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抽题活动文-医生与混混pwp(下篇,ABO设定)

晒豆酱:

参加了一个飙车活动>>活动地址:点击


目录:上篇


背景:ABO非平权社会体制




正文: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Omega……这句话的音量足够小,却震得詹姆斯脑仁嗡嗡直响。


詹姆斯深深吸了一口气,热气打在史蒂夫的眼镜片上,呼成一片白雾。“谁、谁他妈是Omega?别逗了,快给我快让开!”


“你是Omega,告诉我是不是?”史蒂夫的嘴唇几乎贴在詹姆斯脸上了。


“我不是!滚开!”


然而史蒂夫不为所动,白衣大褂在剧烈的推搡中扯出一道道折痕,平整不在。他架起胳膊,手掌抵住两面墙,像把一条乱扑腾的鱼困在网里。


“你就是Omega,巴基,为什么瞒着我?”


詹姆斯张着嘴,嘴唇发干,像是要说什么。但嘴唇也就是颤抖了几下便不作回答。身体却仍旧换着角度,试图从史蒂夫的逼问架势下溜走。


“回答我好不好?嗯?”史蒂夫不断追着詹姆斯的鼻尖,“承认自己是Omega就那么羞耻?还是你认为我会嘲笑你?”


愤怒爬上了詹姆斯的眉梢。“混蛋,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你小时候连书包都背不起来!现在长高了很了不起吗?开始看不起我了?臭小子!”


“所以你承认了?”


“承认个屁!你快点儿给我让路,否则我真的要揍你!”


“那好,既然你坚决否认,那就让我闻一下。”史蒂夫充满无畏地撩起詹姆斯的长发,掀开鬓角才发现耳根已经全红了,让他只有捏一下的念头。


在他付之于行动后詹姆斯的身体抖了好几下。


“别……你别乱动我!混蛋,我看你是被医学院的Alpha教坏了!”詹姆斯迅速用手护住脖子,这已经成为他下意识的动作。正当他认定史蒂夫的鲁莽之举已经结束了,肩膀被倒转了一个方向,胸口也贴在墙上。


“操,别……你干什么!”詹姆斯呜咽出声,手掌不死心地捂死后颈。


“你怕什么?Alpha,让我闻一下。”史蒂夫把鼻子埋在詹姆斯的指缝上,使劲地吸了几次,“你浑身上下都紧张得不行了,绷得紧紧的,还说不是Omega?需要我把手伸进你的裤子里验证吗?”


詹姆斯一手抵在墙面,努力保持着思考。“你、你敢……我不是!滚蛋!”


史蒂夫用力嗅着他的颈侧,在那只手上方闻了又闻,像一条缉毒犬。“我要闻一下,巴基,让我闻闻你。”


詹姆斯闭上双眼,他多想屏住呼吸,把身体藏到墙里。这样既闻不到史蒂夫散发的Alpha信息素也不用面对他了。但事实是他的前额抵在墙上,脊椎骨向后弯曲,浑身上下好似被一团无法挣脱的绳索绑住了。最害怕的事还是出现了。


没有任何一位Omega能抗拒Alpha的气息,更何况这是史蒂夫,闻上去像是被阳光晒足十八个小时的百香果,纯净,明媚,让任何Omega都想挤进他的怀抱,好比躺在果园里安然酣睡。


“在我没发火之前……快给我滚……快滚!”詹姆斯低声说,使劲眨着眼睛,试图把晕头转向的自己从幻想中拎出来。


史蒂夫抓住那只手腕却不忍心直接掀开。尽管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足以让詹姆斯在颤抖下惧色听话。


“让我闻一下你,巴基。”


“别他妈叫我巴基……”


“好吧,Omega。”


“也不许叫我Omega!”


“我们一直那么要好,为什么现在却躲着我?只因为我是Alpha就讨厌我了吗?”史蒂夫把嘴唇贴在冰冷的指节上,湿润舌尖一根根细细舔过,“你的分化期来得晚,我一直以为你是beta,大二那年你说自己是一位Alpha,我甚至没有多想。因为对我来说这都无足轻重,我要的是巴基,而你是巴基。”


 


詹姆斯从鼻腔溢出两声鼻音,身体却往墙的方向靠了又靠。“我就是Alpha,闭嘴吧。”


“我也一直以为你是Alpha,我还以为这两年你在读大学。我还笨到认为你会很高兴我回来。再见你那天我就觉出异样,我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苦苦思索答案,真是白痴。”


詹姆斯紧靠在墙上,仿佛想将自己完全陷入墙体,躲开现实。大脑一片空白。


史蒂夫把手伸向詹姆斯捆得死死的皮带扣。


“Omega,对吗?”


“我……我不是Omega……”


“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告诉我?”


史蒂夫依次吮过每一根手指,揉捏着詹姆斯紧绷的胯部,悄悄地将那只毫无反抗之力的手掌掀开了。他用拇指按住詹姆斯的后脑,掀开碎发。而詹姆斯一动不动,整个人已经僵住了。


“别闻。”詹姆斯大口喘着气,任Alpha的气息环绕裸露的颈侧,浑身发抖,“我真的是Alpha啊……”


“我一直在想你会是什么味道……”史蒂夫贴上雪白的肌肤,忘情地嗅起腺体的气味。正如突然迸发的味道一样,史蒂夫的动作到此为止,突然就这么结束了。


“巴基,你……”


“闻到了?嗯……Alpha……”詹姆斯小声清了清嗓子,紊乱的呼吸声掺杂着虚弱的鼻音,脸朝下低着,不抬起来也不转过来,“为什么我会是Omega?而不是一位强壮彪悍的Alpha?哪怕是beta也好……”


“你明知道我不会介意这些,为什么瞒着我?”


“为什么瞒着你?我、我很抱歉……”詹姆斯把脸埋进阴暗里,更看不出表情了,“你知道……我分化得很晚,在你上大二之前都没动静。”


“我当然知道。”


“我有个妹妹……”


“然后?”


“我还能怎么办!我几乎和妹妹同时分化成Omega,当哥哥的能怎么办?妈妈就是一位Omega了,我的妹妹也是Omega,要是再让她们知道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也是会有发情期的Omega……”


史蒂夫简单而慎重点了一下头。“就因为这个吗?”


“就因为这个?你知道Alpha有多可恶吗?”詹姆斯愤怒地大吼,宣泄着心中压抑已久的重负,“妈的!他们揪瑞贝卡的长头发,嘲她吹下流的口哨。要是你最心爱的妹妹哭着寻求保护,你是该一脸抱歉地告诉她,对不起亲爱的,我很想保护你,但是哥哥也是……也是Omega,不仅打不赢Alpha还有可能被他们按在身下求饶,还是干脆做一个拎起棒球棍、戴着指虎,把那群他妈的恶心的狗屎打到满地求饶的Alpha哥哥?”


 


史蒂夫一阵沉默,听到了自己血液中的愤怒与手骨骨节咔哒作响。“是谁欺负了你妹妹?”自己的气息正包裹着Omega,而詹姆斯的身体几乎是本能着去感应他的呼吸。


他把嘴唇贴在詹姆斯后颈凸起的骨节上,舌尖试探性地滑湿一片,手却顺着他的腰线向下爱抚,直到绕过肚脐,将Omega包揽性地裹在身前。


“对不起……傻瓜,你是小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和Alpha硬碰硬很吃亏。”


詹姆斯干笑一声。“别说傻话……我要怎么告诉你?史蒂夫快回来,别读大学了,来保护我全家三个Omega?放心吧小子,打架我没吃过亏。”


史蒂夫的舌头扫过腺体表面,表情瞬间严肃。“你知道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很后怕,巴基。我甚至不敢想。”


“见鬼……我当然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我必须是个Alpha,要是让那帮混球知道我是Omega,我会被他们摁在后巷墙上,我的腺体会被他们轮流咬一遍。操,休想。”


“休想?万一他们咬了你,就会强制你进入发情期,然后在你意识不清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上你,你甚至根本不知道进入你的Alpha是谁。巴基,为什么不让我回来保护你们?”


詹姆斯使劲吞咽口水,努力不让自己服软,尽管史蒂夫愤怒的信息素轻而易举令他颤抖。“他们没占过便宜,我能保护好自己,况且恶意释放Alpha信息素是违法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恨死自己了,巴基。这些事本应由我来做。”史蒂夫的一颗心紧张到了嗓子眼儿,声音几乎是呢喃,“太危险,你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好。我应该上大学前就标记你。那为什么在我回来后还要继续隐瞒?我不够资格保护你还是你有更好的人选了?嗯?”


詹姆斯的身体开始躁动不安。


“不、不是,没有!没有别人,我的家人也不是你的责任……你……你自己也闻到了,有些事……”突然詹姆斯咬紧嘴唇吞下呜咽,试图扭开身体。但Alpha信息素令他神魂颠倒,血液急速朝下身汇集而去。


血珠顺着他的肌肤沾到Alpha的犬齿上。




第一次开ABO车,凑合看看:图链戳




“我的天!史蒂夫那个蠢货是把酒窖搬到诊所了吗?”红头发的Alpha推开小诊所的大门,差点儿被浓烈的苦涩酒气熏到醺醉。她回过头把灯打开,稍微收拾了一下沙发,给刚接回来的Omega少女腾地方。


“对不起,史蒂夫可能酗酒了,蠢货,真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


“不会的,史蒂夫不喝酒的,他从小就不会喝酒。”留着一头深棕色长卷发的瑞贝卡放下书包,手里还拿着一碗莓果冰沙,“谢谢你今天来接我,还请我吃了晚饭。”


娜塔莎把一头红发束成高马尾,挑着眉毛冲她一笑。“别客气,请Omega吃饭是Alpha的荣幸。听说你前几天来领抑制剂的时候差点儿没认出史蒂夫?”


瑞贝卡点点头。“嗯!他小时候很瘦很矮,连我都打不过。但是哥哥很宠他,总站在史蒂夫那边。说起我哥哥……不知道他又跑哪儿去了,说好今天来接我。”


 


“咳咳……你们……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史蒂夫穿着皱巴巴的医生大褂从二层走下来,带着满身酒气。他看到瑞贝卡时嘴角不自然地抽动几下,挤出一个微笑。


老天,自己可刚刚上完这个姑娘的哥哥啊。


“你到底搞什么鬼?自己跑楼上酗酒了吗?”娜塔莎皱着鼻子闻了又闻,忍不住打了喷嚏,“还是烈酒,你跑楼上借酒消愁吗?”


瑞贝卡吃着冰沙,突然像被迎头泼来一盆冰水。她凑过去,在躲闪的医生身上闻了又闻。“你……是我哥哥的味道。史蒂夫你是不是和巴基在一起?他是不是在这儿呢?”


“哇哦!”娜塔莎咬牙切齿地骂道,“动作够快的啊,Alpha,上全垒了?”


史蒂夫费劲儿地躲着小姑娘,朝护士长挤眼色。“别说这么露骨,娜塔莎,瑞贝卡还在这里呢!”


“你都把人家哥哥吃完了,怎么?还怕他妹妹知道吗?”


 


瞬间瑞贝卡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史蒂夫,你和我哥?难道你和巴基……”


“呃……这件事说来话长。有机会我会和你解释……”史蒂夫尴尬不已,无奈Omega呛喉的信息素萦绕不散,任谁也猜得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好吧……不过巴基是Alpha,他很凶。”瑞贝卡小口小口含着冰沙,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他能打你十个,你可千万不要惹他。”


天啊。


史蒂夫的脸炸得通红。回忆起刚刚一幕,嘴里还能回味出巴基信息素里藏得最深最深的甜蜜。他看向娜塔莎忍俊不禁的面孔,着实为瑞贝卡担心起来。


真的是一位被哥哥保护周全的单纯的Omega啊。史蒂夫看向瑞贝卡,不知道她能否接受事实。他想应该挑个时间告诉她,你哥哥真的不是Alpha啊,他是Omega,还是最甜最甜的那种。


嗯,自己已经尝过了。



评论
热度 ( 845 )
  1. 晒豆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Dream Maker晒豆酱 转载了此文字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