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詹】Two Attorneys 两只律师(1)

honeynoon:

《Franklin & Bash》paro,芽詹双律师,


谈谈恋爱打打官司,前者为主后者为辅,


副CP锤基和EC,但戏份不多,


完全法白,全靠度&剧死撑,有bug请无视~


AU必然OOC,还请大嘎多多包涵~


 


第一案:“安妮·考威尔诉罗伯特·彼尔德交通事故案”AKA“欢迎加入S.H.I.E.L.D,先生们”


“如果让你选一根手指切掉,你会选哪根?”


听到Bucky这么问的时候,Steve正坐在那儿给他的热狗挤上厚厚的美乃滋和番茄酱,两种甜酱微妙地混合成类似血肉的颜色,恰好就在他听到这个无聊又惊悚的问题时。Steve扔下甜酱瓶子,投降一样乍开十指放在脸旁,半转过身无奈地看向旁边坐着的Bucky。


他们此时正身处“David' home”,两位律师平日里常来的廉价快餐店,并排坐在高脚椅上,一边解决充满过剩热量和反式脂肪的早饭,一边眼也不眨盯着窗外往来的车辆行人——你问堂堂律师怎么天天吃快餐?没钱呗。


身高5尺4寸,体重95磅,小身板单薄得仿佛风吹就倒的Steve Rogers律师把十根细瘦指头竖在眼前观摩了一遍,片刻后他冲Bucky Barnes律师,他的高大健美、体型匀称、面容英俊、笑容甜美的搭档,竖起一根中指:“我选这个,并且把它送给你。”


Bucky对他粗鲁的手势无动于衷,他扭着腰身把胳膊肘撑在桌子上,面朝Steve坏笑着开口了:“亲爱的,你确定要砍掉这根手指?毕竟它可是最长的,我是说……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用处,比如说用在我身上……对吗?”


他这样少儿不宜的话题走向并没让Steve的眉头稍动哪怕一下,他拿起热狗咬了一口:“那么你呢,Bucky,你会选哪根?”


“除大拇指外的任何一根。”


“为什么?”


“因为我要留着它抚过你花瓣一样的嘴唇儿,还有婴儿一样蓝眼睛上面的长睫毛。”


Steve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得了Bucky,别拿你糊弄陪审团的那套玩意儿糊弄我。”虽然这么说着,但他还是凑过去,在Bucky的嘴唇和眼皮上分别留下一个吻。


Bucky不依不饶加深了嘴唇上那个吻,像贪婪的小婴儿吮吸奶嘴那样叼着Steve的下唇,把它放在牙齿间轻轻厮鬓,两对近在咫尺的蓝绿眸子里,倒映着的都是对方那再熟悉不过的小小脸庞。


好了各位读者朋友,让我们暂且先把目光从这对恩爱的搭档,默契的爱人身边抽离,请容许我先为你们介绍两位游荡在布鲁克林街头的小小律师。


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从小就是邻居,院子中间的白篱笆可阻挡不了两个小男孩亲近彼此,他们从小一起玩耍,橄榄球或者打电动,前者是Bucky的最爱,而后者,也是Bucky的最爱——没办法,谁叫Rogers家的小男孩从小身体不好,还无原则迁就那个小混蛋呢。


每天晚上,玩得一身臭汗或者烂泥的两个人,就会手拉手跑到其中一方家里,坐在其中一位妈妈精心烹制的大餐前风卷残云,然后再并排跑上楼,躺在其中一个人的小床上,互相搂抱着进入梦乡。


因此,当青春期来临,某天早上,当Steve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的短裤冰冷而黏糊,而他意识到这冰冷而黏糊的祸首是他青梅竹马的挚友,这一事实的时候,也就不足为奇了。何况就在Steve捏着团成一团的罪证企图扔进洗衣机消灭它时,他一打开门就看到跟个落水猫一样脸色苍白,身体冰凉,双眼圆睁,头发还在往下滴水的Bucky站在那儿,耳边还听到自己母亲亲热的招呼:“Bucky蜜糖,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啦?为什么跑这么快?——Steve那臭小子就在他卧室呢,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这么晚还没下来。”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啦?


“我梦到你了。”来不及反应,Bucky脱口而出。


Steve一言不发,默默举起了手中红白格子的布团。


于是,就在那个慌里慌张的十六岁的清晨,两个半大少年,分别从他们人生中头一个带颜色的梦中醒来,然后猝不及防就看到了梦中人真真切切的脸。


同样猝不及防地,还没来得及反复纠结“我居然喜欢男人”、“我居然喜欢他”、“他喜不喜欢男人”、“他喜不喜欢我”之类酸甜问题,他们在一个毫无半分浪漫可言,更像是个青春期烦恼咨询互助会一样的氛围里,彼此告白了。


很好,青梅竹马,可以睡对方被窝的俩人,变成了可以睡对方的俩人。


双方家长对此接受良好,用Rogers夫人的话来讲,我巴不得呢,Steve这臭小子天天板着个脸,看他都烦,还是我的小Bucky人美嘴也甜。对此,她的好友,Barnes夫人只是翻了个白眼表示,从我看见我七岁半的儿子,半夜起来上厕所回去以后,爬上床钻进被窝前还不忘给Steve一个吻,亲在嘴上的那种,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高中毕业,两个立志从事法律事业的好拍档,双双考入了全美TOP 10的康奈尔大学法律系,毕业之后回到家乡布鲁克林,成为两名自由律师——你问为什么不加入事务所?Bucky受不了那里的拘束。你问那他们怎么能接到案子?简单啊,大街上、小酒馆、车站里、垃圾场,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到县监狱来个一日游。


世界上本不缺少客户,缺少的是发现客户的眼睛——和拉来客户的嘴巴。


因为这样一言难尽的画风和法庭上满嘴跑火车,创纪录被判处47次藐视法庭的傲人战绩(全是Bucky的),此二位天才,纽约城里鼎鼎有名的律政小流氓,江湖人称“布鲁克林双害”。


……据说是让法官阁下看到日程表都会害怕的人呢。


打断“布鲁克林双害”缠绵亲吻的,并不是老板娘习以为常的娇叱,而是街上嘭砰一声巨响——两辆汽车追尾了。


Bucky,颇有几分提起裤子不认人风范地,一掌推开了Steve瘦削的小胸膛,不顾自己被亲得红肿晶亮的嘴唇,抄起公文包就飞奔出了店门,Steve只好掏出零钱扔在桌上,捣腾着两条小短腿紧随其后。


“先生,您好!我们是律师!”Bucky两步跳到肇事汽车的驾驶窗前,还不等自己喘匀气儿就热情洋溢开口了,“您刚刚成为了本市最大安全威胁的受害者,如果您同意的话,Rogers & Barnes组合,也就是我们,愿为您搜集证据!”他一口气把广告词儿说出了口。


汽车驾驶员,年轻的黑发男人,明显还没从事故中缓过神来,就被这位自称律师但怎么看怎么像保险推销员,衣领上还沾着酱汁儿的不靠谱家伙吓得浑身一哆嗦:“……呃、但、但是我……好像才是撞人的那个?”他战战兢兢地问。


随后他发现另一边车窗也扑上来一个金头发的瘦小男人,不过这位同样自称律师的伙计,好歹穿着正装,出口的话也相对靠谱:“先生,研究显示,如果您的眼睛被迫离开路面6秒以上,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大城市,这样拥堵的路况中,根本无法保证驾驶安全,何况您刚才只顾着看那里了吧——”他朝驾驶员的右上方伸了伸手指。


路边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正在播放一则香艳撩人的广告,身穿黑色半透明纱裙的美丽女人风情万种躺在雪白的床垫上,做出种种撩人姿势,并配以“我要你来我床上”这样暗示意味浓重的广告词,目的都是为了推销屏幕中那只号称仅售$229元的床垫。


年轻的驾驶员脸上一红,不得不点头承认自己是被广告中漂亮的女明星吸引了目光。


金头发的律师再次开口了:“那条广告有18秒,代表什么就不用我多嘴告诉您了吧。”


他守在车窗另一侧的同伴脸上挂起大大的近乎谄媚(但仍然动人)的笑容,递过来一张简单的名片:“到办公室详谈怎样,先生?”


驾驶员不知不觉就把那张小纸片拿在手里了,他翻开去看,上面只印着电话号码和几句口号:


“Rogers & Barnes!”


“We got you back!”


“And we can do this all day!”


 


三天后。


清晨,哦不,上午的阳光灿烂逼人,毫不吝啬照进这间集办公室与生活区于一身的小小房间,Steve从冰箱里取出一份调查报告跟一盒鹰嘴豆泥:“Natasha,你怎么又把报告放在冰箱里了?”


坐在桌子旁边的红发女人紧盯着电脑,连半个眼角余光也没分给自己名义上的老板:“哦,还有豆泥,快给我。”她说着拿出几片吐司,准备就这么解决自己的早午餐。


坐在她旁边一架轮椅里的Charles轻笑了一声,同样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他抽空看了眼手表:“已经10点半了Steve,Bucky再不出来,我们就可以直接开始了。”


在此,我们同样有必要向各位可敬的读者们,介绍Rogers & Barnes事务所仅有的另外两位员工,兼老板的好友。


Natasha Romanoff,来自俄罗斯的红发美人儿,Steve在地检实习时认识的朋友,精通十几种搏击术的纽约警探,虽然照Bucky来看,她的身手已经可以让那些FBI和CIA傻大个们,容我引用他的原话,“回家躲进妈妈怀里泪汪汪吃奶去了”,两年前因为一桩“明眼人都能看出是诬告,但苦于没有证据”的不当执法案被撤销了警员资格,从此包袱款款跟着昔日好友当了名不见经传小律所的天才调查员——世界上没有她打探不到的消息。可惜她仍然处于被严格监管的假释期。


Charles Xavier,牛津大学高材生,在康奈尔做交换生时和Bucky成为了好友,三天两头跑到酒吧厮混,还曾被好事者私下称为“英格兰香水百合与美利坚蓝色妖姬”的经典组合,可惜这二位都已名花有主,每次喝醉后来接人的正是前者的德国情人跟后者的村头男友。大学毕业后Charles返回英国工作,事业风生水起,成了有名的天才律师,然而同样是在两年前,这家伙在一个雨夜浑身湿透敲响了Bucky和Steve的大门,微笑着请求他们收留自己——并且坐着轮椅。


Steve和Bucky没有试图加入什么大律所的原因,除了Bucky自称的受不了拘束,朋友们也是原因之一,没有事务所会愿意收留一个假释重犯,而曾经的天才律师如今下半身瘫痪,又会是一个多么好的八卦谈资啊。


Steve一边给他们所有人倒满咖啡,一边露出得意到甚至有点欠打的微笑:“Bucky昨晚太累了。”他说,把“浓缩就是混蛋”这句经典格言发挥到了极致。


Charles十指交叉撑住了自己的下巴,迷人的蓝眼睛微眯起来:“哇哦,这我待会儿可得好好问问他了。”


工作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一身黑色真丝睡衣的Bucky,迷蒙着一双绿眼睛,歪歪斜斜“看上去随时会摔个大马趴但偏偏没有”地走到Steve旁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低下头先给了男友一个火辣的早安吻,然后才懒洋洋对其他两个人问好。


Natasha伸出手掌,威胁性地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脖颈,示意对方收敛点,Bucky却毫不在意因没系好的扣子而露出的锁骨和小片胸膛,以及上面三三两两的红色痕迹,他甚至伸了个懒腰好让睡衣更加滑下去一点儿:“嘿,我就是乐意展示出来不行么,那可是Steve留给我的。”


“你和Steve果然是一对无耻混蛋,绝配!我的眼光果然不错——至少在你这里我没看错。”Charles冲他做了个吐口水的动作。


“好了各位,我们该说正事儿了。交通事故案准备得怎么样了Natasha?下午就要开庭了。”Steve问。


Natasha咬着吐司扬起手中的文件示意:“只有一件准备工作——传唤证人,已经搞定了。”


“很好!”Bucky激动地搓着手,“这件案子赢了我们就有饭吃了。”


Charles却毫不留情给他泼了一瓢凉水:“但是别忘了,你们俩的论点无论从州法律还是联邦法都找不到支撑点——唯一的办法是Bucky像以往那样发挥你的本事,搞定陪审团。而且,两位大律师,如果连这个案子都输了,我们真的就只有分那盒豆泥吃了。”


“而且要吃整整一个礼拜。”


“Steve,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把报告放冰箱里吗?”Natasha也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给两位律师补了一刀,“因为里面他妈的一点吃的都没了,只能当作书柜用了!”


 


奉家里两位女王(没毛病)之命,明明是老板,却一直尊严扫地的二位律师先生终于饥肠辘辘,紧赶慢赶到了法庭。


“我的领带怎么样?”Bucky在电梯里问Steve。


Steve转头打量一下他那条深绿底色,上面画满屎黄色卡通小王八的“绝妙”领带,毫不犹豫大点其头:“好看极了Bucky,你知道无论你穿什么,对我来说都好看极了。”Rogers先生从来就是这么耿直。


Bucky心满意足低下头,翻看起手中的资料,但片刻后他“啊哦”一声抬起头来:“Stevie大宝贝儿,还记得和我们打擂台的同行是谁吗?”


“S.H.I.E.L.D,我记得。”


“不错,就是那个神盾律所——傻逼一样取了个漫画里特工组织大名的神盾律所——他们的辩护律师临时换人了。”


这下Steve也睁大了眼睛:“……别告诉我就是那么巧?”


他们面面相觑。


“Loki!”电梯门一打开,Steve和Bucky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对方律师。


一身纯黑色修身普拉达正装,配上一双同色尖头皮鞋,黑色的半长发一丝不苟披在耳后,光洁额头下那对绿色瞳仁配上同样深绿(显然比Bucky的品味好了一百倍)的条纹领带,越发显得此人形貌不凡。


面对Bucky脱口而出的呼唤,Loki显得有点疑惑:“先生们,你们认识我?”他挑起眉头,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精英模样”。


当然认识你!


Steve和Bucky不约而同在心里叫了一声,Loki Laufeyson,两年前突然高调宣布放弃继承权,甚至连姓氏都改了的Odinson集团次子,当年这个爆炸消息曾经养活过多少大报小刊,最终还是被Odinson集团强大的公关摆平了一切。离开他那家产亿万的公司后,年轻的Laufeyson并没像有些人猜测的那样就此沉沦,反而区区两年就当上了神盾律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高级合伙人,人们都说,只有两年前销声匿迹的Xavier能与他媲美。


除去这些,Loki还是Steve和Bucky最大的客户——客户本人不自知的那种。


去年冬天的一个雪夜,Bucky和Steve提溜着满手蔬菜和肉食从家得宝一路嬉笑打闹往回走,准备和两个好友一起体验东方火锅的神奇魔力,路过停车场的时候,他们看到一个醉倒在雪地的男人,对方身边散落着七八个烈酒瓶子,衣着单薄睡得人事不省,露出来的皮肤早已冻得发紫。


难得发了善心的“魔鬼的喉舌”们,七手八脚把这死沉死沉的大个子拖回了家(Bucky拒绝回想那过程),擦干净脸一看,他们才发现这居然是Odinson集团的长子兼第一继承人,Thor Odinson,而据Natasha辨认,对方身上那件衬衫虽然是一般常服,但很明显就是纽约警局的工作服——哇哦,看,还是72区的,我的前同事,Odinson老板恐怕要气死了,两个儿子一个当警察一个当律师,就是没一个继承他衣钵。


总之,清醒之后的Thor出乎意料成了Steve的好友,并且无论Bucky强调多少次他们是律师不是私家侦探,此人也仍然坚持要聘请他口中“品格光辉”的两人,随时关注自家兄弟的一切状况。最终他拿丰厚的报酬说服了Bucky——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事实上,这段时间Steve和Bucky连带他们的两个好友之所以没活活饿死,大半多亏了Thor(和他的钱)。


一直以来,困扰着Bucky的不解谜团,除了Thor和Loki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外,还有第二个更加棘手的问题——Steve和Thor是怎么做到哥俩儿好一样勾肩搭背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的?Thor那身板,明明就能装下四个Steve!


时至今日,面对始终被蒙在鼓里的,让自己和Natasha悄悄跟踪(不时还有Charles远程监控)了大半年的委托人他弟,Bucky只好一边心虚地默念着“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一边迅速在脸上打叠起灿烂的笑容:“哦,嗨,你好,先生,我是说,我当然认识你——毕竟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Laufeyson呢?——天才律师,哈哈,对吧,哈。”他结结巴巴地说,像个彻头彻尾的蠢货那样竖起两个大拇指放在胸前不住摇晃。


Steve看不下去了,他十分镇定地开口打圆场:“我的意思是,不,我搭档的意思是,他非常仰慕您的大名,希望我们合作,不对,工作——总之工作愉快。”如果没有那些接连不断的口误,他的话听上去还挺可信的。


传闻中生性高傲目无余子的Loki Laufeyson,却主动伸出手来握住了Bucky抖啊抖的爪子:“哦,谢谢,先生们,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祝我们待会儿的工作愉快——当然赢的一定是我。”他顿了顿,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看上去相当挑衅的微笑。


 


“Your Honor,”Bucky站起身来,扣上他难得穿上的正装扣子,“我们请求传唤证人凯瑟琳·斯宾塞到庭。”


凯瑟琳·斯宾塞小姐,床垫广告里那位光彩照人的女明星,此刻正穿着一件黑衬衫规规矩矩待在证人席上,回答辩方律师的问题。


“斯宾塞小姐,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来纽约市吗?”Bucky问她。


斯宾塞小姐微笑着回答了:“我去年从丘拉维斯塔市搬来这里,我想成为一名模特。”


Barnes律师在证人席前踱步,慢慢走近了斯宾塞小姐,他冲她使了个眼色,左边眉头微微上挑,斯宾塞小姐心领神会,把手指慢慢移向了衬衫胸前的玳瑁扣子。


“那么请问,你是怎么签下床垫大师的广告的?”使完眼色的Bucky若无其事走开了,口中问出下一个问题。


斯宾塞小姐边回答问题,边把扣子解到了第三个:“我的经纪人说……”她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对方律师Loki Laufeyson先生已经站起身来不敢置信地开口了:“我反对,法官阁下!她这是在脱衣服?!”


“我的经纪人打电话来说,客户需要一个能吸引眼球的模特。”斯宾塞小姐边说边继续解扣子,片刻后整件衬衫都被解开了,她拉下肩头的衣物,一件粉红色的,大家都熟悉其用途的布料露了出来。


“法官大人,我反对!”Loki几乎是气急败坏了。向他妈的不知躲在哪个角落看笑话的上帝或者梅林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反对有效!斯宾塞小姐,请立刻停止你的行为。”法官终于敲着木槌严厉开口了。


斯宾塞小姐只好合拢衣襟,悻悻坐回原位,但那位英俊到比起律师,更像个她同行的先生,此刻又倒着走回她面前,三分潇洒七分顽皮,朝她犯规地眨眨眼睛(在斯宾塞小姐看来这就是个媚眼):“……别听他们的。”他悄声说。


于是她微笑着,站起身来,完全脱掉了上衣,朝右侧的陪审团展示起自己身为模特的完美身材来。


“Counsel?!”法官也终于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你刚才是在教唆证人无视法庭的命令?!”


此时此刻,这个严谨肃穆的地方法庭,差不多已经成了吵吵嚷嚷的大卖场——还是黑色周五大甩卖的那种,因为斯宾塞小姐出格的举动,陪审团成员已经哗声一片,不时有笑声从人群中传来。


只有原告律师Loki先生徒劳的反对还坚持回荡在这可怜的法庭上,起码为它挽回了一点儿尊严。


法官阁下生气极了,他用力敲着法槌:“肃静!肃静!——法警,把Barnes律师和证人斯宾塞小姐都带出去!Barnes律师先关起来,随后我们再讨论这到底是不是他第48次藐视法庭!”


“斯宾塞小姐,请立刻离开、立刻离开……穿上你的衣服。”


“法官阁下!”Bucky大声狡辩起来,“这不公平,您不能这样——正义女神不只蒙着双眼,她还果着身体呢!”他颠倒黑白地说。


当然他的反抗(同Loki的反对一样)是徒劳的,身强力壮的法警先生很快就带着Bucky往外走了,路过被告席时他伸出手:“接下来看你的了Steve。”


Steve憋着笑伸出拳头和他碰了一下:“干得漂亮Bucky。”虽然一如既往搞出了“鹿仔悲喜剧”式的大乱子。


Rogers律师站起身来接手了剩下的辩论,他拿起黑板旁的粉笔,发挥自己少年时代的美术功底,三两下就画出一个屏幕上魅力无限的女性身体,以及一个从驾驶室里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她的年轻司机。


完成了这幅简笔画,他同样扣住了自己正装的第三枚扣子:“首先,我先替我的搭档,Barnes律师的行为向大家道歉——他一时半会儿恐怕是回不来了,嗯,斯宾塞小姐也是。”


陪审团中持续发出低低的憋笑声。


Steve接着说:“让我们专注于斯宾塞小姐的证言吧——她的原话是什么来着,您能回答我吗Laufeyson先生?”


Loki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整理一下微乱的头发,把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后仰着靠在椅子上,面对Steve的问题一言不发只回以矜持的微笑——仿佛之前险些被气疯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Laufeyson先生,你无法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你忘记了答案——你为什么会忘记答案——因为你被斯宾塞小姐的行为吸引了注意力。”Steve自顾自说了下去。


他像教师在期末考前给学生画重点那样敲着黑板,指节停在男司机那由他自己画出的惟妙惟肖的痴迷脸蛋上:“斯宾塞小姐的原话是,‘这广告需要一个吸引眼球的模特’——那么,如果连我们这些坐在法庭上的人都会被斯宾塞小姐吸引注意力的话。”


“请问——”


“又怎能苛求我的委托人,年轻的罗伯特·彼尔德先生不被吸引注意力呢!”


 


“他们打来了电话,是神盾律所的!”Natasha拿着手机说,门口那对患难鸳鸯——刚在县监狱里来了个一日游的Bucky正和Steve难舍难分地吻在一块儿。


她接着说:“他们想要庭外和解!”


Bucky和Steve终于分开了,他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小矮人儿,看到对方那双勿忘我矢车菊蓝宝石一样,总之要多好看有多好看的蓝眼睛里渗出露水一样的笑意。


“我们有钱啦!我们有钱吃饭啦!”他大叫起来。


连Charles这位正宗的英伦绅士,和不苟言笑御姐范儿十足的Natasha也一起笑了,并且尖叫了起来。


第二天,当Steve和Bucky一块儿走进神盾律所那现代感十足的高档办公楼时,他们俩一个穿着皱巴巴的格子衬衫配洗得褪色的牛仔裤,但好歹还算整洁,另一个则套着条黄色法兰绒裤子,上身一件大红皮夹克——说真的,要不是他长得够好看,这一身搭配要多丑有多丑,简直能把人丑哭咯。


一路上走过办公区,那些西装革履,身着三件套或是女士套裙的律政精英们,莫不对Steve和Bucky施以无比诧异的白眼——他们一定觉得我们是掉进M豆堆的巧克力蛋,黑乎乎难看极了。Steve对Bucky悄悄说,为了他昨晚不让自己熨洗衬衫而耿耿于怀。


倒不是说过分在意外表,但洗衣服可是Steve的个人爱好啊!


那些M豆的小糖衣底下还不照样也是巧克力?本质上我们都是一样的,昨天我们还赢了呢——再说了Stevie,你宁可去熨那些破烂衬衫也不想“烫”一下我吗?Bucky一本正经这么回答他男友。


好吧,Steve不说话了,Bucky也是他的个人爱好,最爱的那个。


走到顶楼,两位律师被告知,这家律所的主人,Nick Fury先生想要亲自接待他们,商谈庭外和解事宜。


这可大大出乎Steve和Bucky的意料,Nick Fury不但是神盾律所二十年来风雨不动的掌舵人,他本人也是位传奇律师,虽然光头独眼的外形让这位先生看上去更像职业海盗,但他确实是那个曾帮助埃克森公司战胜巴巴拉油田这样庞然大物的律师之王——这样一位大佬,居然有时间过问他们那芝麻大小的案子?


见到Nick Fury本人的那一刻,Steve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昨天开庭前,Bucky因为见到Loki过于心虚,走路时三心二意撞到了一个正准备在旁听席就坐的光头黑人,虽然没把人家撞倒,但Steve还是拉着Bucky诚恳地道了歉。


没想到那看上去只是个普通人的老兄,居然正是神盾律所的大BOSS,Bucky没认出他的原因就在于,对方昨天摘下了标志性的眼罩,反而戴上了一副墨镜。


Fury显然是个言简意赅的行动派,双方互道早安互报姓名后,他很利索地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先生们,我已经说服我的委托人庭外和解了。”


Steve拿过那张支票的第一眼就被上面非同凡响的数额惊住了,Bucky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讨价还价:“您知道吗,先生,我们还得和委托人商量一下,”话没说完他就看到了Steve放在自己眼前的支票,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于是后半句话猝然变成了,“——商量一下结案程序。”


“合作愉快,下次再见。”


和解支票已经到手,显然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Bucky拉起屁股都没坐热的Steve,两个人转身就摸上了门把手。


“等等!”大概是从没见过如此干脆利落(见钱眼开)的同行,Nick被惊得呆了两秒,反应过来后他急忙叫住了对方,“两位,请留步,事实上,我还有另一件事想和你们谈谈。”


“我希望邀请你们加入神盾事务所。”


“我已经注意二位很久了——Bucky Barnes,能言善道,玩弄陪审团于鼓掌之间;Steve Rogers,雄辩滔滔逻辑严密,最擅长引君入瓮。更别提你们那天马行空充满想象力的辩护方式。我不得不说,昨天你们真让我印象深刻。”


“神盾事务所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我诚挚地邀请二位加入。”


Steve为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愣了几秒,随后他就一如既往,像之前几次拒绝其他律所邀请那样拒绝了Nick:“对不起,先生,我们——”


“我们加入!”他的话被Bucky打断了,他毫不犹豫同意了。


Steve惊讶地看着Bucky,转头对Nick说:“对不起先生,我和我的搭档需要商量一下。”


他们俩走到办公室角落一株不知名绿色植物旁,Steve先疑惑地开口了:“Bucky,我以为你才是那个不想加入大律所的人?你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Bucky咬着嘴唇神色复杂:“神盾可不是什么大律所,这是全纽约甚至全美国最顶尖的律所,除了九头蛇没有任何对手——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想你放弃。”


“Steve,我知道你爱我,因为我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刻板作息,因为我天生受不了严苛的公司等级,你就一直陪着我当‘街头律师’,放弃了一切大公司的邀约,可你明明那么优秀,你在康奈尔的时候年年都是第一,我做梦也想看到你成为大律师——我不能就这么拖累你了。”他低着头说。


Steve用力抱住Bucky的肩膀和腰腹,责备他:“这简直是我听过最荒谬的屁话了!我不许你这么说Bucky,我从没觉得你是拖累,跟你一起工作才是最快乐的事儿,我才不在乎当不当得了所谓大律师呢——而且Charles和Natasha怎么办?”他提出了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


Bucky把他花瓣一样的嘴唇咬得发白:“大不了、大不了你一个人来这里工作,我还回去跟他们俩一起。”然而光是这样想象就让Bucky受不了了,或许有些情侣不喜欢一块儿工作,觉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透不过气,但Steve和Bucky从小到大都像连体婴一样这么过来的,一想到以后可能只有早晚才能见到Stevie,Bucky就觉得哪哪儿都不好了。


“嘿!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东想西想——我们可是律师,Bucky,律师最擅长谈判和讨价还价了不是吗?”Steve突然灵光一闪,“我们可以跟Nick提个要求,想要我们加入神盾,就必须带上Charles和Natasha一起工作。”


“而且——不能强迫Charles必须到这栋大楼里工作,要允许他待在家里!”Bucky的眼睛也亮了,他补充了一个条件。


“对,还要提什么要求呢——我们俩不能分开,必须永远做搭档。”


“得给我配一辆越野车,酷毙的那种。”


“一年要有至少四周的带薪休假,那样我可以带你到大峡谷。”


“皇马开赛的时候要允许我飞去现场看球。”


“下午四点就要下班,我还来得及到沃尔玛买打折蔬菜。”


“给我配一副网球拍,当然还得有个网球。”


“——先生们,先生们,你们所有的要求我通通都接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两个人一跳,Nick从他们背后冒出头来,这位显然全程都在偷听的大BOSS慷慨地同意了他俩一切靠谱或不靠谱的要求。


老天爷,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突然地出现——这么一看他真的很像职业海盗,Steve摸着受惊乱跳的小心肝暗暗腹诽。


Bucky顺势提出了他最后一个要求:“……办公室里给我放一个糖果罐,里面要装满彩虹糖和洁露果子冻?”


“没问题!”Nick大手一挥,“但是,先生们,我也有一个要求,只有一个,如果你们同意,我们就算完事儿了。”他痛苦地捂住自己仅剩的独眼,“上班期间必须穿正装——我还不想失去它。”


Bucky和Steve相视一眼。


“Deal!”


“Deal!”


他们同时伸出手说。


Nick放下捂眼的手掌和他们分别握手:“欢迎加入S.H.I.E.L.D,先生们。”




……………………


第一章比较无聊,主要是穿插介绍一下大家的背景,互相之间的关系,其实真的只是个小短篇,预计五六发完,然而设定癖还是弄了整整一章来介绍人物,也是醉了嘤嘤嘤。


你们应该能看粗来,本章各种人物全都OOC了,我之前预警过了哈,本文乃是正剧写烦兼美剧刷嗨的放飞之作,慎入,雷到你不负责哦~


不过lo主个人建议你们看看第四和第五章(你先写出来再说!!!)



评论
热度 ( 113 )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