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Give Me Your Hand 完结(半AU,超英SteveX心理咨询师Bucky)

Vikaka:

【1】 【2】 【3】 【4】 【5】  【6】 【7-8】 【9】 【10】


半AU,超英Steve X 心理咨询师Bucky


=====================


11 


“……我们躲在体育馆里,到处都一片狼藉,全是血,呻吟,哭声……然后他站了出来……对,就是他,二十多岁小伙子,眼睛很大,头发大概到肩膀,褐色的。”


“……是的,当时我也在那里。一开始没人搭理他,他安慰一个孩子,告诉他会有人救我们出去,后来其他人渐渐加入他们的话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冰天雪地里你看见一团火光时,哪怕再微弱,你也会情不自禁地靠过去。我们大家挤在一起聊天,就像在相互取暖一样……他是学心理的?难怪了。”


“我没看过八卦杂志,别人说他是美国队长的男朋友什么的,我不怎么在乎这个。一开始我还幻想,‘他是不是也有超能力呢?’后来我发现他就是个普通人,实打实的普通人。但是他做到了我们谁都没做到的事,鼓励我们,让我们充满希望,他挡住那三个外星人,他救了我们。”


“那时候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死了,我甚至盼望着直接晕过去以减轻未来的痛楚,然后他出现了,他让我们先跑,接着他开枪,把他自己和外星人一起埋在了下面。”


“可能有人认为他没做什么大事,他没有走上前线,以一挡百,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个英雄。”


……


巴基呻吟了一声,艰难地挪动右手摁下了遥控器开关,病房里的电视瞬间熄灭,他往下缩了缩,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不看了?”史蒂夫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快出来,你想闷死自己吗?”


“他们夸得太过分了,”巴基嘀咕道,口气像是在闹脾气,“我当时什么也没想。”


史蒂夫微笑,把巴基从被窝里“挖”出来,替他解开了病号服的领口。“想采访你我的记者已经排长队了,”他一边说一边替巴基擦拭绷带附近的肌肤,“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他们?”


“随便你吧,”巴基像是精疲力竭一般叹了口气,“别拉上我,我不想当公众人物。”


“我知道,”史蒂夫语调温和,低头吻了吻他的眉心,“我不会让他们打扰你的。”


巴基住在神盾局的医院里,这里足够安全和隐秘。那次袭击造成上千人死亡,所幸巴基的家人和朋友都没事。史蒂夫把巴基的妈妈接了过来,这个瘦小的女人一见到巴基就扑在病床上,母子两个泪流满面地抱在了一处。


史蒂夫悄悄地退了出去。


再见到巴恩斯夫人时她已经平静下来,正拿着水果刀给巴基削苹果。她有些忧虑地望着史蒂夫,看他和巴基如胶似漆粘在一块儿。一开始他们请了护工,后来又取消了,史蒂夫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就连医生拿着病例进来也是第一个叫他。有次换药的时候护士下手重了点,巴基疼得叫唤,史蒂夫绷着脸像是要吃人似的,直接把护士吓跑了。


后来换药都是他负责换。


巴恩斯夫人待了一周就走了。翌日,巴基悄悄地对史蒂夫说:“我妈对你挺满意的。”


史蒂夫瞬间结巴了:“是、是吗?”


“就是她有点担心我……会不会太依赖你了。”


“什么意思?”


巴基笑笑,史蒂夫给他喂了一勺汤,他小口小口地抿着,生怕动作太大扯得伤口疼。一勺汤喝了将近一分钟,史蒂夫取来纸巾替他擦了擦嘴,他才说:“他怕你变成我父亲那样。”


一句话把史蒂夫气得够呛:“怎么可能?”


“她就是怕我活成她那个样子,别介意。”


史蒂夫无奈地撇撇嘴。


“她还叫我圣诞节把你带回去——好啦,别气了,来个抱抱怎么样。”


史蒂夫把脑袋贴在巴基的肩窝,那里裹着厚厚的绷带,他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我发誓,我永远——永远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更不会主动伤害你,”他声音沙哑,近乎低语,“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史蒂夫又蹭了一下他的肩头:“你得快点好起来才能好好爱我。”


“好好好,你在撒娇吗史蒂薇?”


“……”


“我就当是喽?”


“……吃橙子吗?”


“别转移话题。”


 


巴基的左手插满了接骨板和螺钉,他已经动了两次手术,很可能还要动下一次。


因为严重挤压,他的骨头几乎全部变形,即便日后恢复也很可能只残留少数功能。手部僵硬,腕部活动受限,手指的抓握力量也会受到影响。


医院为此焦头烂额,他们很想治好巴基,为此召集了大量专家进行会诊。情况不乐观,所幸他们还没有考虑截肢。最坏的情况大概就是,他们能保留左手一部分功能和知觉,但这只手还是会变得和一根僵直的树枝没什么两样。一切都不好说,毕竟这种损害的恢复期很可能超过一年。


对于这种结果,巴基自己可以勉强接受,但史蒂夫就不一样了。纵使他在巴基面前表现得一切正常,但谁都能看出来,他为此相当难过,充满自责。


有天巴基一觉醒来,看见史蒂夫在旁边的空床上睡成了一个很扭曲的姿势,他连衣服都没脱,头歪着,一条腿垂在外面,鼻腔里发出轻微的鼾声。走廊里的灯光从窗户里悄悄地流进来,给他疲惫的脸添了几分血色。即便在睡梦中,他仍皱着眉头。


巴基的心一下子刺痛起来。他小声地唤他:“史蒂夫?”


史蒂夫“噌”地坐起来,揉着眼,从睡眠到清醒只花了不到一秒。“哪里不舒服吗?”他关切地问。巴基摇了摇头,身子往旁边挪了一点,接着,他把被子掀开一角。


史蒂夫明显犹豫了:“万一我压到你的伤口。”


“你不会。”巴基肯定地说。


他们把两张床拼在一起,一起躺下,巴基贪恋地挤过去,脑袋枕到史蒂夫的肩上,胳膊和腿与他紧紧贴在一起,交缠的鼻息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酣甜。一觉醒来,他问史蒂夫感觉怎么样。


“感觉像以前睡在你家。”


巴基笑着纠正:“我们家。”


 


山姆来看他,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厉害了,老兄,连我的客户都知道你。”说着,又小心地打量起他的伤口:“还好吗?”


“没什么事。”巴基咧着嘴笑。


“你救了将近五十个人,”山姆惊道,“你还单挑三个怪物,弄塌了一座体育馆,而你跟我说你‘没什么事’?”


“嗯,确实没什么事,最多需要点心理治疗。”


山姆露出坏笑:“我可以给你介绍咨询师。”


“哦,什么样的?”


山姆伸手在下巴处比划:“英俊潇洒,平易近人,有一张让全国女性倾心的脸,还有一口自信的白牙。”


“叫詹姆斯·巴恩斯?”


“住口!叫山姆·威尔逊。”


他们大笑着,把床板和床头柜拍得“砰砰”响。下午,娜塔莎来了,和史蒂夫一起陪巴基做检查。这是山姆第一次见娜塔莎,他探头探脑偷瞄她的背影,眼睛发亮。


“别想了,”巴基悄声泼他冷水,“你知道她身上至少藏着三把枪十把匕首吗?”


山姆缩回了脑袋。


巴基刚认识娜塔莎不久,只知道她代号“黑寡妇”,是史蒂夫的同事之一。听说她一直想给史蒂夫介绍女朋友,巴基对此颇有微词,但考虑到那也是另一种层面上的关切,他便忍了。


初见面时,她打量着史蒂夫,又打量着病床上的巴基,投来一种“最多给你打60分”的眼神。很久以后,当他和娜塔莎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时,他开口问她:“那些女孩和我比起来怎么样?”


她耸了耸肩膀:“以前我要是知道史蒂夫是个深柜——”


史蒂夫接上她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巴基。”


克林特在旁边怪叫,托尼开始翻白眼,巴基笑着扑到史蒂夫身上,与他一起跌倒在复仇者大厦最柔软的沙发里。在他们旁边,索尔的笑声简直震耳欲聋:“为了吾友史蒂夫和詹姆斯!再开一瓶酒!”


再回到住院的时刻,那时候的巴基天天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比坐牢还难受。这段时间里他认识了很多人,经常有人和史蒂夫一起来看他,一开始是娜塔莎,后来克林特来了。


他只用了五分钟就和克林特熟悉起来,第二天他们就开始互损,乱开玩笑,扬言要踢其中一方的屁股了。克林特非常棒,巴基决定把他排在好友列表的第二位,就在山姆后面。


史蒂夫表示很受伤:“我不是你好友吗?”


巴基挤出一脸傻笑:“你是我爱的人呀。”


史蒂夫仍不同意,坚持要当“巴基最好的朋友”。后来他介绍巴基时总是先说“朋友”再说“伴侣”,总让人觉得他对“朋友”二字可能有点误会。


巴基表示随他去吧。


他还认识了班纳博士,一个温和的人,但站在咨询师的角度巴基总觉得他有些自闭。后来史蒂夫说班纳博士和电视上那个绿色大块头是同一个人,巴基瞬间瞪大了眼。


还有索尔,巴基实在不明白“一个真正的神”这个句子有什么含义,是字面上的意思吗?还是另有内情?索尔比较怪,他对很多事情的理解都和常人不一样。史蒂夫花了十分钟都没能和他解释清楚巴基臂上的导管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走的时候,他祝愿病房里的输液瓶会赐予巴基“治愈之力”。


哈?


还有很多人来过。一个独眼的黑人,好像是史蒂夫的上司,但史蒂夫经常有意无意地开口呛他。还有一个对史蒂夫极端崇拜的人,发量令人担忧。再后来,托尼来了,亿万富翁,花花公子,钢铁侠。巴基一开始有点紧张,后来他发现托尼是一个语速特别快总喜欢随口给他起外号的家伙,有点趾高气昂,不好相处,但本性不坏。托尼只来看过他一次,问了他一堆问题,有些问题巴基甚至没听懂就听着托尼自说自话往下讲了一通,然后他走了,告诉巴基“有事找贾维斯”。


“谁是贾维斯?”巴基觉得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问老冰棍。”


巴基又想问谁是老冰棍,这时托尼已经一阵风似的离开病房了,史蒂夫刚从洗手间出来,和巴基打了个照面。


噢。


托尼走后只过了一周,史蒂夫带来了好消息:“你的手臂有新的治疗方案了。”


过程很复杂。“托尼出资,班纳博士参与了一部分研究。”巴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据史蒂夫说,他们会用一种新的治疗手段挽救他的骨骼和神经,顺利的话,他的左手基本能恢复到和受伤前一样。


于是他又做了一次手术,休养三周等伤口愈合,然后开始长达半年的复健期。半年过后,他的左手好多了,他可以扣纽扣,绑鞋带,操作游戏机的手柄。偶尔他会感到钝痛和酸麻,也拿不了太重的东西,但他觉得这已经足够。


他终于又是个健全的人了。


康复后,巴基准备开自己的咨询所。现在他的名声不错,再没人把他当成八卦杂志上昙花一现的人物,他有了个“英雄”的头衔,尽管他本人并不喜欢这个。他搬进了复仇者大厦,和一群超级英雄住在一起感觉很棒,他们有数不清的聚会,“电影之夜”、“桌游之夜”、“马里奥赛车之夜”、“想不出要干什么但就是要聚在一起之夜”。有时史蒂夫和他们的邻居会被一个紧急命令叫走,巴基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厅,这时,波茨小姐推门进来,问他想不想喝点什么。


还好,他不是一个人在等待。


史蒂夫的心理咨询告一段落,他对新世纪适应良好,巴基和山姆功不可没。巴基的母亲依然一个人生活,他的父亲又一次销声匿迹。也许他还在策划着什么,但只要他敢在巴基或巴恩斯夫人面前出现,巴基一定会朝着他的脸来上一拳。


也许史蒂夫会抢在他前面。


某天夜里,史蒂夫帮他做完每天一次的手部按摩后,悄悄把一枚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愿意和我结婚吗?”


眼泪夺眶而出,怎么都停不下来。巴基颤声说“愿意”,他紧紧攥住史蒂夫的手,再也不会松开。


 


END


 


蟹蟹大家看到这里(*/ω\*)


番外会收录在本子里,我想写各种日常,想写吧唧的复健,想写婚礼,还想写轻度的BDSM肉,当然是双方同意而且事先协商的那种


顺带问问大家有想看的梗吗XD


过段时间开印调~


 



评论
热度 ( 425 )
  1. 嗚啦Vikaka 转载了此文字

© Waiting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