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混乱邪恶】21世纪还有俩大傻逼总给我写信

polinavasily:

我以为我们俩第一次联文会写出一篇惊天动地的大虐文,涉及世界毁灭国破家亡那种的……没想到居然一直在搞笑,这真是……妙呀


克拉德美索:



本文由 @克拉德美索 与 @polinavasily 共同完成




主Carter/TJ,微含火TJ,柯王子







  • 第一天










Hi,混蛋约翰尼,




    收到这封信时你一定很惊讶吧?是的你没看错,这不是一份保险宣传单或者什么成人网站的广告,所以请不要扔掉它……真的是我在给你写信!我!卡特·贝森!




    说起来其实有点难以启齿,但我现在实在不敢在公共场合露面!也不敢使用任何电子设备!你一定想象不到,我甚至出门买包烟都要摸黑行动,出门前还要立起衣领,以便遮住我这张英俊的脸……




    啊,当然,而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你还记得前阵子我跟你说过一件事吗——我看上了一个单纯可爱的男孩???算了,估计你也忘了,毕竟我看上过那么多可爱的男孩,而你呢,偏偏记性又不咋地。




    好吧,一切要从头说起。




    三个月前的某天,你大概是跑到非洲或者亚洲去度假了——谁知道呢,总之是我没找到你。于是我孤身一人在“地狱火”酒吧里借酒消愁——真的,真的不是猎艳,真的只是消愁。你可能不知道,我之前脑袋一热借了点高利贷,眼看就要到期了,实在还不上。那个放贷的老板,一个叫柯蒂斯的大胡子!他真是太他妈的凶残了!我猜他可能是中东来的……一点道理都不讲!你能想象吗?他挥舞着一把斧头威胁我!说我如果在3个月内不还钱,就把我砍成碎块,丢到哈德逊河里喂鱼!




    我当然不想被那把斧头劈成碎片,于是我给所有朋友都打了电话想要借钱(包括你!但你的电话始终不在服务区你这个混蛋!),当然,没有人愿意借给我。




    所以我准备喝死自己,这样或许还能少受点罪。那天晚上,我不记得自己灌了多少伏特加,又到底做过些什么——我断片儿了!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不认识的房间里,而身上的痕迹很明显——我一定是喝高了之后把谁给睡了。




    当然,这种事对于我来说当然稀松平常,于是我穿上衣服准备走人。当我走出这间卧室,却看到一个一脸单纯的大男孩,一边微笑着对我说“你终于醒了”,一边把做好的早餐摆在了桌上。




    谁能抗拒一觉醒来就拥有免费的早餐这种事情呢?所以我决定坐下来吃完早餐再走。




    但他实在是太健谈了,而且也太没有防人之心了——一顿饭的功夫,我不仅知道了他的身高体重星座血型,甚至还知道了他是家中独子,父母有权有势,家财万贯!




    这么大的鱼,身为卡特·贝森,怎么可能错过呢?于是,这顿饭之后我没有立刻走掉——我急需一笔钱来保全性命,而眼前的这个男孩,看起来又足够好哄骗。于是,我用一个月的时间让他相信了我对他一见钟情着迷不已,又用一个月时间展现了我的深情款款至死不渝。眼看着第三个月即将结束,我正盘算着找个合适的借口向这位天真的小少爷借钱还债时,他却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至今我都不敢相信,他竟然某天的烛光晚餐后,掏出戒指向我求婚!求婚!求婚!




    我能怎么办呢?我钱还没捞到呢啊!如果我拒绝,那么等待我的将只有柯蒂斯那个中东大胡子的斧头!可如果我同意呢?亲爱的约翰尼,你能想象吗?一旦我点头,我就会嫁入豪……我呸!是入赘豪门!我的债务当然能够轻松解决,而我未来的生活也会一并改变!




    你说,这个问题还需要选择吗?




    我实在不忍心向你形容,当我点头之后,他看起来有多高兴……之后的每天他都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边哼着歌,一边忙碌地买礼服,定教堂,挑选婚戒,联系宾客……而我呢?我累极了。




    真的,这太累了。我每天都在演戏。




    你知道那多烦人吗,对于一个做了二十多年孤儿的人来说。




    我对他露出笑脸,陪他做所有他感兴趣的事,让他认为我也和他一样快乐。但在另外的时刻,在我每天稍稍能摆脱他的时刻——大多数是在洗手间里。当我照着镜子看自己时,我疲惫不堪。我觉得我快要精神分裂了。或者我已经精神分裂了。




    他给我做早饭,拉着我陪他看电影,听音乐,看球赛,分享他所有心情……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看起来无忧无虑那么快乐,他总是专注地看着你,只看着你一个人,就那么微笑着,用那双该死的清澈迷人的绿眼睛……




    他畅谈幻想中的婚后生活,感慨遇到我是最幸运的事。他说我给了他最大的幸福,他愿意和我一起走过一生,慢慢老去。




    而我呢?我在做什么呢——




    我会对镜子说:“嘿,卡特,再坚持一阵子……这么大的鱼自愿咬钩,你一辈子不都在想做个有钱人吗?你马上就如愿了。”




    但镜子里的那个我却说:“卡特·贝森,看看你的男孩……他看起来那么快乐,但他爱的并不是你——他只是爱你伪装出来的影子。你不能这么干,卡特,你会下地狱的。”




    我不堪重负。




    我们的婚礼就在明天。




    而昨天,昨天晚上,我们上完床后,他对我说了非常可怕的话。




    他说他爱我。




    “我知道你是孤儿,我想要给你一个家。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卡特,我爱你。”




    我跟他说我需要使用一下洗手间。然后,我从洗手间的窗户跑掉了——你知道的,跳窗户逃跑毕竟是我的天赋之一……




    那么现在,亲爱的约翰尼,问题来了。




    第一,我这显然算是逃婚,而他们家势力很大,我可以想象到,他的父亲或许会为了找出我而调出城市监控录像,并且用卫星定位系统跟踪我的手机……




    第二,已经三个月了,那个中东大胡子显然也在到处找我,而我现在何止还不上债了呢……我几乎身无分文。




    第三,能给我点建议吗,兄弟?我逃婚这个决定是否鲁莽了点?或许我现在回去和那个傻男孩结婚还来得及?……




    另:回信请务必附上点现金,我连这个破旅馆的租金都付不起了!你还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你的好兄弟饿死街头吧?




 by 真心很焦急的卡特·贝森














噢,小混蛋卡特,




    哈哈哈哈哈,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嗯,关于你的几个问题,我只想说,兄弟,你干得漂亮!他是不是黏你黏得太紧了?天哪,这样的情人谁受得了?他当他是谁?幼儿园小孩吗?而你又不是他的爹地!是个人都需要点自由空间好吗?你逃婚就对了!




    但美中不足的是,你怎么也不拿上点钱再跑路呢?这可太不符合你一贯的智商了!




    另:我真的佩服你,竟然敢管柯蒂斯借钱……你难道不知道他是这个区的帮扛把子吗?不过你放心,他现在没空理你——听说他和隔壁区的老大杰克·本杰明打起来了,估计要忙着火拼呢!你的小命暂时还是保住了。




    又另:随信附上20美金,多的没有了!哥们儿我也要吃饭呢!你自求多福吧!




正在嘲笑你的宇宙无敌霹雳火







——————————







亲爱的小乔,




原谅我很久都没给你写信,你像一只没头没脑的土拨鼠一样满世界乱窜,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你。如果不是这次你姐姐告诉我,我甚至还不知道你已经回到了美国。我知道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希望你不要因此对我生气。




你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就一直像是红茶和坚果酱,明明不搭配也硬是要凑在一起玩吗?就连我们的妈妈都说,上帝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会玩些什么,他们根本一点也不一样。




你总是喜欢冒险刺激的游戏,经常带我去游乐场坐跳楼机和过山车,但我不行,我坐出租车都会头晕,尝试过一次之后,我就开始学会在过山车下等着你,我喜欢吃那里的巧克力棉花糖,还有开心果冰淇淋,如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再去吃一次怎么样?




我知道你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和我恰恰相反,比如你就时常很疑惑为什么人们要结婚,喜欢的时候就住在一起,不开心就搬走,这不是很方便吗?但我恰恰相反,我对这种仪式怀有虔诚,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渴望,你当时开玩笑说我是一个生活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小妞”,希望我真到结婚那天好好 动动脑子,我当时气急了,无意间把你推下了楼梯。




可事实上,你或许是对的,我缺乏经营婚姻的冷静的头脑,也没有敏锐的洞察力,全凭感知和一腔热情,前不久,我向我的男朋友求婚了。我们是在酒吧认识的,他说他对我是一见钟情。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如果你现在在我对面,一定会说那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把戏,可是我当时却义无反顾地相信了,是他 使我相信了,我看着他的眼睛,甚至相信了我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独一无二,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情,都理所应当会发生在我身上。




从小到大,我从未过得如此快乐过,他使我变得轻松、自信。和他在一起,每一天都是湿润而美丽的。我渴望能够回报他带给我的快乐,比如,为他切一辈子洋葱,你知道我讨厌洋葱,那会让我不停地流眼泪。




所以我向他求婚了,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一瞬间的诧异和惶惑,我知道他可能会有点害怕。他和你一样,是习惯了一个人无拘无束的人。那一刻我开始责怪起自己的唐突,我不应该这样心急,可是小乔,我不否认自己其实一直也很害怕,我总觉得自己抓不住他,好像每天早上一醒来他就会消失,我不知道这 种不安全感来自于何处,或许是因为他对我太好了。




小乔,我们一起长大,你知道我的家庭。我人生的每一步路都是由铁腕的母亲和执拗的父亲铺设的,他们慎重地为我挑选童年玩伴,送我去指定的寄宿学校学习,培养我练习钢琴和小提琴,而他……他是我唯一一次自己做出的选择,    为此我和父母大吵了一架,甚至差一点到了断绝关系的地步,因为我爱他,而且我想证明,我能够靠自己取得一点成功,我想向父母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我的父母勉强同意了我的请求,却早早为我们的婚姻做出了不幸的判决,那一刻我真的气坏了,我不敢相信我的父母会这样说,好像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让我遭遇不幸,就为了证明他们的经验和判断是正确的。




那个时候我怕极了,我怕父母说的是真的,而我自己的选择是错的。但是我又不敢和他提起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不想让他感到烦心,不想让他误会我父母的反对是因为他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我努力地准备着我们的婚礼。希望能够给他我所能拥有的全部东西,我渴望向他证明,无论他吻过多少女孩或是男孩,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我不知道我哪里犯了错,或许我只是太傲慢了,其实我和其他人没什么不一样的,我对父母的唯一一次叛逆是失败的,我不该相信自己是值得爱的,正如我不该相信美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他离开了,甚至就在我对他说我爱你之后,在婚礼的前一天。




婚礼时间被安排在早上十点,很多朋友和亲戚特意从欧洲、南美洲和亚洲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刚开始我以为他只是出去散散心,很快就会回来。我和所有人道歉,请求大家耐心等候一段时间,直到我的父母再也无法忍受这些,他们宣布婚礼取消,将这场闹剧化解为一次家庭间的宴会。




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等他,那些本来被我请来演奏婚礼进行曲的乐队开始演奏起施特劳斯的圆舞曲,那些婚宴使用的香槟被轻率地喝光了,只有婚宴蛋糕没有动,没人愿意触这个霉头,在所有人眼里,它就像一只不吉利的黑猫。




到了晚上,所有人渐渐散去,连我的父母都走了。我一个人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我自己还在这儿。过了一会儿,有人问我,婚宴蛋糕还在,准备的烟火还在,应该怎么处理它们?




我让人点燃了烟火,自己拿了一块蛋糕在甲板上边吃边看,烟火腾空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胃部吃下去的东西开始上涌,我把蛋糕都吐了出来,接着开始毫无形象地嚎啕大哭。




我知道我不该哭,我是个成年人,已经二十三岁而不是三岁。可我实在忍不住。我能在父母和朋友面前忍,可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没法装得坚强。




我没想到曾经被我视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会这样度过,我一个人坐在甲板上吃蛋糕。




后来我回到了家,我父母很快调查清楚了一切,他是个赌徒,欠了很多债,所以他盯上了我,大概是希望我能帮他还清债务。他或许是没有料到我会提出和他结婚,他只是想哄我为他花钱,或许以为我也只是想和他玩玩。在发现我是认真的之后,他立刻想办法脱身了。




他不爱我,小乔,他宁愿冒着危险逃跑,也不愿意和我结婚,让我帮他解决这个困境。




我的父母正调动所有势力在找他,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重新出现在我面前。可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应该报复他?还是原谅他?




这两样我都不想。我宁愿他就这么走掉,也好过再见到他。他的眼睛,无论是充满了恐惧还是恳求,都会提醒我那些曾经专注而充满爱意的目光是虚假的,而我在虚假中生活,竟然还沾沾自喜,毫不设防。




小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希望你能在这儿。和我谈谈。因为你没有见过他,那会让我感觉好很多。就像我们在谈论着一个角色,一个故事,而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你亲爱的,托托














世界上最蠢的、也是我最爱的小傻瓜,




收到你的信,我还以为今天是四月一号,而你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而这个玩笑恰巧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玩笑都要愚蠢,我甚至都没有感受到丝毫好笑。




你是怎么做到十几年来情商和智商都毫无长进,为什么你面对一个陌生人总是毫无防备,你们才认识几个月就要结婚?一见钟情这种鬼话你也信。亲爱的托托,我说你是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恋爱脑小姑娘,这句话可一点都没错。你就是莉迪亚,是娜塔莎,是让人恨不得扇你两个耳光,好把你打醒,又不忍心 下手的傻瓜。




还记得你曾经喂过的那只花猫吗?它总是在你面前装作一副千依百顺的可怜相,每次你给它吃过东西,它还会乖巧地露出肚皮让你摸。我劝过你多少次,它肯定不会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小可怜,而是行走江湖的老油条。你偏偏不信,还说要收养它。结果呢,你抱回它的第二天它就消失了。等你找到它的时候, 它正在对着另一个小姑娘露肚皮,就像对你时一模一样。




傻托托,为什么你总是分辨不清楚那只花猫,就算你分不清,干嘛不问问我,你就不能等一等,让我帮帮你。父母有时候虽然很烦,但起码他们足够老练……而你,你甚至还试图逃避这个问题,你甚至还问我应该原谅他还是报复他?他是个骗子,他只想从你身上拿到钱,他逃跑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因为他把自己的自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赌徒就是这样,我就认识好几个。你不把他剁碎了喂鱼,难道还打算和他一起玩过家家吗?




我们是该好好谈谈,否则下次你把自己卖了还会替别人数钱,等等,你确定自己没签什么卖身契吗?我对此非常怀疑……




总之,等着我吧,我大概很快就会回华盛顿,我会把你从被窝里提起来扇醒,准备好消肿止痛的药膏。




会踏着七彩火焰去拯救你的,小乔














  • 第二天










Hi,小气鬼约翰尼,




    20美金?拜托?!




    但是算了,没有心情和你计较这个,我的状态很糟糕,急需心理医生。但,显而易见的,我可没钱找医生,所以我再次给你写信——毕竟你是免费的,不是吗?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每天一闭上眼睛,就会重复梦到同一个人——这个现象是正常的吗?




 苦恼的卡特







  







小混蛋卡特,




    不就是春梦吗?哪有那么严重?你每天睡前自己打一炮不就得了?




天才霹雳火







——————————







亲爱的小乔,




  谢谢你的来信,我们可有日子没见了,但你使我相信我们的友情依然如故。不过,即使你来华盛顿大概也见不到我。我妈妈逼着我去乡下散心。你还记得我爷爷的农场吗?大概是我们小学四年级的暑假,那里成为了我们的天堂。




   妈妈现在寸步不离地陪伴着我,仿佛是为了弥补童年时期因为事业而错失的母子之情,可是,她的陪伴令我感到十分苦恼,我不想见到她看我的目光,好像我还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需要监护人的保护。她在担心什么呢?我又不会去自杀。




   昨天我回到了我和未婚夫(或许我已经不能再这样称呼他)租赁的公寓,我没告诉我的父母我续租了下去,我说不清自己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我只是本能地感觉到他或许还会回到这里,而我还会再见到他。




   我发现他并没有留给我什么能够引起回忆的东西,我们没有宠物、没有多肉或是仙人掌,屋子里的餐具都是早就成套配好的,我们也不曾像普通情侣那样为了选购家具在外跑上一整天,他最常送我的礼物就是鲜花,有时候,他刚刚走出门五分钟,新鲜的玫瑰花就会被送到我的门口。




挑选鲜花是无需费神又从不出错的,适合一个轻浮的骗子赠与他愚蠢的猎物,而我为此还沾沾自喜,以为我遇到了一个愿意为我花上一点时间的男友。




唯一能够提醒我,他确实存在过、而不是仅仅诞生于我幻想中的事物是他不算太美好的涂鸦,为了练习钢琴,我们的公寓里存放着大量的琴谱,有时需要费神修改。而每当我做这件事的时候,他总是坐在我的对面,托着下巴,摆出一副百无聊赖、又相当幼稚的神情,在我的曲谱上涂涂抹抹。




那一刻我感觉我自己是被需要的。小乔,你知道我多么迷恋这种感觉。当我小时候,一个人登上舞台,却在观众席中找不到我的父母的时候,我总是会感到委屈,我不明白为什么工作和应酬总是比我更为重要,为什么我就不能被无可替代地需要和依赖着。




直到我遇到了他,他让我感到或许在他的心里,我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可事实上,我的爱竟使他落荒而逃,他甚至没有从我手中索取他渴望的“酬劳”。




   我竟然用爱吓跑了一个骗子,我不知道我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难过。




  没人需要我,小乔,我一遍又一遍地弹着精心准备的曲子,却找不到听众。我把我的爱从心里捧了出来,可却没人愿意花上时间去看哪怕那么一分钟。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需要你的帮助,小乔。




 你最亲爱的,托托。














世界上最可爱的绿眼睛大脑袋宽腮帮小傻瓜,




  为什么你会认为世界上没人需要你?你这个蠢蛋,昨天晚上去绿野仙踪丢掉你的脑子了吗?你忘了我吗?难道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小时候你每次去牵别的小女孩或是小男孩的手,我总是会气得用橄榄球打他们,因为我不许你和除了我之外的人做朋友。就连我姐姐也不行。




  答应我,愚蠢的托托,别再回忆你和你前未婚夫那点愚蠢的往事了,那不值得,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败类。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爱上过几个人渣?退掉那个房子,把带有病毒的乐谱扔进垃圾桶,你需要一个干干脆脆的了断。




  前几天我刚回华盛顿,你又去了乡下,等我去了乡下,他们又告诉我你回到了华盛顿。告诉我你到底在哪儿,我迫切地需要见见你。因为我了解你,当你说:我没事、别担心,我不会自杀的时候,就意味着你转头就有可能回去跳河。我提前警告你,别做傻事,否则我会天天去你的墓碑前唱黑暗摇滚,让你白天黑夜都不得安宁。




总是找不到你都急死了的,小乔














  • 第三天










约翰尼,




    我觉得我撑不到你的回信了!我快死了!!!




    我的未婚夫搞不好给我下过什么邪药!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幻觉?在这个寒酸逼仄的小房间里,我能听到他喊我起床吃早餐,听到他的钢琴声一遍一遍又一遍,听到他问我今天的衬衫适合搭配哪条领带,听到他冲我撒娇或是嘘寒问暖……




    好的方面是,我倒是没有梦到他了。




    坏的方面是,我他妈根本睡不着了!




 黑眼圈卡特














小混蛋卡特,




    你这是病,得治……要不你每天睡前多喝点酒吧,喝大了想不睡觉都难。




不会借你酒钱的霹雳火







——————————







亲爱的小乔,




     我没有回华盛顿,而是去了纽约。我父亲在那里查到了一点他的消息。原来他欠了一个叫什么柯蒂斯的人许多钱。这是一个很有势力的人物,看上去颇为凶悍,像个中东人。




     谢谢你的来信,它给了我很多安慰。我当然记得我们傻乎乎的童年时光,就因为你,没人愿意和我玩,因为他们怕天降橄榄球。你现在依然痴迷于这项野蛮而毫无美感的运动吗?如果你今年还留在美国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一起去看超级碗。




小乔,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干干脆脆地忘掉他。可是他不是我杯子里的水,可以随随便便泼掉。我爱他,哪怕只有三个月,可是我甚至在脑海里已经为我们勾画了一生。




我这段时间常常能梦到他,不是那些很好的时光,而是可怕的、难以形容的梦境,我梦到他被那个中东人抓了起来,备受折磨,最后被扔到河里喂鱼。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绝望地发现自己原来是在担心他。




我希望能够尽快地找到他,不过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能让他免遭柯蒂斯的毒手。如果他落在我父亲的手里,我起码还能为他求情。别担心我,小乔,我不是个小孩子,因为失恋就寻死腻活。我的父母现在天天不离我左右,或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亲人们往往令人厌烦,但却能让你不做傻事。




你最亲爱的,托托














不懂得欣赏橄榄球之美的托托,




很高兴看到你的笔迹依旧清晰优美,这说明你没有在嗑嗨的情况下给我写这封信,虽然你的大脑状态基本与一个嗑药的人无异。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叫过犹不及,过度的善良和深情与愚蠢无异,你越是对你的前未婚夫仁慈,就越是会伤害到你自己。




托托,他到底哪里好?让你这么一刻也不停地想着他。我对你明明也很好,但你十天半个月都不会给记得给我发一条短信。




你让我别担心,可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当我是傻瓜?还是认为我不够了解你?把你在纽约的地址发给我,我立刻去找你。




另: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放弃写信这种落后的联系方式。还是你根本就是为了从我这里收几张好看的邮票?




又及:虽然我很希望柯蒂斯能把你的未婚夫大卸八块,但是很遗憾,他最近很忙,大概顾不上那个人渣。




非常希望能和你一起去看超级碗的小乔














  • 第四天










混蛋约翰尼,




    老子没和你开玩笑好吗?老子真的他妈的快爆炸了!




    我发现我想他!疯狂的想他!!!!!!!!!!!!!




    嗯,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的那个未婚夫,他的确非常、非常黏人。我曾经和他恶作剧——你知道的,欲擒故纵的那些把戏嘛。我故意在约好时间后假装迟到,躲起来不出现,也不接电话,在不远处观察他,看着他一遍遍给我打电话,看着他不安地抓自己的一头卷发,看着他的脸色因为焦急而逐渐变白,甚至连眼圈都会变红……




    然后我出现在他面前,假装是气喘吁吁匆匆赶来,欺骗他我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手机坏掉了,非常焦急无奈。而他呢,他从不申诉自己等待中经历的苦楚,他假装自己也是刚到,没有等我很久,更没有为我担心,只是淡定地喝了一杯咖啡……




    这么做会令我得意洋洋——看哪,这条肥鱼,这个无可救药的小傻瓜,他显然神魂颠倒、无可救药的迷恋我!这意味着,我能轻而易举地从他那里骗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我能掌控全局,这正是我想要的……




    可我现在后悔极了!我为什么要那样对他?为什么???他连我失踪十分钟都会眼圈通红,可我现在呢!我跑了!我在婚礼之前跑了!我失踪好几天了!天哪,难以想象他会有多难过!!!他恐怕甚至会怀疑那是不是他的错,天哪,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可这一切都太晚了。我回不去了……他会有多恨我呢……




    不会有人能原谅婚礼之前逃跑的未婚夫的,对吧?




    而且我甚至根本不配得到他……我可能……根本不配拥有那场婚礼,拥有那样的人生,拥有那样的丈夫……




    不然干脆去找死吧,让那个中东佬砍死我了事。




卡特







 







小混蛋卡特,




    别别,喝杯伏特加冷静点啊哥们!我现在真的觉得你有点不太对劲了……你说说吧,你这辈子做过的亏心事儿难道还少吗?可你这次怎么就这么自责呢?噢!天哪!“自责”这个词竟然能用来形容你——卡特·贝森!哈哈哈这简直太可笑了……




    等等,难道你……你不会真的……




    你难道爱上那个粘人的傻蛋了?对不起,这真够我大笑三天的。




    另:柯蒂斯可能都懒得砍死你,最近他好像在忙着结婚,没空理你。




 帅气的霹雳火







——————————







亲爱的小乔,




我给你写信是不想受到我父母的监视,现在电子设备都不太安全,原始的通信方式反而能够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顺便一提,你的字迹太潦草了,很多地方我都看不太清楚。




我们最近查到了他以前呆过的一家旅店,还有他以前工作的地方。你能想象吗?我直到此时此刻才开始真正了解到我的未婚夫。他有很多女友,而且每个交往时间都不到三个月。




     我希望你能快点来纽约,因为我最近的情况真的不太好。那天我在酒吧,有人递给我海洛因,我差一点就接受了。




你亲爱的,托托







 







来自小乔的手机短信:




我已经买好机票了,但是华盛顿这几天天气很差,航班取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纽约。该死的托托,我现在心情比华盛顿的天气好不了多少,你最好乖乖呆在华盛顿别惹事,否则我真的会去揍你。














  • 第五天










约翰尼,




    你知道比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更令人绝望的是什么吗?




    是在他自以为是地玩弄了别人的感情之后,又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其实良心尚存。




    可这还不算完。




    这可真是够讽刺的。




    我们要结婚了……我害怕地跑路了……这竟然是因为,因为其实我是真地爱他……




    另:我他妈真的不能信,那个中东佬都能找到老婆结婚???




 卡特







  







小混蛋卡特,




    我操,我觉得你已经不是一般的有病了……我简直都要不认识你了!




    算了,这个事情用写信这么傻逼的方式根本说不清楚好吗?!周五晚上八点半,来地狱火酒吧,让我们当面研究一下!




    卡特·贝森会陷入一场真爱???打死你我也不信!这一定只是你的错觉!




    另:更不能信的是,柯蒂斯的结婚对象正是那个当初扬言要把他砍得半身不遂的杰克·本杰明——我现在有点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快毁灭了。




迷茫的霹雳火







——————————







亲爱的小乔,




我大概等不到你来了,我在父母面前掩藏我的情绪,故作潇洒,装作我已经忘记这一切……




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忘了他,小乔,我很想他,我非常非常想他。




你最亲爱的托托














来自小乔的手机短信:  




我已经上了飞机,今天下午到纽约。晚上八点,我在地狱火酒吧等你。我要把你的脑袋摁进苏打水里清醒清醒。你真的吓坏我了。














  • 第六天










来自傻逼霹雳火的手机短信:




卡特·贝森你丫大混蛋!!!你他妈竟然睡了我发小!!!而且还他妈逃婚了!!!我警告你!!!离托马斯远一点!!!你这样会遭天谴的!!!














来自小乔的手机短信:




托托!!!不要和那个大混蛋卡特在一起!!!他配不上你!!!快离他远远的!!!我给你说!!!他!!!有!!!毒!!!














送呈约翰尼·斯托姆先生台启,




谨订于2017年 X月X日(星期X)为托马斯·哈蒙德先生与卡特·贝森先生举行结婚典礼敬备喜筵 
敬请光临 
托马斯卡特敬邀 
席设: XX酒店XX厅 
时间:X月X日X时 

  









 







  • 以下部分为电话录音










“你还好吗我亲爱的小乔?你怎么被打成那样啊我的天哪!”




“这他妈……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谁打的你!发生了什么啊!”




“……是这样的,我……我那天……去了你们定的酒店……”




“可我和卡特没看到你啊?”




“是,是……我其实是带着一腔怒火去的,我……”




“别支支吾吾的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小乔?”




“……唉,实话和你说吧,托托……我其实是去砸场子的……不!你别急别生气!我真的不放心你和卡特那混蛋结婚啊!我就是想去给他一个警告!告诉他如果他胆敢欺负你,我就……怎么回事?我怎么听到了笑声?你是不是在嘲笑我?”




“(憋笑)不,我没有。真的没笑。我很感动,你继续说,我亲爱的小乔。”




“然后,我进了酒店,对,一踏进一楼大厅,就看到你穿着礼服站在在前面,而站在你左边的新郎正准备亲吻你……我顿时心情暴躁怒火冲天!一边呐喊着‘托托我不同意你嫁给他’一边推开所有挡路的人冲到了‘你们’面前……”




“天呐,可是……我们结婚的过程很顺利,并没有看到你啊?”




“你……你听我说完……当我冲到新郎面前正准备给他一拳时……我发现……我他妈根本不认识他!他长着一脸大胡子!!!看起来像一个中东人!!!而他的结婚对象不是你,只是你们长得有点像,我认错了!!!当时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道歉的话……但是显然那个中东人也没打算等我说出道歉的话,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斧头,然后……”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觉醒来我就裹成木乃伊躺在医院里了。”




虽然托马斯拼命捂住了话筒,但电话里仍旧传来一阵卡特·贝森爽朗的大笑声。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151 )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