:“别去逗他,巴基,他在接受惩罚。”


  “我是在教育他。”巴基一本正经地说。


  小詹姆斯再也看不下去,气呼呼地跑回自己房间。史蒂夫无奈地摇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巴基那么热衷于和小詹姆斯呛声,明明巴基也相当喜欢这个孩子。他看见过巴基教小詹姆斯使用那些新型的枪械和武器,一大一小两个巴基动作几乎同步,有一种天然的默契和亲近。


  自从小詹姆斯来到这里,巴基也日渐开朗外向起来,史蒂夫看得出,小詹姆斯的活泼在影响着巴基,让他慢慢从曾经那些黑暗的记忆里走出来。或许是因为巴基从他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一些美好的东西或许会被时光掩埋,却不会被抹灭。他就算背负再多罪孽,也曾是一个无罪的孩子。


  巴基带着一整个地狱,而他会带着地狱和巴基,一起往生命的前方走去。不管那里是否光明。


 


  托尔是在一个多月后从阿斯嘉德回来的——他还不知道斯科特和山姆身上发生的悲剧。他找到了复仇者们,拿出一个金色的沙漏,沙漏里面流动着银色的星辰般闪烁的未知物质。


  托尔把沙漏放在桌面上,小詹姆斯好奇地拿过沙漏要看里面的东西。


  “别乱动,孩子,”托尔赶紧把沙漏抢了回来,揣在自己的怀里,“这可是送你回去的唯一办法。”


  “这是什么?”史蒂夫问。


  托尔挑眉,环视一圈众人,思索了片刻,说:“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用神域的观点来看,宇宙分成九个世界……


  “阿斯嘉德是其中一个世界,米德加德,也就是中庭,是另一个世界。你们生活在中庭里,而我生活在阿斯嘉德。但是,宇宙中同时又存在着无数个中庭和无数个阿斯嘉德,他们平行存在,相似却又不相同。可能是因为一些偶然因素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节点,于是就有了不一样的发展。这些平行的世界各不干扰,各自生发和毁灭。


  “神域的老魔法师告诉我,这个孩子来自另一个中庭,他身上没有魔法的痕迹,应该不是被人为送到这里,而是遇见了宇宙的漏洞。而这个沙漏,可以让不同世界的时间产生缝合点,他可以穿越沙漏打开的那扇‘门’回到他来的地方。”


  托尔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注视着小詹姆斯:“孩子,你要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小詹姆斯神情激动:“你是说我可以回去了吗?当然!我要回去。”


  托尔沉默了下,说:“老魔法师给我看到了你那个世界的未来。孩子,你要看一看吗?我建议你先看一看,再做决定。”


  这次却是巴基先一步开口问:“什么未来?”


  托尔没说话,只是拿出沙漏,轻轻地翻转了一次,半空中突然出现一片清晰的投影。就像是快进的电影,尖叫、哭泣构成了背景音,一个男人从黑暗里走出来,戴黑色的眼罩,面庞和巴基有七分相像,同样的,有一只画着红星的铁手臂。


  当然,所有人都认得出他更像谁。


  小詹姆斯睁大眼睛:“那是未来的我?”


  “这不可能。”巴基攥紧拳头,“为什么他也会有铁臂?”


  托尔说:“因为他也会经历那些你曾经经历过的事,甚至比你更痛苦、更绝望。无数死亡在未来等待着他,他更将经历至亲和挚爱的葬礼,甚至——”


  甚至“史蒂夫·罗杰斯”的死亡。


  托尔没忍心把话说完。事实上,当在魔法师的投影中看到史蒂夫死去的时候,他也经历了极大的痛苦和震撼。


  “这就是我的未来吗?”小詹姆斯神情黯然,“一点也不可能更改?”


  托尔点点头:“世界上没有即将发生的事情,所有事情都已经注定,所有时间都早已完整。现在,你还想回去吗?留在这里,你可以跳出那个世界,你原来的世界将不复存在,而你回去,就必须得承受你的命运。”


  小詹姆斯笑了笑说:“老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当然要回去,我还得去见史蒂夫呢。”


  “小萝卜头,”巴基按住小詹姆斯的肩膀,“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小詹姆斯瞪了巴基一眼:“别叫我小萝卜头!你没看到我以后有多高多壮吗?”


  史蒂夫眉头紧蹙,似有不忍:“巴基……”


  “你在叫哪个巴基?”小詹姆斯故意问,躲开史蒂夫的话题。


  连提恰拉陛下都忍不住开口挽留:“小巴恩斯先生,我觉得你留在这里更好。你可以把这里当成你的新家。”


  小詹姆斯耸耸肩:“这不是我的家,有史蒂夫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不用再让我考虑了,我一定要回去。”


  “多留几天也不可以?”旺达很伤心。


  小詹姆斯一副宠溺的表情:“好吧,好吧,看在我的旺达姐姐的份上,我就在这里多住一天。”


  史蒂夫反问:“一天?”


  “一天已经足够了,你没看出来我急着回去吗?”小詹姆斯笑着说,“急着去拥抱我那该死的命运。”


 


  他在新复仇者基地多留了一天。那一天晚上,所有人都没有睡好。


  巴基与史蒂夫静悄悄地来到阳台上,史蒂夫沉默地看着繁星闪烁的天空,心事重重。巴基说:“你也睡不着,史蒂夫。”


  史蒂夫点头:“我只是……对不起,我不想让他接受那样的命运。”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了解你,”巴基道,“你不想看见另一个我也变成这样。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这小子,”巴基笑了笑,低下头,“其实和我真的很像。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回去。”


  “到底为什么?他明明知道……”


  巴基看着他:“你还不懂吗?因为对于他来说,有那个史蒂夫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就算呆在这里再久,他也只是个漂泊的异乡人。”


  “即使他要面对那毫无光明的未来?”史蒂夫叹气。


  巴基说:“毫无光明?不,就像我们一样,他和那个史蒂夫终究会重逢,他会回家。”


  史蒂夫握住了他的手:“那你呢?”


  “我已经回家了。”巴基回握住他,轻轻地说。


  他蓝绿色的眼睛里,倒映了星空的闪烁斑斓。


  次日复仇者们集聚一起送别小詹姆斯。娜塔莎和旺达各自给他送上一个香吻,小詹姆斯笑嘻嘻地跟她们告别,旺达红了眼眶。


  托尔拿出沙漏,往左翻转三圈,往右翻转三圈,沙漏里星辰一样的物质开始发光,然后四处发散,点点星光飞到小詹姆斯身上,将他包裹起来。


  他还带着明朗的笑容向巴基和史蒂夫挥手:“再见,巴基,再见,史蒂夫。”


  “再见,巴基。”巴基终于没再叫他“小萝卜头”了。


  他不该再叫他小萝卜头,因为这个孩子比任何人都要勇敢,都要无畏。


  即使知道了自己命运的不幸和波折,他也要去坦然地迎接那充满苦难和血泪的未来,他亦将走上回家的归途。


  无论哪个世界,巴基·巴恩斯都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从不退缩,也从未后悔。


  小詹姆斯的身体在银色光芒中渐渐消失,他蓝色的双眼认真地看着这里的一切,像是要把这的情景都记在心理。等以后,在经受厄运的折磨中时,这儿是他可以随时拿出来回味的一场美梦。


  身处长夜,仍有梦境。一点点甜蜜回忆,或许就能支撑他度过寒潭和泥淖。


  他将穿越雪原,他将穿越夤夜,他将穿越星辰和宇宙,回到自己的家。


  回到史蒂夫·罗杰斯的身边。


-【END】-

评论
热度 ( 417 )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